百年缅怀:辛亥革命先驱吴守仁

编者按:100年前,从广东走出的辛亥革命领军人物和骁将,1907年饶平发动的丁未黄冈起义、1900年的惠州三洲田起义、1910年广州新军庚戌起义、1911年的黄花岗起义……直到1911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义,完成了推翻了满清的统治的政治夙愿。

100年后的今天,在广东这片土地上,留下的只是革命党人的背影,当年辛亥革命先驱鲜血滴落的泥土里,一块块受人景仰墓碑,庄严而肃穆。

100年,能够让生活发生翻天的变化,却不能够磨灭过去的痕迹。

时值辛亥革命100周年,草根编辑部特推出“百年缅怀”系列,探访先驱后裔,以期能从中了解追寻先驱脚步。

 

1991年,他100岁,还能独自去集贸市场买个5公斤的大西瓜抱回家,烧得一手好菜,会做各种点心,简朴的布衣,清瘦的身板……

潮汕巷陌中再平凡不过的这位老爷子,却是民国元年即加入国民党、亲历辛亥革命全过程,做过县太爷,亲眼见证满清、民国、新中国的“改朝换代”的传奇老人——已故的辛亥革命先驱吴守仁。

他以百岁高寿辞世,留下一篇篇朴素酣畅的文章,一幅幅遒劲刚健而又清丽隽永的书法作品,字里行间诉说着“振兴中华”的炽热情怀。

3代人70平方米

在汕头市金平区同益路同益二巷,一栋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老房子里,楼道狭窄,光线昏暗。在这里,笔者见到了吴守仁遗孀——95岁的郑淑清女士,及其5名子女中最小的儿子吴松山。

吴家一家三代就住在4楼, 2居室70平方米,水泥地面,没安地板,未做装修。这套拆迁后的还建房,吴受仁老人没赶上入住就走了。此前数十年,吴家一家几口挤住的那处房屋,“比此处糟糕多了”。

郑淑清老人 (陈珊 摄)

吴守仁遗孀,郑淑清老人戴一副老花镜,面容慈祥。瘦小的身体依在竹制的靠椅里,怀里揣着用花布包裹的暖水袋,小口地喝着功夫茶……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郑淑清1 8岁师范毕业,嫁给长她24岁的吴守仁。彼时,42岁的吴守仁在潮州县城警察所任所长,后任汕头市警察局一二三分局局长,乃至潮汕、惠来的代县长。

还是在2002年,郑淑清87岁那年,儿子背她到楼下晒了一次太阳。因罹患心脏病且没有任何医疗保障,这位辛亥革命先驱的遗孀,再没出过家门、下过楼梯,至今已有8年。

老人的生活起居,由退休的53岁的儿媳林楚卿照料打理。吴家长子和三子都在汕头,均已年老,每周过来看望老母,唯一的女儿住在汕尾,一年会回乡几次来探亲。

据林楚卿透露,2008年起汕头市每年发给郑淑清老人3800元生活费。

命运多舛 坎坷一生

查阅广东及潮汕的辛亥革命史料文献,极少读到关于吴守仁的内容,但关于这位辛亥老人的故事在坊间却有不少。

吴守仁,字华胥,1892年出生在潮汕一书香世家。父亲吴钦六曾是晚清汕头总兵方耀的家庭教师,兄长吴鸿藻曾任潮州教育会长、《大岭东日报》的主笔。吴守仁毕业于广州警校,之后走上带笔从警路,用现代语言表述,就是在警局从事文职工作。1945年抗战胜利后,吴放弃警察职业,转而服务实业。

坊间有吴守仁任职警员时候作风清廉,同情弱小的故事。有一次,一名靠出海捕鱼为生的穷人因借钱未还被债主报警遭拘,亲属带礼去求派出所所长吴守仁。吴守仁问明事由后,说,钱别给我,你拿去给关押他的人试试看。而后,吴守仁迂回将那人释放了。

1911年10月,武汉辛亥起义成功。这一年,吴守仁正在广州念书,他与友人王宗汉组织了有一个营之多的学生军,王任营长,吴守仁任文书兼副营长。在司令部的领导下,王吴负责带领学生军顺利收复潮州城海阳县。

民国元年(1912年),吴守仁加入国民党,在潮州县城警察所历任科员、所长等职,后任汕头警局一二三分局局长和汕头督察长。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历任潮汕、惠来的代县长。

