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龙湖区“城中村”纪事

编者按:

汕头市城中村现象,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末。伴随着城市化进程,城市向周边农村蚕食土地,处于城乡交界的龙湖区的龙湖村便首当其冲。

龙湖村,是汕头经济开发区实施城中村改造的第一个村落,是名副其实的汕头改革开放的“起点”。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发展,昔日为“试验田”的村庄,似乎仍保持着原有的模样。

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发展,我们寻找汕头特区第一个城中村——龙湖村的今昔故事,分明听见了历史前进的铿锵足音。

原住村民的惬意生活

在许多龙湖村人看来,他们已不再是村民,而是十足的城市人了。原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的耕田生活,在老村民心里只是一段久远的回忆,而在从未经历过的年轻人看来,更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原来的村庄生活,已乘着时代的班车开走,成为龙湖村一个历史的标志。城市化进程,改变了他们的生活,给他们带来了工业化、现代化的便利和与之而来的高收入。

在龙湖村这样一个特殊的被外城市包围起来的村子来说,现在为之不多的村民就由祠堂聚集起来,“副市长曾经对着我们说,这个祠堂千万不能没有了,不然这条村也就没有了。”在经过龙湖村吴氏祠堂门前的小集市的时候,纪女士指着祠堂自豪地这样说道。

现在的龙湖村人,安于租房现状,乐于城市化的成果,从最初的阵痛中恢复过来,满足地过着日子。

“那时我就在工厂做临时工,下工了为了省时间回家照顾家务,我就在围着的铁丝网那里,偷偷剪破了个洞出入。”58岁的纪女士回忆起1982年刚征地,他们不再有土地可以干农活,她为了生活进入新建的工厂做工的情形。

4年后,纪女士用政府陆续分发的补偿款和村里每口人分发的八分地,建了四层楼高的出租屋,建成后当即租出,给工厂做宿舍用,从此租房收入变成了她家的主要经济来源。

而纪女士现在居住的楼房,是她家在2004年建成的,花费近100万。10层楼高的出租屋,她家住在顶层。租房每月都有5000多收入。

现在的纪女士,生活节奏和习惯,俨然是个城市人。她每天早上乘车到时代广场,跟着太极班的师傅练太极,每天关心时事新闻,甚至她五岁大的孙女也会自己上网看动画片。

龙湖村大部分村民,也从此走上了租房的道路。村里随处便可见两三处在建设楼房,加建地基。

在热闹的菜市场旁边一处正在修建的楼房,工人们正在打地基。罗豪怡摄

租房在龙湖村显然已是最体面收入最高的行业,使大半原村民摆脱了原来早起晚睡,辛劳耕种却收入微薄的生活,现在他们许多每天闲来无事,串门打牌轻轻松松,却不愁生计地度日。

卢姐们的“城市梦”

这里没有摩登的建筑,没有繁华的街道,没有耀眼的霓虹。但这里有城市另一种低成本的生活,小摊小贩大排档,就是这里的代表场景之一。

隐藏在纵横相错高楼阴影里的小摊小贩大排档。罗豪怡\摄

 卢姐,广东普宁人,小学只上到三年级,五年前结婚生了小孩跟着丈夫在深圳打拼。两年前他们终于放弃了高生活成本的深圳,来到龙湖村,他们在林百欣中学附近开了一家小吃店——老方肠粉,生意不凉不火。

龙湖村便宜的租金,低廉的物价,自给自足相对齐全的生活配套设施……这一切一切都成为了吸引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

年仅25岁的卢姐,已有一个三岁半的孩子,肚子里的胎儿也有五六个月了。她与丈夫、丈夫的哥哥、婆婆和孩子租住在一间上百平方米,有两厅四房的房子里,月租金只需要七八百元。

“龙湖村比老家好多了”,卢姐这么告诉我们。在外人眼中看来,龙湖村建设布局混乱,建筑密度过高,街道狭窄拥挤,采光通风 、卫生条件恶劣等等都是问题,但这些在卢姐眼里,比她老家好上几倍。这里廉价的租金,更多的发展机会成为了他们走进城市创业、实现“城市梦”的落脚点。

龙湖村正经历最后的时光。随着城中村改造的进程不断加快,大量的廉租房将慢慢被拆迁,外来客又将何去何从呢?

