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大毕业生彭晓芸: 开拓一种新的评论模式

彭晓芸,出生在汕头市潮阳区,是汕头大学中文系2002届毕业生,现任广东省出版集团旗下《时代周报》评论部主编,是近年在内地新闻评论界声名鹊起的一员女干将。10月中旬,她应邀回到母校,参加汕头大学新闻学院与国际传播促进中心联合举办的“中外媒介伦理学术研讨会”。

“冲出去,冲出去”

彭晓芸中考时的作文获得满分,被推荐刊登在《汕头日报》。高中毕业于汕头市金山中学,老师们对她更是寄予厚望。然而,彭晓芸却意外地因高考语文成绩较低,没能考上她的第一志愿暨南大学新闻系,来到汕头大学。  

高考的失利并没有给她留下什么阴影,反而促使她反思应试教育的问题。她于硕士期间写下一篇文章,发表于《南风窗》,题目就是《从“考试暴力”到国学院的距离》。  

在汕大中文系,彭晓芸一直坚信自己的职业规划只有两条路:做个新闻人,或者做学术。但在当时,汕大毕业生进入一流媒体的机会并不多,许多媒体招聘往往只认可北大等一批北方院校,或者在中大、暨大等高校的学历。  

“在汕大读本科的时候,很自卑啊。整天想着怎么冲出去,冲出去……”  

为了“冲出去”,她积极地寻找锻炼提升自己的机会。大二的时候,她于无意中看到《羊城晚报》校园版招募学生记者。她毛遂自荐,给晚报发去传真,并获得了录用。当时的人们感到惊讶——晚报的招募其实还是针对广州地区的,来自汕大的学生又能提供什么样的资讯?  

而之后,彭晓芸写了一系列报道大学动态、反思大学教育的文章,甚至一度被学校找去谈话。但她坚持观点,与领导们进行辩论,认为自己反思大学教育的文章并不影响汕大的形象。  

大三寒假期间,她正式到《羊城晚报》实习。在体验过日报新闻模式之后,彭晓芸感觉,那并不是自己最向往的工作方式。她结束了短暂的实习,辞去文学院院刊主编的职务,开始反思: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也许我还是迷恋于思想的拓进,”走在汕大的校道上,彭晓芸望着学校旧图书馆的方向说,“我还是想考研,争取走做学问的方向。”  

彭晓芸在书房中的照片(照片拍摄于2010年4月,彭晓芸提供)

试验与冒险

2003年,彭晓芸考取了暨南大学研究生,主修中文系文艺学专业。读研期间,彭晓芸在《南方日报》实习过。但问题依旧:“我不是一个好的实习生,依然对跑日常新闻没有兴趣。”她很快结束实习,继续读书的生活。 

攻读研究生的三年,彭晓芸有些“不务正业”——经常不上课,而是自己看书。她开始有意识地观察媒体,甚至记录一些节目被屏蔽的次数和时间,或者以消费者名义给市长热线打电话,假装什么都不懂地追问为什么花钱购买的产品不完整? 

随后,她获得一个到广州电视台担任正式独立编导(非实习生)的机会。这次,她得到了满意的锻炼和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从前期的选题策划工作、拍摄镜头的设计、现场指挥调度,到后期剪辑、撰稿、配乐,她全程负责,收获了全新的体验。 

彭晓芸开始确信,自己更喜欢深入挖掘一个题材背后的各类问题。毕业后,正是凭借着这几部独立编导的片子,以及在一些媒体发表的评论文章,彭晓芸进入当年3月创刊的《南都周刊》,成为一名职业记者。三年的学术训练,使得她拥有足够的知识和能力与一流的学者对话。她访问过李泽厚、杜维明、顾彬等著名学者及汉学家,同时也参与封面话题的专题策划采写。 

2008年,彭晓芸敬佩的“前辈”,时任《南都周刊》副总编辑的长平因敢言被撤职。失望之下,她在同年10月来到仍在筹备、11月才正式创刊的《时代周报》任编辑。凭着非凡的专题策划和采写能力,不到一年时间,她成为评论部的负责人,主持评论版面的改版设计和选题策划。 

两次进入具全国性影响力的媒体,都恰逢其初创期,这样的从业经历大概少见于他人。“我的成长经历不具普遍性,我是边缘的新闻人,一直惭愧于没怎么到达现场,于是美其名曰思考型的记者”,彭晓芸如是说。 

坚持新闻理念

作为评论部主编,彭晓芸要主持整个评论部的日常运作,策划周报每期一次的时政热点专题,有时候也参加写作,为周报撰写长篇社论。  

她很早就开始关注维稳问题背后的隐患。今年3月份两会期间,她发表文章《让维稳压力转化为维护公民尊严的动力》。后来的文章《反低俗:保持中立性是政府最大的美德》直面国家权力与公民道德生活,影响不俗,对争议中的政府权力范畴给出明确界定。10月份,她撰写社论《将“变革”制度化需要和解的智慧》,对困顿敏感的时局再次提出建设性意见。  

周报创刊近两年,能够从全国报业集团林立中突围而出,与彭晓芸主持的评论部的工作密不可分。她与评论部的同仁们一直秉持着不偏激、不民粹、有建构的价值观,撰写和编辑着周报的评论。  

