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汕头打拼的闽南商人

闽南和潮汕地理上唇齿相依,人文上同根同源。史料载现代潮人的先祖多是宋代的闽南移民。目前,汕头大街上闽商的身影也随处可见。闽商在潮汕何以如鱼得水?

在汕十四年搞定原始积累

1994年,叶金平夫妇还是二十多岁的菜鸟,在厦门做工艺品生意,小有成就。可是,在一次把资金投向其它行业时决策失败,他们回归赤贫。夫妻俩不得不回到漳州老家,从头再来。

重拾农活、种地喂猪,收入太少,叶金平夫妇于是决定再次“外出打拼”,带着孩子来到了汕头,身上只有向亲戚借来的500元。

当时汕头流行插云柳,细心的叶太太移植了老家漳州的做法,把云柳染色出售。腊月二十四,染色云柳染面市。到腊月三十,获得纯利润三千元,叶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叶金平夫妇如今在汕头闯出了自己的事业(摄/夏文明)

当时夫妻俩在位于汕头市人民广场的“花市”摆摊卖花。那时摊位没有具体划分,先到者先得。每天凌晨两点两人便去“定摊位”,然后回家睡两个小时。

四点,起床为儿子做好早饭;五点,夫妻俩将三轮车拉到预定摊位摆摊;七点左右,送儿子上学,再返回广场;八点半必须收摊……说起这段经历,叶太太用“真的很苦”来形容。

2003年,他们在汕头拥有了两家花圃,并开始雇佣工人。如今他们的花圃已搬家,七八百平方米的花棚塞满了大大小小的盆栽,有了自己的客户。

“我们来的时候,会被他们骂‘外省仔’,” 当被问起到汕头会不会受到排斥时,叶太太嗓音突然提高了八度。

五点左右摆摊时,他们总发现自己用来订摊位的兰花被本地同行踢倒,摊位被霸占。“我们不服气,就和他们吵,我先生还和他们打过架。”

更让夫妻俩憋屈的是,有顾客光顾时,当地的同行就过来给顾客推销他们自己的花,还劝说顾客不要买“外省仔”的。“我们当时心里很不平衡,非常难过,也曾想过回福建老家;但生活逼迫着我们不能放弃,我们还要继续生活。”

现在,他们都表示排斥感没以前那么强烈了。“毕竟在这里做了好多年了,今天的同行、客户中很多都是汕头人,大家不打不成交情。”

叶家夫妇已经在汕头买了房子,加入了汕头户籍,而儿子已在汕头上了十四年学,女儿也在汕头出生。这片土地已成为这一家四口的第二故乡。

现在的叶先生还有第二重身份——“闽南商会常务理事”。在商会里叶先生找到了更多的生意伙伴和更广的生意门路。

两进汕头为圆梦

1993年,钟栊霈辞去在福建的公务员工作,带着“汕头好赚钱”的传说,只身南下试水。

谈起经商理念和做人信念,钟栊霈头头是道(摄/缪孟晴)

大山里走出的穷小子,揣着仅有的200元,带着一把伞和一支牙膏,甚至连汕头在哪儿都不知道,一路问着到了他梦想的“外面的世界”,成为一名汽车配件厂工人。

在汽配厂的日子,钟的认真负责得到老板的重视,但当地人却不买他的账。 “只要你讲普通话,他们就你叫‘外省仔’,恨不得拿刀砍你。”钟栊霈的表情有些复杂。当年在工厂,他还充当着老大哥的角色,帮在汕的八闽儿女出头,不让他们被汕头人欺负。

他二度辞职,离开汽配厂,辗转厦门。因未能拿到种种证件,钟栊霈的创业梦想在厦门搁浅。于是他再次来到汕头,进入广告业。

最初的四年时间里,他“打”遍汕头大大小小的广告公司,赚得第一桶金,也学会了与潮汕人打交道,尝到了“融入”的愉悦。原先觉得钟栊霈“不可理喻”的客户成了他的朋友,之前互相设防的竞争对手卸下了重重防备。

靠诚信和价廉物美,钟栊霈逐渐积累了自己的人脉。

2001年,进京学习三年后回到汕头,钟栊霈再次陷入赤贫。可他的创业梦想空前活跃与清晰。向朋友借了3000元,买了北上的机票,带着他的梦想再次飞往北京。

在北京筹建公司时,他又借了50多万元。他说:“我从来没怕过欠债,就是打工,一个月四五千,十年也能还清。但我会有压力,怕败了钱。”