当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卢姐神情很镇定:“如果到外面(城中村以外)租房子,租金又贵离店铺又远。在这里已经习惯了,如果生意做得下去,即使没有廉价的租房,我也会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卢姐们似乎已经梦里不知身是客。由此看来,龙湖村改造,最终将依靠原住民与走马灯一样来来往往客居村里的卢姐们集体完成。

今昔“龙湖村”

不到30年的光阴,依山傍海,与中心城区遥遥相望的龙湖村,已然不如城市的心脏区域。然而,关于它的故事依然顽强镌刻于每一个与它有关联的芸芸众生心中,挥之不去。

现整个龙湖村约有常住人口6000人左右,流动人口将近2万人。村内小巷纵横交错,人们便在这些昏暗的小巷里来来往往的穿梭着。

大量的外来人员带动了租房业与相关商业的发展,但随之而来的也是严重的卫生问题和治安问题。

据居委会的曾小姐说,由于龙湖村外来人口多且杂,人口密集度太高,每天产生大量垃圾,对城市公共设施消耗难度大,所以龙湖村的居委针对该村的卫生问题,每天分早午晚三次清理垃圾,有序的执行管理卫生的职责。

“龙湖村的治安环境很不好,我过来这边逛逛街都不敢带什么饰品之类的,怕被抢包包啊钱什么的。”一个江门籍的20几岁的女生对记者说道。祠堂的老人吴伯说:“以前晚上时这里偷偷抢抢的现象很严重,治安比较乱;白天的状况稍微好一些。不过现在治安没有以前那么差了,有三个居委会在负责管理,每天都有派人巡逻村子,维持治安。但是治安问题感觉难以根治。巡防队一走开,后面就有坏人犯事了。”

若要改善人们居住环境、提升城市品味、推进城市化进程,“城中村”改造势在必行,它是建设文明、生态、和谐、宜居城市的重要保障。在城市化浪潮的历史关头,城中村改造并不只是城市形态结构上的改变,更重要的是赋予社会改良一个全新内涵,保障群众同享城市改革发展和文明进步的成果。

渔耕为生的龙湖村,非城非村的龙湖村,外来人员集散地的龙湖村……正在渐行渐远,并最终被城市所取代。

记住每一个人心中那个龙湖村吧。

记者:丘心妮 方洁 罗舒晗 罗豪怡 陈丽华

指导老师:宋骥弘 编辑:成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515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11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林小佳 2012年10月13日 1:35 上午

    中国的城市化,带来了城中村的现象。城中村所带来的问题,这对城市来说是现实而比较棘手的。这篇文章重点关注了龙湖的城中村居民的生活,关注他们的内心感受,反映当前的一些状况的变化,同时也揭露一些问题,比如治安与发展。关注的角度很好,采访一些典型的人物来反映整个群体,让读者站在居民的位置感受居民们的生活。

  2. 00.000 2011年10月12日 1:06 上午

    晕倒 !!!那里遍地都是8,9层高的楼 能改造??汕头政府有钱吗 ?再说人家每月至少也有八九千收入,谁会让你 改造

  3. Jason 2010年10月6日 11:31 上午

    “4年后,纪女士用政府陆续分发的补偿款和村里每口人分发的八分地,建了四层楼高的出租屋,建成后当即租出,给工厂做宿舍用,从此租房收入变成了她家的主要经济来源。”

    这里纠正一下“村里每口人分发的八分地”,其实没有那么多,阁下或许搞错了,其实只有八厘地而已,汕头城中村最多没有超过一分地的。一分地大概是66.7平方米,八分的话就是近540平方米,那个城中村有这么多地可以分啊!

  4. 王刚的小窝 2010年09月27日 9:27 下午

    “城中村”中人们在我看来其实是没有多少惬意的生活。汕头的“城中村”状况我不是很了解,上海我有去过,看到过那里的“城中村”。矮矮的几排房子,上面都打上了“拆迁”的标签,家中的老人靠捡破烂生活,顺便带着孩子,年轻人在外干苦活,很少有体面的工作,生活过的紧巴巴的,恨不得一分钱变成一块钱用。如果汕头的“城中村”状况真的是这样的话,只能说他们是幸福的!希望全国“城中村”的人们能摆脱目前的囧况!!!