抗日战争时期,潮阳绵湖盛行种罂粟。深知鸦片祸国殃民,吴守仁带领保安队一百多人,荷枪实弹赶到绵湖,将数百亩成熟的罂粟强行没收销毁,断掉了既得利益者的财路。

潮阳常遭日军轰炸,吴守仁命人把城内管事的老爷抬到警察所,说,你就在这里待着,任务是想方设法保护老百姓。

抗日战争胜利后,内战硝烟乍起,吴守仁于1945年退出政界,到潮汕自动电话局工作,后应自来水公司高层杜观因之邀,赴该公司任职。

潮汕商办水公司曾经在抗战前夕达到鼎盛,潮汕沦陷后,水厂落入敌手,财产损失殆尽。1945年吴守仁入职时,水公司经营十分惨淡,他宁愿以微薄薪水养家,不再染指政治。

好景不长,1951年,人民政府接管了水公司,吴守仁因国民党身份遭肃反,入狱5年。当年,他最小的儿子吴松山出生。1956年出狱时,吴守仁已经64岁。

他生命的最后36年,没有公职,没有一分钱生活来源,靠儿子供养过活。

有人告诉他,你是参加过辛亥革命的国民党元老级的党员,属于统战对象,找找政府兴许可以改善待遇……吴守仁没去。至1991年百岁故去,他一直蜗居在老伴郑淑清在解放初期靠教书、扫盲所得,购买的一爿小屋,过着清贫散淡的“隐居”生活。

1957年,老爷子撰写整理两万字的《大革命时期(1925年-1927年)潮汕革命史料》,今天读来,鲜活而详实。

1980年,汕头市开展地方党史征集工作,吴守仁老人又亲笔撰写多篇回忆文章,为大革命时期潮汕地方党史提供了重要而翔实的史料。老人晚年的这一大贡献,随岁月流逝愈加弥足珍贵。

1981年,吴守仁82岁高龄,这年,他当上了没有一分钱薪水的汕头市政协副主席。

谈话中的吴松山 (陈姗 摄)

晚年,吴老夫妇与幼子吴松山、儿媳林楚卿和孙子吴康民同住。据吴松山称,父亲经常与他叙旧,曾多次表达“最佩服邓小平”,并在自己卧室贴邓小平画像。

吴守仁膝下有四子一女,均是中共党员,都是以技术专长为国家效力的人才,这是老爷子生前非常得意,常常念及的事情。

晚年醉心书法

经历了那么多大起大落的变故,老爷子活得愈发明白洒脱。

至今,吴老的子女还珍藏着老爷子数十年中在《汕头日报》等媒体发表的20多篇文章,以及发表在多种书籍报刊上大量的书法作品。

据吴松山称,老爷子晚年三大爱好,看书读报练书法。每天坚持练字2-3小时,还经常耐心辅导来访的青少年书法爱好者。

《春日》吴守仁于百岁时所书 (陈珊 摄)

1986年吴守仁94岁时的书法作品,入选广州市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20周年举办的中外书法作品展览,还有作品被收入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外书法家作品选集》和《汕头十四书家遗墨集》。

性格开朗,风趣幽默的吴老,一生坚持烟酒不沾,唯独爱茶,非常讲究卫生,勤洗澡勤换衣,睡前一定温水泡脚,喜清淡食物,不暴饮暴食,从不喝冷饮。吴松山说,父亲每天五点起床,去公园散步,打太极拳,早餐后看报,午休后练字,晚上十点就寝,雷打不动。喜欢扫地,喜欢去菜场亲手挑选新鲜食材,喜欢做菜给家人吃,去世前不久,还制作了工序繁琐的笋粿。

吴老是在1991年5月28日晨4时25分去世的,享年100岁。恰逢辛亥革命80周年,香港华声报专函告知,拟专访吴守仁先生,同时,他还收到邀请去广州开会发言。当发言稿等一切准备就绪,向来身体健康的老人却因突发性脑溢血溘然长逝。儿子吴松山惋惜道,父亲是因发言和专访等事,情绪激动,以至于油尽灯枯而安详离世。

吴家简朴客厅的墙壁中央,悬挂着吴守仁遗像,左侧是生前挚友王兰若相赠的中国画《春江堂》,右侧是吴老爷子百岁时所书七律《春日》,似寓意吴老的一生,生于动荡年代,死逢民族盛世,经历坎坷多舛,后裔春风浩荡。

 

记者:陈姗 范灵浩 余霓 文鑫 李燕语

指导老师:宋骥弘

编辑:刘思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990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一条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苦笑 2011年03月25日 10:37 上午

    3代人70平方米!对历史进步有贡献的人总是流落如此境地,又是不得不让我苦笑的一件事!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