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维稳为由 广州驱逐黑人?

去年7月,上百名非洲人因为不满当局针对他们的过于严厉的政策而包围了广州的一间派出所,给广州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而今年广州举办亚运会,就有媒体指出广州为了维护治安,暗中遣返了大量的黑人。有广州市民表示,广州的犯罪率随着黑人增多而增长,政府应该收紧签证政策。不过,也有不少市民担心,这会不会是另一种变相的种族歧视。

但是,黑人朋友盖杰却似乎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一名黑人青年正从小北地铁站出来。小北路附近聚集着大量的黑人,素有“小非洲”之称。走在路上,随处可见“黑色”的踪影。 (颜原/摄)

这不是种族歧视

30出头的安哥拉黑人兄弟盖杰(化名)在小北路经营着一家外贸服装小店。

“我觉得我是个好人!”“我的签证还没有过期,我是合法的广州黑人!”

操着一口还算流利的普通话,盖杰多次强调自己是个遵纪守法的广州黑人。尽管如此,从今年夏天开始,他在路上还是经常遇到警察要求其出示相关身份证明。有一次,他刚好忘带护照,结果就被请去了“局里”。广州公安对黑人特别“照顾”。盖杰笑称:“在路上我都不敢多看女孩子,怕被警察查。”

虽然盖杰也觉得这对他以及和他一样按时办理签证的在广黑人很不公平,“很冤枉”也“很无奈”。但他并不觉得这其中包含了种族歧视的意味。

盖杰认为,“许多广州人对黑人存在偏见,但我觉得这并不算是种族歧视。因为的确有一些黑人做了些不好的事,给人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也表示,他和他的一些朋友都觉得中国人很友善,并没有戴着“有色眼镜”来看他们。“中国人都很温柔!当然,除了他们砍价的时候……”盖杰说完后大笑了很久。

广州是个快乐的地方

盖杰在广州的小北已经工作生活了4年,除了普通话,他甚至还学了点粤语。

他告诉我们,原先在安哥拉的时候,自己有一家经营羊毛贸易的小公司,但经营不善,5年前倒闭了。之后,他从朋友处得知中国对非洲有优惠的政策,做生意很容易,就办了签证来到了广州。

现在他在广州和安哥拉都有办公室,主要是将中国的服装出口到安哥拉,同时也做些零售与批发。盖杰说现在的生活很不错,比之前在安哥拉安定很多。平时也会去公园的球场打篮球,不过一般都是和黑人一起,“中国人都不敢和我们打球,其实我们一点都不厉害。”

“很多在安哥拉的朋友都羡慕我在广州的生活,广州是个能让人快乐的地方!”不过他觉得广州的物价太高了,他没有能力去饭店享受中国的美食。“好在广州有很多便宜的小吃。”盖杰说。他最喜欢的是虾饺。

我的朋友被送回国了

目前在广州常住(6个月以上)的外国人口已达10万,其中正式登记的非洲人就有5万多。这个数据并不包括偷渡、签证过期的非洲黑人。据了解,目前在广州的黑人每年以30%~40%的速度递增。有人估计,其总数已达30-40万之巨。

许多广州人都觉得大多犯罪都与非洲黑人有关,坊间也流传着许多有关非洲黑人犯罪的故事。在他们眼里,黑人仿佛就是“毒品”、“强奸”之类的代名词。

在广州亚运会前夕,广州公安加强了对在粤非洲人的检查,很多逾期逗留或持假证件的非洲人都被遣返。

盖杰告诉我们,他有几个朋友因为签证过期,被广州公安查了出来,并遣返回国。“其实他们也只是想做点小生意,赚点钱,他们和我一样也都是好人。”

记者致电广州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亚运的关系,近期的出入境人数与同期水平比确实有比较大的变动。但他们也没有做过专门有关非洲籍黑人的人口流动统计。

但过去几个月里,平日里非洲人相当活跃的小北路,确实少了很多“黑色”的踪影。

盖杰说,前几天他买了一张黄牛票,看了场篮球赛。除此之外,亚运似乎与他没有太多关系。不过因为亚运,他特地去进了很多印有“中国加油”的短袖,还劝记者也买一件。

而我们在此只能祝愿他“都能卖出去!”

(记者/颜原)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7694,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