  5. 钟伟正 2010年09月27日 9:23 下午

    做城中村这种选题,需要大量的采访、走访,才能比较深入地了解这个地方。看得出记者是花了很多的精力去做这个选题的。文章里有关注原住民的生活状态,蛮不错的。
    但在外来客里面,应该是外省人占比较多的,但卢姐同为潮汕人,恐怕很难代表那些千里迢迢来汕打工的外省人。很多在汕外省人并没有城市梦,而是抱着赚够了钱就回老家养老的心态,那龙湖村在他们眼里是怎样的呢? 另外,第三个小标题为“今昔龙湖村”,但内容里面只有今没有昔。

  6. 刘雨桦 2010年09月27日 7:20 下午

    选取城中村改造这样一个充满人文情怀且具时效性的话题,是此文的最大亮点。当然,城中村改造也是一个极具难度的话题,为了写好它,撰写者们必然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去走访、调查、采写,不然,纪女士和卢姐是何许人也,读者又如何知道?遗憾的是,撰写者们对这个话题的挖掘不够深入,城中村改造的问题只是卫生和治安这么简单吗?官员、商人、土地拥有者之间的利益纠纷呢? 拆迁者与钉子户的你争我夺呢?

    通过调查采访,撰写者们提出了一些自己的观点,如“卢姐们似乎已经梦里不知身是客。由此看来,龙湖村改造,最终将依靠原住民与走马灯一样来来往往客居村里的卢姐们集 体完成” ,但一个卢姐就能代表整个租客群体?即使可以,后一个结论,也难逃仓促之嫌。因此,她们提出的观点是不够说服力的。

    从结构文字来说,这篇通讯分三个小题展开,若能在三个小题前后另有背景介绍及总结,则更完整。显然,编辑意识到这个问题,加了“编者按”,但“按”的劲度似乎大了一点,整篇文章其实并无“编者按”所赋予的高度。

    文字方面,撰写者们希望将通讯写得煽情且优美,但她们并未达到目的。行文遣句之间,错误颇多。“在龙湖村这样一个特殊的被外城市包围起来的村子来说”中的“在”,应为“对”。“对城市公共设施消耗难度大”,表达不清晰。“卢姐们似乎已经梦里不知身是客”,这种煽情的语言用在这样一个严肃的话题上,适合吗?

    事实的准确性方面也做得不好,“依山傍海,与中心城区遥遥相望的龙湖村”,龙湖村依山傍海吗?曾经去过几次该村,未见山海。

    总而言之,平民的视觉已有,专业的报道仍需努力!

    • 潮汕土著 2010年09月28日 10:02 上午

      “依山傍海”或许不是很准确,但30年前龙湖村的确是在海边,目前龙湖村的拆迁改建还遥遥无期,所以对于龙湖村这个特例基本上是不存在“官员、商人、土地拥有者之间”博弈,现在看来是违章建筑比较多,个个都在抢建,这也给以后的改建埋下冲突的隐患。从目前看,龙湖村民的生活水平也确实比市区普通的居民生活水平要高。

  7. LH吴 2010年09月27日 2:01 下午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 城市中心村 将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目前并不应该说改造,而是改变 完善管理,使之发挥推动城市发展的实验村、特色村,承担城市外来务工人员的理想居住地。

  8. 陈丽芸 2010年09月27日 11:07 上午

    城中村的原住民们惬意吗?没有了耕地,他们不再是农民,但也称不上是城市人,这种什么都像却又什么都不是的身份,怕是比较尴尬的。 同楼上一样,我也觉得题目不该为“告别城中村”,很明显,龙湖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是城中村。

  9. 凤凰涅槃 2010年09月26日 10:22 下午

    报道聚焦龙湖村是个很有意义的进步。
    但是尾句的“记住每一个人心中那个龙湖村吧。”当作何解呢
    是否有点矫情的意味了。

  10. wolf 2010年09月26日 5:26 下午

    关注城中村!这样的民生报道好!但题目不对,并没有告别,龙湖村还是城中村。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