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湾涌蜕变:游客乐,商家愁

“金发轩”古玩店的老板娘埋头坐在店门口,一针一针地织着毛衣,手中绿色的毛线来回穿梭,夕阳的余辉打在她的头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在古玩店门口的石街上或嬉笑打闹,或匆匆而过,却从未踏步店内。

11月4日,“看亚运,游西关”荔湾精典一日游在荔枝湾启动,至16日,荔枝湾涌已吸引游客数十万人次。

翻新后的荔湾西关古玩街,小桥流水,古色古香,千年风情再现眼前(洪煜/摄)

揭盖复涌 破“压”重生

2010年4月,广州荔湾区“揭盖复涌”行动在一片骂声中展开。揭盖复涌,揭开了市民的欢喜,揭的是商家的伤疤。

市民质疑,这是在借亚运的东风,过“面子工程”的瘾。古玩店商家更是怨声载道,天天通过媒体袒露苦言,组织游行,20多年的古玩市场集聚效应就此打住。

“我们有信心治理好荔枝湾涌,因为整个城市的发展方式都在发生根本改变,荔枝湾涌‘揭盖’后肯定能够做到碧水清流。”荔湾区委书记周亚伟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明立场。“揭盖复涌”也开始声势浩大地展开,工作人员日夜盯守,展现岭南文化势在必行。

“荔湾唱晚”是明代羊城八景之一,“黄梅时节、红荔湾头”亦被称为“岭南第一景”。然而,随着工业化的发展,珠江广州段的水路污染严重,1993年,荔枝湾被整治,一条马路被修建在河涌之上,以图盖过漫天恶臭。

古玩街大部分店铺已经移走,未迁走的商家也只能惨淡经营。(洪煜/摄)

乐坏了游客 伤透了商家

西关藏宝阁坐落在荔枝湾涌边,其入口处竖了这样的一块牌:“古玩会所,游客止步”。曾经上百家的古玩店,现在仅有近20家傍岸而存,西关藏宝阁就是其中之一。

“人气旺了,但买的人少了,”古玩店至臻阁的老板覃女士说,真正的古玩买家大都喜欢在安静的氛围内慢慢鉴赏古玩。但来往游客的哄闹打破了一切,“坐在这里就是人看人,”人流量的增多,反而让古玩商家很无奈。

“天天就像吵架一样。”西关藏宝阁的老板称,新荔枝湾涌的开放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有时,某些游客一进来就摸着古玩椅子不停地摇,看结实与否,当被店员叫停之后,游客反问:我赔不起钱,我赔我这条命给你!“我要你的命来有什么用呢?”老板哭笑不得。

“熬下去咯,终有熬出头的一天。”搬迁耗费的人力、物力让商家望而却步,当被问及以后发展规划时,西关藏宝阁的老板如是说。

然而,与日俱增的游客却体现了荔枝湾涌的文化莫大的吸引力。刘女士20年前来到广州定居,通过媒体知道荔枝湾涌已经开放,便偕同好友在下午3点半来到这里,准备呆到晚上赏完夜景再回去。但她称:“我还是觉得自己来晚了,应该更早来。这里的西关风情展示目不暇接,需要更多时间去品味。”

后亚运时代

近年来,国际盛会接连在中国成功举办,奥运会、世博会,现在是正在进行中的亚运会。“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中国格调,拆迁、修路……城市建设等对市民生活造成不便,民众颇有微词。

广州亚运会亦如此,政府下定决心治理荔枝湾涌,留给商铺搬迁的时间却并不充分。“到现在为止,生意已经低迷了近7个月”,“金发轩”的老板称,曾经可以开车进来的马路已被取代为人行石街,这对古玩买家也造成了极大不便。

2008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提出产业“双转移”,作为省会的广州必先起示范作用。在一线城市开始追求绿色GDP的转型之道时,第三产业必将逐步兴起。后亚运时代又如何?或许正如广州亚运会新媒体中心媒体顾问Jeff所说,亚运让道路更通畅了,让绿地更多了,让广州更美了……尽管现在有诸多民怨。

(记者/岳丽红 编辑/方泽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708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