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现代”的僧侣生活 ——商业运作下的汕头寺庙

编者按:

少林寺第三十代方丈释永信被誉为少林寺的“CEO”(执行总裁),曾说“少林寺商业化还不够。”人们心目中那个“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的少林寺也在被逐步改造。而在汕头,铁林禅寺的主持也想把寺庙发展成“集宗教、旅游悠闲于一体的新型寺庙”。

寺庙正从各方面适应时代发展,汕头的寺庙亦然(摄/梁政)

铁林寺的“经济”

几乎每个周末,桑浦山的铁林禅寺都是人头攒动。寺庙门口的烧烤档烟雾缭绕,寺庙外面允许卖荤食。入庙上香是本地传统,而对于香油钱的去处,人们大多也不在意,“算是做好事吧”一位上香的阿婆说。

桑浦山游客日益增多(摄/梁政)

寺庙旁有一幢小楼为有需要的拜佛客人提供住宿。招牌上写着:标准房100/晚;双人房120/晚;钟点房20元/小时。提供素食的斋堂位于前往大殿的路旁,向所有客人开放,内墙上写着:素餐登记处,快餐6元/位;套餐10元/位。

大殿内的两侧放置着许多金色小佛,登记处前的宣传报上写着:发心万佛一尊300元;本寺庙可寄放祖先牌位及骨灰,大牌位5000元,小牌位3000元,骨灰位10000元。登记处还有出售拜佛用品的功能。

大殿右边的建筑上有一块“功德牌”,刻着捐款超过百万的人家的姓名。再往右是刚修好的钟楼。门口“照例”有祈福的价位,“一次性祈福60元起,全年祈福200元起”。

在这里开店不用“办证”。寺庙不需纳税,这里卖的东西也不需要经过物价部门审核。“价格都很便宜。卖那些东西不是为了挣钱,主要是为了给香客结缘。”寺庙主事称,资金的获得全部来自善信们的捐赠。不过对于这些钱财的用途,他却避而不答。

香客的旺盛让这里的和尚们变成了大忙人。凌晨3点起床,4点上早课,过后还要打扫。白天除了外出做法事之外,还要接待善信、协助香客拜佛。大殿内,和尚们为香客解答拜佛具体问题;大殿外,他们微笑着接送客人;办公室内,和尚们与负责财务的会计们拿着账单洽商……

海慧主持

“那边的地怎么还没扫好?你怎么做事的啊?”一名身形略显肥胖的中年和尚,一边接电话,一边大声指责扫地工人。

胖和尚一直在大殿前来回走动,或与前来的香客寒暄,或叮嘱施主在家中拜佛的注意事项。面对“善信”他则很慈祥。他几乎“机不离手”,手机每隔几分钟便会响一次。

他是铁林寺住持,法号释海慧,现在四十多岁,在这里居住已有十年。高中毕业之后他选择出家,曾在佛学院进修。现在寺庙大小事务海慧都要管。除了给小和尚上早课,做法事,还要上工地动手做事。山顶的凉亭建好前,海慧经常亲自上阵修筑登山的石阶。

当然,当主持自然得为寺庙做出更多的贡献。正如负责佛事登记的阿伯所说:“你能带来捐款,又能做好事情,自然能够做领导,领导都是有能力的人做的。”

在海慧的主持下,如今的铁林寺已经发展成汕头地区的大型寺庙,在一系列景点以及茶座等休闲场所的顺利运行之后,铁林寺距离海慧“集宗教、旅游悠闲于一体的新型寺庙”的目标看来已经越来越近了。

桑浦山上的僧侣们

相比山腰上的铁林寺,山脚的龙泉寺则冷清许多,没有一个正式的大门,“龙泉禅寺”几个字孤零零地落在一个铁架的框上。香客很少,寺里的和尚也只有12个。智严和题望就是其中的两个。

智严1982年出生在安徽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都是虔诚的佛教徒。出家在他的老家很普遍,从小他就耳濡目染接触了不少佛教经典。小时候他便经常到家附近的寺庙参加一些法事活动。初中毕业后他选择了出家。

