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外,潮汕民风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潮汕总给人以精明、敢于冒险的形象,以“海纳百川”、“自强不息”、“精益求精”的精神闻名于世。但在许多外地人的眼中,潮汕地区依然摆脱不了“封闭”、“保守”等字眼。

排外?

“刚来汕头,就觉得说这边的人比较保守,印象里有点排外的感觉。找工作时,他们会尽量先满足本地的,然后再考虑外地的。”外来务工者董曙霞说道。因为惧怕潮汕的排外,潮汕以外尤其是外省的人不敢轻易地在潮汕落地生根。却有这么一群人,为了生活,远赴广东潮汕地区寻找生机。

戴水龙是从江西来到汕头务工的农民,以前也到过其他地方,例如哈尔滨、成都,但“汕头是我去过排外最严重的地方”。因为有认识的亲戚,1993年,戴水龙来到汕头和老乡合作搞野味生意,在野味店打工。后来因为竞争激烈和受SARS影响,野味店倒闭,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戴水龙从2005年开始向本地人租了一辆三轮车,每月缴纳一百多块租金,以踩三轮车为生,平时多在沃尔玛一带载客。

江西来汕务工者戴水龙就是靠这辆租来的三轮车维持生计 (王兆明 摄)

问及为何要租借三轮车而不是自己买一辆,戴水龙说,原先可以自己买车,这些三轮车的牌照只能在1994年到1996年的时候登记注册,从2000年开始外地人买三轮车都办不了牌。同时,因为汕头政府限制,只允许一千多部三轮车上路,因此本地人优先的潜规则便发挥作用。

虽说有牌有证就是合法的,但是戴水龙等仍遭到不公平待遇:城管通过口音,知道是外地人,就胡乱抓人罚款,理由是他们的车不是自己买的;对于无牌无证的本地人,城管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抓。

“那天有几部都是租的车,他们(城管)看到后只抓了我,后面两个本地人他不抓,问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他们就说‘我想抓谁就抓谁’,他说话太过分了。以前说有证件就可以,现在又说有证件不够,他们怎么说都是有理由的。”戴水龙说。有时候遇到乘客搭霸王车,因身在异乡,所以也不便追究。有些人就请城管吃饭,希望搞好关系,问及有没有想过请城管吃饭,戴水龙却说:“没有,本来我们踩三轮车赚的这些钱就已经很辛苦了。”

除了踩三轮车以外,戴水龙之前也尝试过摆摊卖小吃。“有试过摆摊。有些外地的在这里摆摊卖粥什么的,连本钱都拿不回来。外地人在这里做生意很难。但是做久了会本地话了,跟城管就比较熟,关系就会好一点。关系好了以后,有时候乱停乱摆,他也不抓你;不熟的话,有时候还会把你的东西收起来。”戴水龙称在他身边有百分之七十的外地人都曾经有过这样的遭遇。

超过四分之三的三轮车夫都是外地人 (王兆明 摄)

反驳意见不断,需换位思考

执教于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林凯龙老师是潮汕本地人,本身正在研究潮汕民居文化的他,并不认同潮汕人排外的说法。

“潮汕虽然是省尾国脚,但中原文化保存得最完整。外地人对潮汕文化往往有一些成见,因为他们总是带着一种批判的眼光来看待潮汕文化,所以他们就不容易融入潮汕文化这个圈子。”林凯龙认为,潮汕文化本身注重对传统的保护,同时也对外来文化保持着开放的态度,而外地人无法融入本地人的圈子,是对本地传统的不了解才会造成排外的偏见。

在网上,“潮汕人是否排外”这个话题早已有不少网友讨论。天涯社区一名叫“精致的叶影”的网友也对潮汕排外的论调作出了反驳。他认为,潮汕地处沿海,文化中既有传统也有开放。潮汕人代代都有外出谋生的,被迫或者是自愿。他们是深刻体会到在外生活不易的,就算不是亲身经历,也有亲人经历过。“这样的一个群体会特别自发去为难外地人吗?”

“排外”现象何以生成

其实,中国的许多大中城市都会存在排外的现象,这基于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文化背景,包括方言、风俗等等。但对于潮汕地区的排外,人们几乎都是标榜上了“特别”、“尤其”此类的字眼,它“特别”在哪里呢?

说到潮汕人的排外,很多外地人都会说到:譬如本地人都叫我们“外省仔”,潮汕男孩基本上不与外地人结婚,他们都说潮汕话,他们看不起并且欺负所谓的“外省仔”等等。其实,中国拥有的方言何其多,为何说到潮汕话就会给人一种排外的感觉呢?

林凯龙说道,潮汕的先民从中原南迁,潮汕人民忠诚地继承和延续了中原文化坚忍不拔、适应性强、族群认同感强、吃苦耐劳的精神。自古以来,他们在商业等领域的建树是无比卓越的,在东南亚等地云集着许多潮汕富商巨贾,他们甚至被称为中国的“犹太人”。

改革开放后,因为地域优势,大量的外地人带着淘金的梦来到潮汕,也带来了各种不同的文化。各种文化的涌入,很大程度上冲击了汕头人原来稳定的生活。

大量的人口流动为一座城市贡献的,不仅有劳动力,往往还有犯罪率。据了解,目前在汕头的25万外来人口中,有超过四成是游离于城市的有效管理范围之外的,本地人心里的不安感觉也加速了排外现象、排外心理的发展。同时,大量的外地人使得汕头的工作岗位迅速饱和,就业压力促增,当地人感觉到了很大的危机。所以,汕头人迅速地树立起了一道与外地人的高墙,戴水龙等外来务工者的生活压力也由此而来。

来汕务工者董曙霞在当地经营的一家皮鞋店(来源于:Asia 247《多多议汕》)

如今,董曙霞已经在汕头住了十几年,讲得一口流利的潮汕话。她认为,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加,今天的潮汕已经不像她刚来时难以融入。“我刚来的那会儿,基本上听不到普通话,现在身边讲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了。我觉得本地人经过那么长的时间,已经差不多可以接受外地人存在的形式了。以前,本地人特别是中年人,他们基本上不会讲普通话,虽然他们现在有的不会讲,但大部分都已经会听了。”

“哪里都会有好人,哪里都会有坏人”,董曙霞说道,“这个跟地区没有多大关系,应该是跟个人品质有关,可能我们来了汕头就觉得汕头人排外,如果汕头人走到外面,他们也会感到这样的抵触和排外吧。”

记者:滕宇航、苏婉萍、朱志旖、黄展昌、王兆明、麦裕玲、赵光泽

任课老师:宋骥弘; 编辑:刘思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9094,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