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五味”

编者按:

青少年与网吧之间的故事,在全国各地都有不少例子。现今的青少年被称为“E Generation”(网络的一代),他们的成长与网吧之间的关系,可谓“五味杂陈”。在汕头,喜欢上网的青少年们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乐:“网吧游戏气氛好”

刚到下课时间,汕头市金平区凤翔中学初二的林明就飞快地跑出学校——还差一点就“升级”了,反正今天放学早,不会被家长发现的。

离凤翔中学不远处,有一间网吧招牌很大:“天际网吧/打造粤东最顶级网吧;一流的网速/给您五星级的服务”。但和许多网吧一样,这间“顶级”网吧灯光阴暗,空气中充满着二手烟味。在这儿上网一小时花费3元,会员价格则优惠一些。

林明到达网吧时,刚好有个小孩跑向几乎与自己同高的服务员柜台。原来他的上网费用“余额不足”。网吧的服务员很自然地给他充了值,小孩很快就又跑回属于自己的电脑,继续他的游戏,和伙伴们不时地发出兴奋的叫喊。

“班上一半的男生都有去,而且老师也知道的。” 林明说。

“在网吧比较有气氛啊。在家里面一个人打没什么意思。在网吧里面和其他人一起玩,才过瘾。” 穿着校服的李锐刚刚从网吧走出来,背着双肩书包。他是汕头林百欣科技中专的在读中三学生,网名是“POP先生”。即使家里有电脑,李锐还是喜欢和四、五个同学一起去网吧打游戏。

像这样被网吧的上网气氛吸引而来的未成年网民,远不止李锐一个。

十七岁的吴立已经有近六年的网龄,现在已经是绝对的游戏好手,曾获得百载网吧的“跑跑卡丁车”比赛的亚军。

吴立在网吧上网的时间大概是一周5到10个小时。同样在家有电脑的他,还是被网吧的游戏竞技氛围吸引。“我也会参加一些网吧举行的竞技游戏比赛啊,在现场玩的那种竞技趣味比较好。”

“天际”网吧内外(摄影/关诗芸)

哀:挡不住的诱惑

沉迷于网吧的吴立也曾经历过家庭风波。初中时他曾因为沉迷网络,差点“走上迷途”。

“以前特别喜欢到网吧上网,跟家里人也吵过很多次。有一次一气之下,就在家里面拿了点钱,离家出走了。”说起这场“风波”,吴立的语气很平淡。“但是最后在网吧待了两天后,就被家人抓回去了。”

“一个星期大概去一次网吧,平时在家里上网。”现在就读于澄海凤翔中学初二的学生庄执说,“一般都是周末和朋友去,上到没钱就走咯。”

庄执是独生子,父母在澄海区开羊毛工厂。两年前,刚进入凤翔中学不久,庄执发动了一起惊动公安局的打架事件。当时他的父亲只对他说“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庄执不得不自己掏钱来付近一千块钱的医药费,也不得不自个儿去承受内心中的恐慌。

庄执说,那是他自己的钱,是卖游戏账号赚回来的。庄执玩游戏很厉害,时下最流行的、之前流行的,他都非常熟悉。他把自己的游戏账号卖给同学或者外面的朋友,价格视游戏账号等级而定。其中,庄执的一个69级的“梦幻西游”账号就卖得了一千多元。

“我觉得上网吧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仅可以玩游戏赚钱,也是跟朋友聚会的一种方式。而且,我们上的都是正规网吧。”庄执补充道,在初一结束后的暑假里,他几乎每天都到网吧里玩游戏。

2009年的暑假,庄执很少回家,通常都住在自己的一厅三房——那是三年前庄执的父母买给他的一套商品房。庄执说:“那个暑假我特别好睡,白天和朋友到网吧玩或者其它地方玩,玩累了,就回自己的房睡觉。”

升上初二,庄执却经常失眠。据他描述,他常常一个人在漆黑夜晚中在床上翻来覆去:“我不应该玩得这么疯狂,我要上高中,再上大学才行啊,我得好好读书……”

可是,第二天醒来,庄执依旧会上网玩游戏,到同学家,或者到网吧。

怒:网吧不可原谅

庄执的父母常常要工作到午夜才能休息,第二天的中午继续,家务活都是由保姆管理。庄执能见到父母的时候通常只有午饭和晚饭时间。在饭桌上,父母也很少过问庄执的生活和学习。对于庄执上网吧的事情,庄执的父母并不了解,用他的父亲经常对庄执说的话就是“自己的事自己负责”。