智严说,没有条件上网时,他读各种各样的书。当然他免不了要跟难懂的佛经打交道。刚出家的时候他一两天就背下了《心经》和《大悲咒》,连字数繁多的《金刚经》,他也能背得滚瓜烂熟。

对于建设寺庙,海慧住持信心满满(摄/梁政)

由于网络,智严与文学结缘,结识了更多同道人。从仰慕他人文笔到“小试牛刀”,到现在他的博客里有很多散文、诗词和小说,拥有一批忠实读者。对此,他只是微笑道:“只是随手写写,也不过是几个排比句而已。”

如今,智严的QQ已经累计在线1000天以上。此外,他着迷于体育。他喜欢美国篮球球星韦德的迷踪步;南非世界杯的时候,他还会和几个和尚一起看几个通宵;他们也关注广州亚运会的赛事。

已到而立之年的智严也想过还俗,重新走进社会。“但出家12年了,还俗又能做些什么呢?虽然寺院的生活是枯燥的,但已经习惯了……”智严说。

相比感性的智严,21岁的题望似乎没有那么多烦恼。一米六八的身高,大大的眼睛,伶俐的眼神带着一丝玩世不恭。如果没有一身黄色袈裟和光溜溜的脑袋,他和普通的“90后”并无明显区别。

题望也出生在一个有宗教信仰的家庭。儿时的他是个调皮蛋,初中毕业后却选择了皈依佛门。“当时只是觉得好玩,看到回家探亲的僧人穿着袈裟就特别羡慕。”带着这份新奇,题望从福建辗转来到广东。

五年过去了,“好玩”的神秘面纱已经脱落。诵经打坐、研习佛经已成为他生活的重要内容。在他脸上很少见到年轻人常有的迷惘抱怨,更多的是从容的笑容。虽只二十出头,却已是个名副其实的“茶家”。题望在韶关也跟随过几个精通茶艺的茶商学过茶技,从茶叶、茶壶、茶杯挑选到泡茶的水,他都有一份讲究。

题望也用着流行款式的手机,宿舍配有电视、电脑。闲暇时他会上网、玩游戏、听歌,但他经常在网上保持沉默。曾经的同班女同学总会问他的联系方式和境况,他没有回答。他觉得,既然出家就要守戒律,并没有想过要还俗。

题望依然时常惦记着家中年迈的父母,每年都会回家探亲,给父母带回营养品,和平时从寺里的补贴和香油钱中省出来的钱。“从前父母都反对我出家,但现在他们已经慢慢接受了。”因家中还有个弟弟照顾父母,所以题望在尽孝道方面也没有什么压力。

僧侣的“被现代”

据汕头市金平区旅游局负责人陈朝晖介绍,几年前旅游局将桑浦山上的寺庙纳入旅游区,之后每天人流量也大大增多,“主要是为了促进旅游业的发展,至于促进寺庙宗教文化的发展,时机还不成熟。”

对于寺庙的商业运作,汕头佛教协会表示肯定:“这很正常,都是生活需要。汕头地区佛教寺庙发展很好,宗教事业发展良好。”

“当初其实我很反感,”前汕头大学法学院老师杨熙平居士说道:“但渐渐我发现,这样做有这样做的好处,如果不是这样,寺庙很难维持下去,那很多文化都可能消失,这是更明智的做法。”

根据1997年关于《宗教自由》的报告和2005年宗教问题白皮书,中国佛教徒超过一亿。据估测,全国共有佛教寺庙和僧院16000座,僧侣和尼姑共20万人,“转世喇嘛”1700名,佛教学校32所。

中国传统的寺庙管理主要是依“百丈清规”建立起来的丛林制度,后来演变为明清时期比较流行的子孙庙、子孙丛林和传法丛林为主多种形式。曾经拥有自己土地,足以自给自足的寺庙,在改革开放后早已失去了这一立足之本。而寺庙在时代大潮中所做出的这些应变及其辐射产生的结果,也留待时间来检验。

记者/张惠媚,邱文丽,沈光先,梁政,杨凤仙,彭丽琳,罗慧坤;

指导老师/宋骥弘;编辑/方泽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897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2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desire 2011年01月28日 1:04 下午

    好稿!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