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健原:用爱心记录汕头的鸟类

他不是研究鸟类的自然学家,却可以单从鸟的叫声、飞翔姿势、羽毛颜色或者身形,就能准确判断出鸟的种类。他曾花了三天的时间“蹲点”,就只为拍到稀罕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在观鸟的三年时间里,他整理统计了汕头各地的鸟种,多达190多种。但他,高健原,却说自己仅仅是一位热爱大自然的人。

高健原正举着相机拍摄一只停在路边的鸟。(陈奕嘉/摄)

发现黑鹳第一人

每年来来往往于汕头的候鸟数量高达十万只以上,在汕头凝聚了一批观鸟爱好者,高健原就是其中之一。他在一间公司当服装摄影的助理,闲暇时几乎每天都会捧着相机去牛田洋、中山公园等多鸟出没的地方观鸟。

一次偶然机会,高健原发现了汕头出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他的发现刷新了汕头稀有鸟种的记录。为了拍好黑鹳,他曾三天趴在同一个地方,就为了等它再次经过。

“为了等一种鸟,趴几个小时甚至是一整天是很正常的事。”高健原说。每当拍到一张令人满意的照片的时候,他就会很开心,如获至宝。

“观鸟其实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态。”对此,他深有感触。在等待的时间里,人的耐心会慢慢磨练出来,变得更加的沉稳平静,特别有耐心。

能够成为发现黑鹳的第一人,得益于高健原平时对鸟的品种知识的长期积累。一有空,高健原就会翻阅《中国鸟类野外手册》,仔细阅读并熟记里面对鸟种的分类的记录。

如今,高健原仅从鸟的叫声、飞翔姿势、羽毛颜色、身形,就可以准确判断出鸟的种类;从有些鸟的羽毛色泽就可辨出其雄雌;从有些鸟的叫声来判断它正在遭遇了什么。

走在大街上,甚至是上班途中,高健原都会习惯性地去留意周边的环境。他说:“从草丛的摆动声音就可以知道是否有鸟在里面。因为草的摆动与被风吹动的声音是不一样。”

一人统计华侨公园的鸟类

别的观鸟者都说,统计鸟种是件不容易事,因为鸟的季节性迁徙等原因,统计工作很有难度。高健原却凭着一人之力,花了大概一年的时间统计了汕头华侨公园鸟种的数目。

有些观鸟人会用食物或者鸟的叫声去引诱鸟过来,高健原不提倡这种方式。“遇到哪种鸟都是一种缘分。”他说,“不应该用外界因素去干扰,鸟和人真正的和谐状态应该是谁也不理睬谁,各干各的事。”

“我觉得最可爱的鸟并不是那些很珍贵的品种,而是很普通的红耳鹎。红耳鹎,头部和身躯都是灰黑色的,在眼下方耳羽处有抹显眼的红,在臀部下方还有黄色的羽毛。三种颜色相得益彰,看起来就有很讨喜的感觉。”在他眼里,每种鸟都有它可爱的地方,只是需用心去发现。

高健原眼中最可爱的红耳鹎。高健原/供图

鸟的戒心很重,只要有稍微的风吹草动,它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要让鸟相信你是对它没有威胁,就非常考验一个观鸟者对鸟的友好尊重。观鸟的时候要有耐心等待鸟放下戒心,才能慢慢蹲下试探接着缓慢靠近。他特别强调:“不能一见到鸟就马上举起相机,那会使鸟受到惊吓。”

尽管喜欢鸟,也从小就喜欢看鸟画鸟,高健原却从不养鸟。“真正喜欢一样东西,你是不会想着去把它关在笼子里。”他解释道。

从自己做起才能影响他人

高健原曾经在广州的经济贸易公司任职过一年,但觉得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于是辞工回到了汕头。刚回到汕头时,每天都会跑到汕头各地观鸟。

高健原一直很想多宣传关于观鸟方面的信息,也曾经尝试过和汕头大学老师合作开办关于宣传汕头鸟类的活动,但最后因为时间关系只能搁置。

高健原认为一旦人会懂得留意关心鸟,或是有这个意识,就会去保护这个环境。他也一直在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来影响身边的朋友去关注小动物和它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近年来,为发展经济,汕头已有三处鸟类聚集湿地被毁,鸟类数量在逐年减少。高健原惋惜道,对比其他城市,汕头观鸟爱好者实在是少,没办法形成一股力量去让政府重视保护湿地面积。

(记者\李妙娟  编辑\成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659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2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小不点 2010年11月15日 11:13 下午

    也曾经尝试过和汕头大学老师合作开办关于宣传汕头鸟类的活动,但最后因为时间关系只能搁置。—— 能不能通过草根播报举办一个在线的鸟类活动呢?

  2. 李霖 2010年11月13日 10:52 下午

    小高对自然非常执着,他养的猫、鱼,以及他拍的珊瑚都可以看出他的品性。希望他更快乐一些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