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海钦:新广州人的“亚运算盘”

导读:马海钦生于潮汕,长在深圳,活在广州。他是纺织生意业务员,对他来说,亚运是和客户打开交流的一个谈资,仅此而已。

低矮的平房青苔斑驳,狭长的弄堂光线昏暗。摆摊的人们吆喝着手中的布匹,声嘶力竭。行人们呼吸着空气中厚重的棉尘,仔细对比着货物……

这里叫“旧凤凰”,是广州138个城中村中的一个。整个村落才0.8平方公里大,却有着成百上千家出售布料的档口,俨然是纺织品批发商们的聚集地。

旧凤凰五凤村的弄堂边,26岁的马海钦坐在矮塑料凳上,倚着贴满了小广告的灰黑色墙壁,不时地盯着手机。今天是他老板的生日,正在等着饭局。他工作的地方就在弄堂另一侧的一个档口。五年前他辞去了保险公司的工作,开始在旧凤凰做起了纺织生意。

在旧凤凰,有60%的人口来自潮汕,马海钦也是其中的一员。他老家在潮汕平原西缘的一座中等新兴城市——普宁。潮汕人素来多出外经商,而马海钦5岁时就随父母前往深圳寻找新生活,而后到广州念书,并扎根在此,到现在已经将近10个年头。

人头攒动的旧凤凰是个大型纺织市场,也是马海钦工作的地方(杨泽彬/摄)

现在他是旧凤凰里的一个纺织公司的业务员。旧凤凰的纺织公司多如牛毛,这是个不能再普通的职业:找客户,拉订单,争取为公司卖出更多的棉纱,就是他全部的工作内容。

“这里其实压力很大。要做生意很困难。”

2005年,广州市经济飞速发展,地区生产总值(GDP)突破5000亿元大关,比上年增长13.0%,依然固守着中国经济火车头的位置,整个广州都沐浴在欣欣向荣的都市憧憬中。然而,与此同时,广州楼市异常疯狂地暴涨10.8%,全年均价达到了每平方米5117元。这股涨价风也吹到了旧凤凰,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05年后,旧凤凰摊位疯涨。“一个不到两米的档口,现在的租金需要每年15万。去年还40万的档口,今年就100万了。”马海钦说,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个。一些房产商也闻讯赶来,在旧凤凰倒卖档口,随意升价,从中狠狠地赚了一笔。马海钦看着房价的数字一个劲地往上蹦。他说,摊位贵是生意难做的最重要原因,铺子贵了,成本就高,钱就更不好赚。

店铺越来越多,同行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马海钦在公司拿提成,在这几重影响下,生意越来越走向下坡路,顿时他的生活也艰难很多。

“以前,这里的布料都抢爆了,人家连破布都抢得头破血流……哪像现在。”当马海钦回忆从前那些辉煌的日子,还是向往的眼神——那时,钱不请自来,源源不断地走进腰包。

但过去的日子是回不来的。现在旧凤凰的现实是:市场供不应求的岁月已经过去,现在的档口数不胜数,个个都在外面拼业务,变着法地跟厂家合作,希望以低价和产品对口赢得更多商机。

“华仔那么帅,也不是各个都喜欢,何况亚运会。”

马海钦属于“新广州人”。虽然还能说一口流利的潮汕话,早起泡功夫茶,但在同他的谈话中不难发现,他的骨子里也已经浸入了广州人的幽默健谈。广州的大盛事亚运会即将开幕,整个广州正热火朝天地准备着它的到来,这个小伙子对此却有点不以为然。

“都不是大件事(粤语:重大的事)。我不关心,也没时间。华仔(刘德华)那么帅,也不是个个都喜欢的嘛。”他表示对亚运没兴趣,买票去看亚运会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如果真的要看,电视看得比现场清楚,干嘛非花几十块跑现场。”

“不过呢,我还是会很关注亚运的,赛事啊,结果什么的,这样跟客户就多点话题聊嘛!”对于这个熟谙商道的业务员来说,亚运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变成生财的一大方法。

但当亚运涉及到他的生活时,他也不能坐视不理了。马海瑞的家门口因为亚运施工被挖了个地坑出来——当初政府满怀热情地想在那里搞个装饰建筑,而后又不了了之。

他也经历过“免费公交”的拥堵,也见过“穿衣戴帽”的笑话(他发现小岗附近一些房子外面的外墙居然是泡沫做的),还是觉得政府应该“量力而行”,而且要做好收尾工作,不要把这些都当成是“清洁阿姨应该做的事。”

(记者/胡攀 编辑/方泽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652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3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小昊 2010年12月15日 12:49 下午

    好像说他“亚运算盘”的内容不多吧

  2. 汕大新闻_洪煜 2010年11月10日 10:17 下午

    这篇不错啊,有杂志的感觉。

  3. youngivan 2010年11月10日 6:53 下午

    写的挺好,有趣的小故事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