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开幕式表演者:我有一个亚运梦

编者按:本文作者为汕头大学交响管乐团单簧管乐手,于今年9月始被选拔进入汕头爱乐管乐团,参与亚运会开幕式序曲“一江欢歌”的排练和演出。

在空荡荡的警戒区内,头顶咫尺瞬间盛开金色的烂漫烟花,低头看表:2010年11月12日晚8点45分。我作为一个亚运开幕式表演者,夹杂在500人队伍里蠕动退场,观望着铁丝网外成千上万用力欢呼的群众,神色凝重时刻戒备着的武警士兵,对岸亚运会主会场的欢歌喧嚣,心中有激动,有兴奋,也有更多不明的恍惚,如坠梦中。

汕头爱乐乐团的10位团员在中国船上准备开幕式的演出,其中6名是汕头大学的学生,前排左二为笔者

下午两点,大伙提着乐器从驻地出发,因为道路封锁,绕了两个小时才到达表演现场-芳村码头。通过三重安检后,在下午五点45支表演队伍方才登船。我所在的中国船备受媒体关注,央视体育频道和新闻频道都派来记者做现场直播。学生领队刘锴阳接受了央视体育频道的采访;而我也很荣幸地受到了央视新闻频道记者的采访。

“打电话给你的家人没有?”采访前的寒暄里,出镜主持人自信地浅笑,“啊,连线的是白岩松哦。” 当麦克风伸过来,我觉得自己机械的声音已经飘远,有一种异常强烈的不真实感。

晚上6点,开幕式序曲“一江欢歌”正式开始。在过第三条桥之前,全体表演团队开始轮奏《迎宾曲》和《茉莉花》。中国船排在最后一艘,久久没有前进,我和其他队员伫立在甲板上,听到远远近近的乐声,天空上直升飞机盘旋的呼啸声,以及耳机里嘈杂的指令,连眼睛都不敢转动。在出发前,领队反复交待央视及其他外媒会全球直播我们的表演现场,无论吹奏与否,都必须保持好自身的形象和面部表情。因为僵立过久,导致血液循环不通,这一路上我的脚底麻木到几乎无法支撑。船驶到中央,身上的不适感更明显了。初冬有些料峭的凉风下,我们只穿着一件带短披风的水手服,身上加了一个救生衣,还挂着一条白色的围脖,扛着乐器吹奏的姿势保持久了,稍微一抬手,后背就传来剧烈的疼痛。

船一路驶过的岸边华灯交映,全部八个运动员站了起来挥手,珠江两旁的围观群众开始高呼:“中国队加油!”漆黑的珠江面看似平静,忽而泛起几重波浪,竟是一个潜水艇冒出头来。突然明白,亚运会,表面凭借的,虽然只是一个城市的名头,但这其实是用了一个国家的巨大力量来办的事情。

终于踏上了启程之路,汽车如蚂蝗般在广州美丽的黑夜中穿行, 疲倦涌上,我阖上眼,打算在这个城市强壮有力的臂腕里,好好再做一回亚运梦。

珠江巡游队表演者 赖心韵 2010.11.13 于广州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699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