这种坚持得到了学界和业界的普遍认可。著名传播学者、中山大学特聘教授吴飞在其博客中是这样评价的:“在彭晓芸的主持下,《时代周报》的评论版,已经成为平面媒体值得关注的动向。他们提出的‘深度评论’的理念,可能会对中国新闻评论的写作,带来一些新的思考。”  

期待新生力量

在写作时评的同时,彭晓芸乐于思考中国传媒的方向,反思媒体人的种种局限。她发表了一系列的媒介批评文章,提出媒体人面临着的变革。   

对于媒体生态,她认为,良性的行业竞争以及同行的媒介批评,有利于防范媒体组织的官僚化和思维固化。她经常和很多其他报业同行一起讨论问题,他们甚至觉得有必要形成媒体人的民间沙龙、行业协会。  

“我不知道一些同行是否能够理解我的批评和反思,如果他们把这种批评看作是攻击某个报纸,那就错了。我对《时代周报》本身也有批评,我觉得这是一个‘价值共同体’时代,而非‘组织共同体’时代,即价值观一致的人,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聚合,而在一个固化的组织内部,其实未必是同一个报纸、集团的人,就天然地彼此认同。”  

在汕大的研讨会结束后,彭晓芸回到广州,喜不自禁地在微博上发表赞赏之语:  

“开始想,这所让我曾经自卑的学校,如今如何让人看到希望。原因无他:自由生长,体制外力量的介入,官僚化程度大大低于很多的重镇名牌。这个路径显然是未来的方向,学术必须有自由的空气,必须去行政化,否则,再悠久的历史和传统,也经不起权力的蹂躏。”  

在与汕大的师弟师妹们的交流会上,彭晓芸发言不多,却特别强调一点:  

“中国媒体在发展之中,媒体生态在产生许多变化,新生力量很可能在一些目前获得一定自由空间的地方。他们现在未必引人注目,但不可忽视。”  

(文字/刘雨桦;编辑/方泽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582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16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jijing 2012年01月30日 1:37 上午

    其实里面不是说要尝试多点嘛 现在不明方向的大学生不妨试试

  2. 小狗啊嘛 2011年05月5日 9:37 上午

    牛逼

  3. 汤国坚 2011年01月4日 6:51 下午

    偶然看到,仔细拜读,亦受鼓舞

  4. zehanks 2010年10月26日 2:21 下午

    对彭晓芸早有所闻,没想到还是汕大中文系的师姐,真是惊喜。

  5. 丫丫0808 2010年10月25日 8:58 上午

    好样的!困境,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思考力.

  6. 小砂 2010年10月25日 1:27 上午

    希望至今还让学生想着冲出去的地方,终有一天能让学生想着“留下来”。

  7. 赖丽思 2010年10月24日 11:36 下午

    在广州的一个讨论女性研究的沙龙上,本来有机会见到彭老师的,但是因为她临时有事,所以无缘相见。但是一直很关注这个名字,也留意她写的评论,觉得强大的思考力是很重要的。我也曾遭受过一些和我这位同专业的师姐曾经所有的类似的心理感受,也无比自卑过,不过呢,现在已经不再只是寄望于未来了,因为未来无法预知,当下却可把握。

  8. yako 2010年10月24日 8:07 下午

    强人啊,新闻人就应该这样,关注社会,关注民生

  9. 2010年10月24日 6:49 下午

    看到这篇专访的第一感觉是惊喜,相信很多同学和我一样,在研讨会结束后就对这位师姐产生浓厚的兴趣了。比如我就很好奇她为什么要从《南都周刊》转到《时代周报》,谢谢作者给我解疑。另外,文章写得很全面,闪光点也很多。其中,“冲出去,冲出去”这一段应该能引起很多汕大人(特别是汕大新闻人)的共鸣。

  10. 哈哈 2010年10月24日 4:29 下午

    偶像啊,找到方向了。女性评论,是这个时代多元化的需要。[face8]

  11. hotcha 2010年10月24日 3:53 下午

    在汕大中文系,彭晓芸一直坚信自己的职业规划只有两条路:做个新闻人,或者做学术。但在当时,汕大毕业生进入一流媒体的机会并不多,许多媒体招聘往往只认可北大等一批北方院校,或者在中大、暨大等高校的学历。

    “在汕大读本科的时候,很自卑啊。整天想着怎么冲出去,冲出去……”

    • 独上西楼 2010年10月24日 6:30 下午

      现在也只认北大、中大啊。

    • 刘雨桦 2010年10月24日 7:38 下午

      “开始想,这所让我曾经自卑的学校,如今如何让人看到希望。原因无他:自由生长,体制外力量的介入,官僚化程度大大低于很多的重镇名牌。这个路径显然是未来的方向,学术必须有自由的空气,必须去行政化,否则,再悠久的历史和传统,也经不起权力的蹂躏。”

    • 独上西楼 2010年10月24日 10:12 下午

      不错不错,总结了一下新苗头,只是这个苗头刚刚开始就要被摧残了。

    • 刘雨桦 2010年10月24日 10:21 下午

      是一直以来的特点,不算新苗头;倒可能成为美好又纠结的回忆,也未可知; 相信斗争一直都在进行,何者获胜,谁又可知?

    • 独上西楼 2010年10月24日 11:37 下午

      谁又可知?知不知姑且不论。现在的关键是我们仍然 难以冲出去,冲出去……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