2005年,钟栊霈的公司在北京正式挂牌成立。不久,设在潮州彩塘镇的分部也开门营业,事业逐渐步入正轨。一年后,钟栊霈在唐山又开了分公司,“只要有商机,我就会去做。”他表示,商机随时可以将他的创业激情推向高峰。2009年,他又在潮州和北京同时成立了另外的科技公司。这是他向前迈出的又一大步。

每当遇上不开心的事,钟栊霈总会开着他的爱车驶上汕汾高速公路。无尽延伸的路的那头就是福建。但车子总要掉头,拼搏总在汕头。

乡情,一生一世

谢晓亮身材矮小,但眼睛炯炯有神。这位闽南商人衣着时尚。

2000年,谢晓亮考上大学。由于家里姐弟多、学费高,他赌气拿了200元,只身来到汕头,投奔在汕头的同学,“当时连身份证都没有。”谢晓亮说。

来到汕头的下半年,谢晓亮身上只剩下十五块钱,买了份报纸,躺在公园,却报纸连钱都被抢了。他只能去投奔老乡,在老乡和汕头的朋友帮助下,继续工作生活。

他在夜市做过洗碗筷的小弟,在工厂做过工,但时间都不长。后来,他成为一个化妆品推销员,2006年,他有了自己的化妆品公司。

在他的公司里,做业务的大都是外省人,搞促销的几乎都是本地人。他说,这样一种搭配可以使公司更具活力,更好地融入汕头。

尽管汕头给过了他苦涩的回忆,但现在更多的是幸福的生活和发展空间。谢晓亮表示,在汕头“气候的因素使这里的人更注重护理,”他们的产品可以更好地打开市场。对于生意和未来,谢晓亮难以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今年)目标是拿下400万营业额,现在还差16万,自己闭着眼也能达到了。”

闽南商人像很多潮汕人一样,在外非常团结。

农民出身,白手起家。自己一旦发达,就会想着帮家人朋友也过上好日子,而对向自己求助的同乡,一般都会帮忙。

谢晓亮带着自己的三哥跑了半年业务,亲力亲为教他。如今三哥也开了自己的公司,这是谢晓亮来到汕头后最得意的一件事。

对老乡,能帮的尽量帮。谢晓亮搬家当天,有一对老家的农村夫妇来汕,女人大着肚子,车子在潮州出了事故,于是打电话向他求救。而按照地方习俗,搬家见血是不吉利的。但是他想都没想,和公司的人开着车子赶到现场,将同乡夫妇安置住院,并支付付了全部的医药费。

有些滑稽的是,每当谢晓亮在路上遇到车牌号开头是“闽F”的轿车,就会一路追赶。被追的人很是奇怪,停下来问他原因,这才知道原来是同乡。尽管在汕头扎了根,“乡情”对他们而言,仍是一生一世的事情。

专家声音

闽南人到汕头做生意的初衷几乎都源于同乡的介绍引荐。汕大社科部的程英姿老师认为,这样的举动“是血缘、地缘文化的表现”。她解释说,血缘、地缘文化起到纽带作用。闽南人生意稳定之后,都会带一批批的老乡来汕头。来到陌生的地方后,一个人原来的血缘、地缘关系还没有解体,仍然继承原来的关系,这种关系为他们提供了各种社会资源,如人脉、商机等。

“因为汕头人排外,他们来到这样的排外环境中,会怯弱,原来的关系为他们提供帮助。越是排外,越要利用原来的关系。”

程老师总结,闽南人选择在汕头发展事业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的经济发展,汕头商机广泛,为闽南人提供了契机;二,潮汕地区的闽南人大部分都来自农村,城乡二元体制下的他们进入城市,社会资源匮乏,要想在异乡生存就必须依靠原来的血缘地缘关系为期提供基础保障。

记者/夏文明,缪孟晴,罗曼,陈剑萍,杨素云,钟凯,刘永健

编辑/方泽仪;指导老师/宋骥弘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911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一条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11ltian 2012年10月7日 9:36 下午

    此片文章记述了三个汕头打拼的闽南人的例子。都描写了他们刚来时的艰辛,和现在的通达,形成了明显对比。也通过了一些细节表现了他们对家乡的想念。文字简练、生动。通过这些例子,再加上文章最后的专家的解释,让读者对汕头和闽南人关系的了解更加深入。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