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人的工作——走近医院陪护工

编者按:

在人们熟悉的“医院”这个场景里,总会有被称为“白衣天使”的医生、护士的身影,却似乎总会忽略这样一群人——他们不是病人家属,却像亲人一样细致地照看病人;他们工作脏、累、苦,节假日也没休息,却拿着紧张的工资。他们那么地不起眼,医院的工作却少不了他们。草根播报记者追踪了陪护工人的生活,带你了解平凡的陪护工人的故事。

陪护工张杰来自山西,在汕头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工作已经四年。在来到汕头之前,他在北京做医院的陪护工作,再之前,他是普通的生意人,买卖水果,去过国内的许多地方,后来遭遇了生意上的失败。为了养家糊口,也为了供女儿上大学,他开始了他陪护工的工作生涯。

张杰39岁的时候来到了汕头。24小时待命的病人陪护工作,不仅脏、累、苦,还要面对病人的脾气、别人的眼光,对陪护工来说,工作就是磨练。张杰承认,四年的工作让自己容易暴躁的脾气改变了很多,是这份工作“磨”出了他好的心态和脾气。

“做陪护工很能‘磨’人。”他说,“你得能忍啊,而且还要非常有耐心。”

陪护工张杰笑容可掬(方泽仪/摄)

张杰每天的工作,就是帮病人小便、大便、洗脸、穿衣、喂食等,一般没有连贯的睡眠时间,都是偶尔打打瞌睡。病人一有事,他便立刻得醒来。遇到烧伤的病人,还得忍受不一般的腐臭气味。“你要给他爱心,千万不能表示出嫌弃,特别是在病人面前。”张杰说。

趴在病床边打瞌睡,就是张杰的睡眠。他所在的家政公司规定,陪护工一天只能睡6个小时,而且会在早上9点、下午4点和晚上9点对他们进行监管。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一般的年轻人做不来——据张杰所知,医院里曾经有一名28岁的陪护工,做了不到一个月就离开了。现在医院里有80名陪护工,大部分都是从其他省份的贫困地区来到广东的,都是40岁以上、50岁为主的中年人,还有很多是“夫妻档”。而他们多数没有专业的护理知识,都是经过短期的卫生护理培训之后就上岗,多是“老乡带老乡”。

张杰的工资每天130块左右,还要付给家政公司30%的中介费。有时候家属会给红包,张杰也欣然接受,因为他认为,这是对他们的劳动成果的尊重:“现在很多家属一来忙,二来有些脏累的东西,也就不想去照顾病人了,于是都会选择信任的陪护工。如果做得好,家属开心、病人开心、我们也开心,何乐不为呢?做不好,病人生气你也生气,最后还失去一个客户,那不是自己傻?”

10月份,张杰又迎来了他的新病人——在一场车祸中受伤的老人。家属并不怎么关心老人,却在与车祸事主不断地为赔偿金问题上争执不休。而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人们的争吵,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

与张杰照顾成年病人不同,医院二楼有几间特殊的病房——这里的病人,都是在汕头被好心人发现并送到医院的弃婴。每一年,医院都会出资治疗这些婴儿,并找特定的陪护工照顾他们。

王陪护和她照顾的不满半岁的弃婴(摄/方泽仪)

薛、王两位女陪护工并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名字。她们已经照顾过许多状况相似的弃婴——父母将他们抛弃,街头的好心人们将他们送到医院,治疗出院后,他们都会被医院送到福利院收养。

这次躺在病床上的,是两个不满半岁的小女孩。而小的那个婴儿,看上去也才两个多月,但她在医院里已经待了接近一个月了。而这次的不满半岁的小女孩,全身筋骨柔软,病痛不断——根据医生的推断,女孩也活不过十岁。陪护工们,却仍尽职地扮演着暂时的“妈妈”的角色。

王陪护说,像她们这样照顾婴儿的陪护工,每天只有医院支付的80元左右的工资。而婴儿的生活规律更难捉摸,往往半夜就一个接一个地哭起来,她们也没办法安稳地睡觉。

休息时一起打牌的陪护工人,注意力从未从病床上移开过(摄/黄伟玲)

在难得的闲暇时,陪护工们会聚在一起,打打纸牌、聊聊天。医院里常常十分安静,不时还透出一丝严肃,但陪护工们都笑容和爱可掬,为病房增添了一丝亲切感。

但当谈及自己的工作时,他们总是摇摇头,叹气说:“家里人都嫌丢人。都是没办法,家里穷的,才会来做这个。”

(记者:黄伟玲 方泽仪;编辑:方泽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554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3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雪糕-snow 2010年10月25日 3:57 下午

    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人都为生活付出了很多努力,每个人都不容易。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报道让大家去了解身边的平凡人。

  2. 几乔 2010年10月12日 1:31 下午

    为陪护工们的笑容感动。

  3. wolf 2010年10月12日 9:44 上午

    嗯,不错。把视角投向了一个被人们漠视的人群!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