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里雯:从叛逆到启蒙

“不论以何种标准衡量,她都是我们时代最具才华的女性作家。”这是许知远对覃里雯的评价。

覃里雯是《周末画报》的新闻中心总监,进入媒体行业8年来,她先后供职《经济观察报》等5家媒体,踏访十多个国家。她在报纸上讨论世界政治格局,在大学里讲授公平正义,还在专栏上以“苏丝黄”的笔名描写两性感情。

覃里雯。(樊林君/摄)

12月9日,覃里雯来到汕头大学,给汕大学生做《媒体、政治和个人选择》的演讲。到汕头大学前,她正用微博批驳孔庆东“文革言论”。到汕头后,她特意去参观全国唯一的文革博物馆。

文革博物馆回来后,她在微博上转述一司机的话:“文革的时候,人的脑子就像一张白纸来的,随便往上面写什么。现在的人不一样了,现在有互联网。”她说:“这几年我的发言更加直接了,现在是一个更紧迫的时刻。我也不再害怕。”

覃里雯参观位于汕头澄海的文革博物馆。(樊林君/摄)

大学:叛逆者找到方向

覃里雯成长于广西柳州,是广西1993年高考文科考生的第三名。当年招生名额减少,北大不在广西招生。填志愿的时候,她在第一批只填“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那时商学最火。后来她觉得提前批很好玩,随手填上“国际关系学院”。班主任知道后替她惋惜:“完了,你一定会被它录取。”

9月份,她背着行李到国际关系学院报到,念国际政治专业。因为这个专业能学好英语,又能学国际政治。她说:“我是个贪婪的人。”没课时,她经常跑到北大去旁听心理学和社会学。

毕业时,她最大的收获是一口流利的英语和丰富的知识储备。四年的大学生活,覃里雯除了上课,其它时间几乎都在看书。她看书简直已到了痴迷的程度。在图书馆时,她常常因为看书投入而忘了上厕所,同学因此取笑她是个“不用上厕所”的人。她说:“这都出于兴趣,只有出于兴趣,才能到达痴迷的境界。”

大二时,覃里雯看到一本油印的小册子,《行者手记》。虽然文章在现在看来稚嫩,但是充满了批判性思想,尖锐地评论北大现状、中国社会和文化。她如饥如渴地读完,受到极大启发的覃里雯“终于找到了方向”。

后来,覃里雯常常和同学一起讨论,一起分享,学习。她也认识更多志同道合者,包括后来成为同事的许知远。

工作:偶然走进媒体

“以前我没想过会成为一个媒体人。”覃里雯坦言。直到大学毕业,她还是希望成为一名优秀的外交官。

但是因为她是外地生源,学校没有推荐她去考外交部。回到柳州,她发现好工作都需关系。回到北京,一中学校长到她学校招英语代课老师,她就跟着去了。

1998年,她辞掉第一份工作,去了新加坡,结婚生子。在那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做过销售、文秘、全职家庭主妇……但都做得不成功,做销售会发错货,做文秘会叫错名字。“因为我是一个粗心的人。”她说。

2001年覃里雯去了美国,游学校园。次年,好友许知远第一次去美国采访,此时他加入了经济观察报社。覃里雯陪同许知远,参与了其中一些采访,乔姆斯基、加尔布雷斯、大卫·兰普顿、罗伯特·希勒、詹姆斯·基布尼等著名学者和政治家,还有后来扬名国内的陈志武

许知远对她说,他们要成为亚洲地区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他邀请覃里雯加盟。当年6月,她回到了北京。

加入经济观察报(下简称“经观”)后,覃里雯开始了所擅长的国际报道。她曾两次远赴中东,曾亲历欧盟东扩。她还开启了“大使系列”访谈,开国内商业纸媒之先河。

她很欣慰,看着报纸从一个新生儿变成一份全国大报,无论是发行量和关注度,还是影响力。她依然觉得骄傲,她和同事有机会在全世界寻找最优秀的大脑,给中国的读者讲述世界的故事,那个版面叫“全球视野”。

