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户渔家三代人的潮剧情缘

“盼亲人/谁不想相见在眼前/松涛他/他一载未见/想必是映日红枫颜如火/想必是经霜青松志益坚/我和他风雨同舟冒险浪/我和他虎穴刀山勇并肩”。

这是从汕头市南澳岛云澳县的一户人家传出的潮剧《盼亲人》。这户平凡的渔家是汕头市戏曲学校的学生王晓然的家,王晓然的爸爸王培川,奶奶黄耀希和小叔王培舟一家三代都是潮剧爱好者。

王晓然一家唱潮剧自得其乐:从左至右依次为: 王培川、王晓然、黄耀希、王培舟(摄/朱朝贵)

祖辈:“年少痴狂”,自费演出

奶奶黄耀希今年已经74岁了,但只要一说起演员生涯,兴奋劲不减当年。

“解放初期我才10多岁,那时候就参加了一个业余的潮剧团。我负责打花鼓,(我们团)去给军人们拜年。”老人回忆说。后来南澳县乡镇剧团——云光剧团成立,黄老太便在剧团中担任青衣这一角色,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前夕。

长子王培川回忆,母亲当年是南澳县出了名的潮剧明星。然而文革浩劫令黄老太所在剧团戏服被毁,剧团被迫解散。动荡时期,人人自危。然而文革风暴没有浇灭云光剧团团员对潮剧的狂热,他们决定自费演出。“一个团五六十人,我们都是自己带着米去表演的。没有经费,政府就负责搭戏台子,提供服装,请导演。”说到年少时的“疯狂行为”,年迈的黄老太不禁手舞足蹈。

十年浩劫,时局动荡,坚定了黄老太对潮剧的喜爱,也坚定了她的爱情。已离世的老伴王俊聪与黄老太青梅竹马,而且都在同一个剧团中工作。黄老太笑着说,“他拉胡琴我就唱”。她与老伴相互依傍,同偕到老,王培川的一手好胡琴就是丈夫教的。

如今的黄老太依旧钟爱潮剧,经常买潮剧光碟回家看,闲暇在家,兴致所到便唱几段,不亦乐乎。

父辈:兄弟俩的潮剧情缘

也许是继承了母亲对潮剧的热爱,王培川、王培舟兄弟都深爱这个独特的地方戏。

王培川虽说是渔民,但精神生活却一点都不贫乏,总爱唱两嗓子潮剧,夜间常常一边作业一边跟其他渔民对唱潮剧,白天休息时喜欢跟家人哼哼唱唱。

他指着屋里的音响设备说:“我们都爱唱,这些(音响设备)都是为了方便家人唱潮剧。” 环视全屋,这些音响设备几乎是王培川一家最值钱的家当。

虽然家境清贫,但丝毫没有减弱王培川对潮剧的喜爱,特别是对父亲传授手艺的情有独钟。2003年,他花了280元托朋友在汕头市区买来了胡琴,闲暇时总爱自拉自唱。采访期间,他兴致勃勃地从屋里捧出一大堆潮剧乐谱,都是《十五贯》、《京城会》、《告神》等传统剧目。这些乐谱由于年代比较久远,大多已经泛黄,加上翻阅的次数较多,有的甚至连页脚都脱落了,但王培川依然视如瑰宝。

跟哥哥相比,王培舟与潮剧的故事似乎更添几分遗憾意味。

对热爱潮剧的人,上天似乎情有独钟,赋予他们一副好嗓子。热爱潮剧的王培舟,年轻时曾到县文化局学习过一个星期的潮剧。由于天生一副好嗓子,老师很器重他,曾想介绍他到汕头市戏曲学校系统学习潮剧。可惜迫于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王培舟只好中途放弃学习潮剧,由于种种原因,文化局老师也没能及时介绍他到戏曲学校学习,这使王培舟与潮剧失之交臂,也成了他人生中的一件憾事。

孙辈:耳濡目染,接过传承接力棒

王晓然从小就受到奶奶、父亲、叔叔的熏陶,热爱潮剧,艺术表演天赋极高。

5岁时,晓然已经歌声动人,经常跟着爸爸到镇上的庙里去表演,更是屡屡获得小学校园小歌手奖。小学毕业后,带着全家人的希望,晓然进入了汕头市戏曲学校潮剧表演专业学习。

王晓然(左三)在汕头潮剧艺术学校与老师和同学们在一起。(摄/梁淑梅)

“学习很辛苦,有时候练功累得没办法爬楼梯。但是我不能放弃,因为我不能辜负我家人的期望。既然选择了(学潮剧),我就要走下去。”谈到家人对自己的期望,晓然表现出这个年龄难得的成熟。

在本学期末的汇报表演中,王晓然被老师选作旦角。“老师说我个性活泼,胆子大,长相又甜美,很适合花旦这一角色。”

妹妹王晓倩今年14岁,是一名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晓然说妹妹也爱跟着她和爸爸唱潮剧,而且唱功不赖。

近年来,潮剧的传承几经风雨后正走向另一个春天。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潮剧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0年6月11日,广东潮剧艺术博物馆在广东省汕头市开馆。该馆收藏着潮剧400余年的历史文物,保存着潮剧前进的足迹,以场景、实物、模型、史料等形式,以点带面,点线结合,展出潮剧服装道具、乐器、书籍、图片等,为潮剧研究和传承写下具有历史意义的一笔。

渔村的生活质朴而单纯,潮剧在南澳这片土地上远离都市喧嚣,在咸咸的海风中唱着自己的歌。渔民对潮剧的热爱,如遗传因子一样,植根于他们的血液中,代代相传。

记者:刘阳 梁淑梅 李敏婷 卢雪花 朱朝贵

指导老师:宋骥弘;编辑:蔡李梅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905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