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边缘人,倾听他们的梦想

2011年初春,记者一行采访了一群居住在汕头市、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和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两代聋人的生活状况。

“聋哑人常被看不起,在工作上受到健全人压制,收入很少,生活质量很差”

“政府要多关心聋哑人的生活和工作。”

这些话是记者在残联采访时,听到最多的两句话。

根据2010年12月29日的一份在问卷星网站上的“关注聋哑人”的调查问卷显示,只有15%的人没有遇到过聋哑人,而64.7%的人表示从未与聋哑人交流过。有71.4%的人表示残疾人在当今社会会受到健全人的各种歧视。

调查问卷的结果还显示,平均100个人中只有8个人认为政府在关照聋哑人方面做得到位,而其他的92个人都认为政府做得远远不够。

一群孤单的人,走在无声的世界,生活在被健全人遗忘的世界……

“我想上大学”

家住揭阳市普宁流沙的聋哑学生谢俊辉现在在汕头市聋哑学校读初三,他表示,希望未来能接受普通高中教育,并且有机会上大学。

在食堂的角落,一个短发,戴眼镜,一身白色运动服的少年埋首书本。

察觉到有人靠近,他抬头,微笑,然后迅速在笔记本的最末页写下“你好!”“因为明年要去广州升中考,所以得要读这些书了。”带着小小的语法错误,谢俊辉在纸上写道。为了更充分的准备明年的中考,他向普通学校的学生借来语文课本扩展学习。

谢俊辉,他正在为他的大学梦做准备

继续埋头学习的谢俊辉把课本往回翻了几页,然后将书递给记者,指着一处画了线的句子,“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是初一课本里的文章《春》里的句子。“为什么说它是拟人句?”“什么是过渡句?”……

问这些问题的俊辉已经是初三的学生,不久之后他就要参加升中考试了。带着助听器的他发音还是很不标准,先天性耳聋影响了他发声的准确,即使是不断地推耳朵上的助听器,或将手放到讲话者的喉咙处感受震动,他的发音还是无法让人完全辨别出。

“有什么你是不擅长的?”记者问道。

“没有!”他坚定地表示。

“再苦再累,我绝对不偷不抢”

家住汕头市金平区乌桥街翻身巷22号一间约20平方米光线昏暗的屋子,门口停着一辆没有雨篷的三轮车,这就是陈美标的家,有一儿一女。

哑妻黄惜妹因三岁罹患脑膜炎导致聋哑,还患有癫痫。她经常一大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口吐白沫,家人对此都已司空见惯。

在一次维修机床时,陈美标不幸被锯掉了左手的三根手指,从此成了残疾人。

自1983年起,陈美标一家就住在这简陋的屋子里 (邓玉娟/摄)

眼看着女儿到了读书的年龄,深知没文化寸步难行的陈美标,决定送女儿读书。他用工厂赔给他的医药费买了辆三轮车,用还没痊愈的手推着车,出门谋生。

一脸沧桑的陈美标掰着“不全”的手指,跟记者算起他的收支:“一早起来搭客,上午大概挣22元,下午挣12元,总共34元,减去20元汽油费只剩下14元了。”

由于考一个驾驶证得花好几千元,他只好冒着被抓的危险出去拉客。但上得山多终遇虎,无证驾驶的他多次被罚款,车也被收缴。

陈美标愤愤地说道:“有一次,我把我的残疾人证拿出来给那个交警看,他看都不看一眼,就罚了我五百元!”他一买车就被收缴,车被收缴他又借钱去买车,街坊总是拿他开玩笑:“老陈钱多,天天换车!”

2006年的一天,陈美标踩着三轮车往汕头市跃进路拐弯时,一辆公共汽车突然从公园路冲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左腿已经被三轮车的一根辐条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他倒地上痛苦挣扎,求公交车司机喊救护车,那司机却对围观的人说:“没事的!死不了的!”

“这句话我一辈子都记得!”陈美标一脸平静地告诉记者。

虽然生活艰辛,但陈美标表示:“我做人有个习惯(原则),再苦再累我也不去偷去抢!”

他用布条把受伤的左腿紧紧地绑上一圈之后,又踩着三轮车出去了。“外面管得严也要踩,没钱啊!”

“我好怕孤独”

麦嘉鑫(右)与他在心理协会认识的朋友

麦嘉鑫,1992年出生于潮州饶平,在普通学校完成了小学学业。2008年,经商的小姨将他接到汕头,进入聋哑学校开始了他初中的学习生活。

麦嘉鑫有个习惯,就是每认识一个健全人,这个人便被他视为“朋友”,他就请求与此人合影,,然后放在自己QQ的的空间里面。

小麦坦言,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要告诉网友,自己又有了一个朋友。

在他的空间相册里,“朋友”另建了一个相册,现在共有62张他与“朋友”的合影。

麦嘉鑫学习了许多国家的手语,也拥有一些外国朋友。

当与人网上聊天时,小麦一定会拿出手机,将“朋友”照片一张张翻给“朋友”看。

“我好怕孤独”,看似阳光的小麦,与记者混熟了,终于道出内心的苦楚

在朋友眼中活泼开朗的麦嘉鑫,QQ空间里却充斥着“我好怕孤独”, “我好孤独啊。不知道怎么办啊。”, “我是一个孤单的孩子。谁能陪我playing。”“我一个人孤独走过原来得路”这一类渴望脱离孤独困扰的文字。我好孤独啊。不知道怎么办阿。

麦叔告诉记者,嘉鑫的父母都是农村人,没什么文化,“他父亲脾气比较暴躁,不懂得耐心去教孩子。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这样做是错的?为什么不能这么做,这么做之后又会产生什么后果……”

希望依在

汕头市乌桥区聋人协会会长对聋哑人不受政府关注的情况无奈地表示:“区残联无力支持经费,如果我们要举办活动,区残联就说是聋协自办活动,区残联不管,费用要我们自己出。只有每年9月国际聋人节组织活动,区残联才补助每人40元给参加活动的聋哑人代表,”

他们的世界,无法走进,却可以走近。

他们的世界,太多无奈,却只能承受。

他们的人生,机会渺茫,却永远期待。

只要尝试着走近,真诚地关切,一切都会改变。

(记者:邓玉娟 陈文秀 肖开英 谢林珍 吴泽娥  邓欣欣 郑嘉颖)

(指导老师:宋骥弘; 编辑:戚凤月)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908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2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cindy 2011年02月26日 11:42 上午

    家住潮州市普宁流沙 记者 是潮汕人?常识性低级错误,发稿前先百度!

    • 刘思佳 2011年02月27日 10:03 上午

      这是我们的失误,已更正。谢谢您的提醒,欢迎继续给我们纠错。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