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瑞英:只要能走路 就什么事都能做了

42的谢瑞英看起来和同龄妇女无异,爱说爱笑。可是她双腿残疾,虽然勉强能走路,但腿部一直隐隐作痛,至今查不出病因。

13岁之前,她和同龄的孩子一样,上学玩耍,享受着快乐的童年。12岁那年中秋节,她突然得了一场大病,从此再也无法像正常人那样走路。看着同龄的小朋友都在上学,她只能呆在家里黯然神伤。

开朗的谢瑞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文华维/摄)

在家里的9年,她寂寞又苦闷,但她始终没有放弃过学习,也没放弃过心中的文学梦,经常自习,看书,写作。尤其喜欢读诗写诗,19岁那年,她创作了一首名为《我难道属于黑暗吗》的诗,无意中被弟弟发现,并把她的诗作寄到了《汕头青年报》,想不到竟然被选中刊登在“有爱在潮汕”栏目。诗作刊登后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她也因此获得了从没有过的关注,收到了四面八方的关心,汕头日报的记者还专门采访过她,一些汕头的医生答应免费帮她治疗。

1988年,第二人民医院一位好心的医生给她开了一些药,奇迹般地,她的腿可以走路了。这个奇迹重燃了她对生活的希望,“可以走路,那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了。”她笑着说。

不久后,经当时任居委会工贸站站长的巫斐鸣的热心介绍,她获得了第一个正式的工作机会——在居委会负责接电话和写文案。在居委会工作的几年是她青春年华里最充实快乐的时光,她积极工作学习,还决心考会计。可是,三年后,由于机构改革等原因,工贸站解散了,她也刚好要结婚,婚后她就没再继续工作,留在家里照顾小孩,做些散工挣钱。

虽然药物让她站起来了,能走路了,可是长期服用西药使她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害,而且药效也越来越弱,现在她依然能走路,但已不像往日矫健。尽管她仍坚持到处寻医,但她觉得康复的机会已不大。“现在腿每天都痛,有时候真的无法走路,现在右手也没力了,只能用左手吃饭和写字。”她说,“不过人生就是这样,活一天面对一天,我知道我以后的路也许不长,但我还是乐观面对。”今年,弟弟帮她买了台电脑,她在家自学,不到一年时间就学会了,现在还经常在QQ空间发表诗作。

虽然在家可以上网,看书,但她还是渴望出去工作,可是双腿的残疾限制了她的行动。直到今年11月,在汕头存心善堂当保安的丈夫告诉她存心善堂会开办一个残疾人工疗康复站,她才有了圆梦的机会,所以她毫不犹豫报名了。11月13日,她开始进入刚建好的残疾人工疗康复站接受培训,正式成为康复站的学员。

目前康复站25名学员中有60%是智障人士,而且年龄偏小。“看到他们,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谢瑞英说,“虽然残疾,但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有活泼、可爱的一面。” 在康复站工作的时间虽不长,但可爱的同事和轻松的工作氛围让她每天都过得充实快乐。她现在最大的希望是身体不再那么痛苦,好让她能更好地帮助身边的残疾人,“如果我好起来了,我一定要照顾和帮助残疾人,我太了解他们了,因为我也经历过那种苦,那种悲。”

(记者/刘铭渊)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787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