在“经观”停留三年,她结识了最重要的伙伴,包括于威、黄继新。她称之为“兄弟姐妹”。

“我的媒体性格就是在经观与他们一起形成的,”她说。“经观”的媒体性格偏北方,重理念,思想更开放,更全球化,更有批判性,和南方报系的风格相比,他们的调查性报道更弱。她认为,调查性新闻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但仅有调查性新闻不足够。需要从理念上反思社会现状,思考不断重复的新闻现象之后的理念——从过去两百年的观念里寻找起源,是什么观念导致了今日的错误?就如每天都发生强拆,自焚。“我们急需要追问,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些悲剧的一再发生?”覃里雯说,“制度之后是思想观念,思想观念是最深层的原因。”

记者:我并不算优秀

从经观开始,到《生活》,《东方企业家》,搜狐新闻中心,现在的《周末画报》,每家都是优秀的媒体。但覃里雯很谦虚地说,自己不算一个优秀的记者,甚至连记者都不是。

“严格来说,我是一个媒体人,” 她说,“我更像一个翻译者,把世界的告诉中国,把中国的告诉世界,把过去的梳理给今天,把男人的视角告诉女人,把女人的视角告诉男人。”

她认为,一个优秀的记者应该有无止境的好奇心、强烈的诉说愿望,并能很好地感受当下的社会,对其进行建设性的批判,写出对有价值的报道。 “但是我一个致命的弱点,与人打交道时内心的障碍,特别害怕被拒绝。”她说。

但她并不打算放弃,她说:“干别的我不行,只能干媒体。”其实背后支撑是她的学识和批判思维。她的柳州朋友评价她:“任何一个问题,她总能从另外一个角度或者站在更高的起点看,让我真正近距离感觉到思想的魅力。”

虽然现在做了管理层,但是她一直坚持采访写作。她说:“现在去采访别人,不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是为了满足自己学习的欲望。”她慢慢发现,越到最后拼的越是持之以恒,拼的是效率。“只有当下,没有未来。”她说。

启蒙:我们需要继续它

至今还有人会惊讶她会加入搜狐网,现在又供职于时尚休闲的《周末画报》。她回应,如果能让中国的女白领或者中产阶级,在周末时读读昂山素姬是谁,知道缅甸军政府是怎么回事,了解欧元危机怎么样影响人们的生活,“我们就觉得很成功了”。

谈话中,覃里雯常常提到“理性”和“启蒙”。 因为启蒙不足,理性没有建立,她说:“我们现在的现代化是如履薄冰的现代化。”而中产阶级则是社会稳定和变革的主要力量,他们正是周末画报的目标读者。

此前的另一精英报纸《经济观察报》的读者主要是男性,他们有财富、有权利、有理想、有未来。覃里雯和同事们知道他们的正在需要什么。所以他们在报纸上传播全球化的理念,国际化的视角,先进的思想和社会的变革的主张。

2007年4月,与好友于威加入搜狐后,覃里雯担任新闻中心总监,她和同事对搜狐新闻进行改革,扭转主要以耸人听闻的社会新闻提高流量的模式,更加重视民生、时政新闻,突出深度和独家新闻报道,加重评论的分量。他们的努力获得了飞速增长的高流量的回报。

“启蒙的任务在之前的时代被中断了,迄今还远远没有完成。”她说,“我们还需要继续它。”

(记者/文华维 刘铭渊  编辑/成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828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5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tomato 2010年12月20日 11:19 下午

    我的偶像啊!

  2. tomato 2010年12月20日 11:08 下午

    我的偶像啊!!

  3. ccw 2010年12月13日 9:29 下午

    很有个性的媒体人!终于看到华维德报道了。。。呵呵。

    • 行者 2010年12月15日 12:14 下午

      城武兄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一直都是跟随你,努力学习的。

  4. 07myliu 2010年12月13日 9:18 下午

    Good~~~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