鮀浦居民:我们这里也有一条“黑龙江”

鮀济河(又称南干渠)原是汕头金平区的一条排涝和灌溉主干渠。35年前,潮州政府(当时潮州隶属汕头)派几万民工,人工开挖鮀济河,引韩江水灌溉牛田洋。那时流水淳淳、鱼虾嬉戏,清冽的河水是居民生活之源。可几十年后,它却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臭水沟,村民戏称其为“黑龙江”。

河水“变脸”

如今,沿着鮀济河岸走,停滞的河水散发着刺鼻的臭味。沿岸均匀排布垃圾回收点,清风扬起,垃圾便跌落河中。大量垃圾阻塞河道,昔日清冽的河水已然“变脸”为一滩死水。

这条被人们戏称为“黑龙江”河流,在下游玉井、大井等村便滞留不动。上游的污水流到下游后的玉港河,污染物就沉积在此。

玉井村的水闸前面堆满了垃圾,河水静止不动 单姗姗 摄

2010年4月24日,一只老鼠在岸边的垃圾堆里乱窜觅食。李秋兰摄

玉井村林先生的店铺正对着这条“黑龙江”。“河流变成这样,主要是因为工厂排污和居民生活污水。”林先生抱怨道。玉井村外有一间漂染厂,十几年前从潮阳区搬到金平区鮀浦镇。另外,居民虽然建有家庭化粪池,但是容量并不大,大部分生活污水还是排放到鮀济河。如果居民的生活废水集中处理,大概要每吨水多缴0.95元污水处理费。大部分居民认为小村子没有享受到与城市中心同等的污水处理服务,却还要缴纳污水处理费,是非常不合理的。

大井村农民:干两天的活,吃了两百多元的药

纵穿大井、玉井等村落的新沟河(鮀济河的支流)两侧,一边是居住区,一边是农田保护区。以农为生的村民将生活废水排放到河流后,却又用污染发臭的河水灌溉农田。

哺育玉井村的鮀济河支流——新沟河面堆满垃圾 李秋兰 摄

2010年4月24日,玉井村一菜民正肩挑两担水从墨黑色的新沟河走上来。李秋兰 摄

农民林泉(化名)称自己家里的菜地都是引鮀济河水灌溉的。他认为,水虽然被污染了,但对菜地影响不大。

根据大井村居委工作人员的反映,鮀济河污染最严重的是流经玉井村和大井村的下游河段。这里农民下田干活,不得不与河水打交道,手脚常常出现发痒,起泡和溃烂的状况。有的农民说,干完两天活,还得吃两百多块钱的药治病,“非常不合算”。

汤通州,年近六甲,从十六七岁开始参加农业生产。他认为,从沟里引进来的水,经过土壤的过滤和吸附作用,虽已经变得比较清澈,但是对结成粒的大米会有影响。他说:“水清,人就清;山清水秀,人就秀。”可如今鮀济河的状况却让他感到失望,“今年有说要开排水沟,让死水变得活起来,能够流动,不那么臭。但是因为资金短缺,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搞(这个工程)。”

玉井村的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向上级反映过,电视台也曝光过。但上面派人下来视察,拿了河水去化验,化验结果却没人告诉我们。”

水产户:这一片的农业十年内会被毁掉

近几年,由于水质遭到破坏,新沟下游的牛田洋养殖基地水产量逐年下降。虽已采取用水闸隔离上游污水的措施,但情况没有太大改善。

陈明文,金平区科技水产种苗场的水产户,说:“水产种苗场的收益从五六年前就明显减少,现在至少降低了三分之一。”他介绍说,每年需要花大量资金抽取地下水、购买环保药物,而且虾类容易病变。他预言,如果不及时处理污染问题,这一片农业在十年内一定会被毁掉。

汤锋亦是水产养殖户,养虾已有二十年,池水亦从新沟引进。为了保证鱼虾正常生长,每隔一个月,他就要花费三四百元对鱼塘进行消毒。鱼塘中还竖立三个打氧机,每天为池中的鱼虾补充氧气。

汤锋曾向居委等单位反映过鮀济河的污染问题,但回复总是说“会尽快想办法解决”。陈明文亦感慨“就算是投诉也是互相踢皮球。环保局一年来视察一、两次,但是来之前都会进行清理。河水不排干,你完全搞不懂究竟有多少排污口隐藏在水面下!”。

工厂“谢绝参观”

河流两岸,冷冻厂、家具厂,针织漂染厂、轻质材料厂等工厂沿岸而建。有居民反映,曾经看见漂染厂排出红色的液态物质。于是,记者多次走访漂染厂,但是屡遭拒绝。2010年5月8日中午时分,记者再次前往汕头市金平区玉井潮昌针织漂染厂。

在门口,记者被看门大叔李伯拦截在外。李伯在这个漂染厂工作已有十多年。他一手端着碗筷,一手用力往外推挤记者的自行车,说道:“你们快走,不要为难我,如果让你们进去,老板肯定又骂我了。”

此时,一辆银白色小车缓缓驶向工厂,在门口处停下。一位中年男子探出头看了一眼:“你们干嘛的?没有什么好了解的。”然后径直开车进厂。

住在漂染厂旁边的年轻人曾文生表示,老板很少在工厂出现,来了也是马上就走。“漂染厂管理严格,不是工人不允许进去,就算是探望也不行”。

工厂门外,记者看到一间挂有“污水处理站”牌子的房子。李伯介绍说,污水经过从环保(局)买来药的处理后,再排出来。漂染过的水什么颜色的都有,但是排出去时是清澈的。

从工厂出来溜达的小伙子曹友伦说:“工作时常会闻到比较刺鼻的味道,闻多了也就习惯了。”至于“污水治理站”的小房间,曹友伦告诉记者说:“里面就是几个小池子,装着污水。不过那池子挺小,估计工业污水有一些直接排到地下去了吧。”

大井小学学生:当有能力时,我会改变鮀济河

玉港河与大井小学仅有一路之隔,它曾是从孩子们的游玩天地,现在确是人人避之不及的臭水沟。五年级的小男孩卢雍聪说,在他记忆中,鮀济河就是一条臭水沟。但他从不扔垃圾到河流,还腼腆地表示:“我还没那个能力,当我有能力的时候,我会去改变鮀济河的。”

刺鼻的气味经常穿过窗户飘入教室,夏天时气味更为浓烈。大井小学的林老师感慨说到:“以前有很多人在河里游泳、洗衣服。现在臭气会散发到教室。”

另一位很关注鮀济河治理的是汕头政协副主席方展伟。 2009年,方展伟等17位委员向汕头市人民代表大会提交《尽快整治鮀济河,恢复自然生态环境》的提案,提出了整治鮀济河的五种解决方法。不过,至今在汕头网上参政大厅的网站上,该提案的办理结果一栏仍写着“暂时没有办理结果”。此时据提案时间已相隔超过一年。

方展伟始终视政府为整治的关键点,他认为:“附近那些工厂对汕头市GDP贡献率并不高,关闭这些工厂并不影响汕头的发展。”然而,这些“贡献率并不高”但排污不少的小企业,却已“无忧无虑”地存在了20多年。

“上面”的决策影响着整治的进程。水利局水资源科科长陈长忠表示,治理污染是发达国家的事情,现在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要关注的是基本吃住问题,“现在穷人还很多,吃都吃不饱,哪有哪么多精力去管治理(污染)的问题”。

鮀济河日常的清理工作就是打开上游的水闸,放韩江水冲刷河流,或者打捞垃圾,根本治标不治本。

记者:李秋兰 刘霞  单姗姗  钟梦丽  张琳琳

指导老师:宋骥弘 编辑:成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5278,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2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ck茹小猫 2010年10月11日 3:33 下午

    其实同样的情况在很多地方也有出现,这次对此条“黑龙江”的曝光确实令人有“举一反三”的感觉。所谓“反三”是想起我周围也围绕着为数不少的黑龙江。以一条河带出沿岸居民的生活不但具有可读性,而且对于生长于珠三角的更是说到心呵上了

  2. 陈丽芸 2010年10月1日 12:38 上午

    内容已经很全面了,融合了多方的意见,不过,如果能再加上政府相关人员对治污提案为何没有进展的解释应该会更好一些。 全文语言简洁清晰,大部分小标题做得恰如其分。就是有关小学生的那个标题有点太长了,引用的这句话也有点拗口:“我还没那个能力(改善水质),当我有能力的时候,我会的。”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