“我不喜欢孩子去网吧,主要是担心安全问题,因为网吧都比较乱。”一名陈姓家长说道,“但是有时候他偷偷去也是没办法的。一开始肯定是有骂过啊,但是后来他也大了,就管得不多了,就随他吧。”

而读高二的梁良说:“其实我觉得家长们都不太清楚网吧的状况,其实一般大点的网吧都没什么不安全的。”

已经教了十几年初中的罗老师表示:“最重要的就是学习,只有这样学生才对得起他们的家长。我是坚决不会让我的学生去网吧的,而且就算是体育活动之类的,也应该适可而止。”

“中学生上网是正常的,而且对他们有好处。收集学习资料,或者玩游戏放松一下。但上网吧就不能原谅了。”教高一化学的王老师兼班主任说,他有时也会借自己的手提电脑给学生找资料,或课间玩一下游戏。因为教化学的原因,他觉得网吧里的空气不对流,而且还有二手烟,对正在发育的未成年人危害很大。

网吧内学生模样顾客居多(摄影/关诗芸)

惊:猫鼠游戏何时了

“我也不喜欢让未成年人进来,免得家长过来找,大家都是街坊邻居,你这样做别人会怎么想你?”网吧老板张会说。

张会今年43岁,在汕头市濠江区经营着一家黑网吧,就隐匿在住宅区,没有招牌,从外面看来只是一个简单的起居室。但是掀开厨房边上的门帘,却可以发现另一个天地:昏暗的灯光下整齐地摆着17台电脑,一台立式空调在角落轰轰地运转着。网吧里面只有三面墙,另外一面是一道铁皮门。

张会想过要为网吧领个证:“但是政府不让办,要钱!前几年办证只要几万,现在还要求买电脑,加起来要几十万。现在也经常有人来查,都是靠关系才能混过关的。”

想了一会,他继续说:“谁愿意干这种事赚钱,可是有一家五口要养!”

澄海区凤翔公安派出所的副所长陈信兵表示,他们会每个星期进行不定期检查,查处时间也是不定期的,有时在正常的法定工作时间(早上8点-晚上10点),也有时会在清晨和午夜出动,对以往有坏记录的网吧,他们会重点查处。

整治网吧,通常都需要各部门一起出动。然而陈信兵坦言:“我们与文化部门、工商部门彼此都不熟悉,联络也不多。除了政策性的年度严查,平时的检查都是我们各自出动的。”

对于被现场“抓”到的孩子,陈信兵表示他们会通知文化部门处理。而澄海区文化局的金小刚则表示,他们也没办法做出“有实质性的惩罚”。

“对于未成年人并没有列出相应的处罚方法,我们也就只能指望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了。”陈信兵无奈道。

喜:网吧正“健康”发展

“其实这也是一种放松。”汕头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贺明生认为,“社会、家庭和学校对于未成年人上网吧的解决方法只局限在压抑未成年人。他们之所以会上网吧一是为了放松消遣,二是为了跟同学一起逃避孤独。”

贺教授表示,接触、学习网络是青少年必须做的事情。“社会应该联合学校,利用学校的电脑资源建立专门供未成年人上网的网吧——‘绿色网吧’。不良信息被过滤,不仅家长放心,也为同学们的日常学习和生活提供了方便。网吧健康了,就不会再忧虑孩子进入网吧的问题。”

上海市在整治网吧方面开了一个好头:全市1000所学校中有80%以上的学校开放了校园“绿色网吧”,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喜欢到校园“绿色网吧”上网。此外,上海市的长宁区专门成立了“网吧协会”,全区51家网吧共同签署了自律公约,把不接纳未成年人作为行业自律的最低底限。

此外,“绿色网吧”在我国黑龙江乌鲁木齐、湖北武汉、江苏扬州、辽宁沈阳、广东珠海市等地区相继发展。

针对未成年沉迷于网络游戏的问题,游戏企业家们也在密锣紧鼓地营造健康的游戏环境。在2006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高峰对话中,游戏企业表示致力于研制健康游戏,以防止未成年沉迷于游戏。

国家也在密切关注。为引导未成年,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委员会、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联合发布了《未成年人健康参与网络游戏提示》,从主动控制游戏时间、不参与可能花费大量时间的游戏设置、注意保护个人信息、不要将游戏当作精神寄托、养成积极健康的游戏心态五方面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游戏、健康成长。

(为保护未成年人,以上名字均为化名)

(记者/关诗芸,茹嘉仪,肖骁,高敏红,温仕培;指导老师:宋骥弘;编辑/方泽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505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15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关诗芸 2010年09月28日 11:43 下午

    大家真的说到点上了,能看到这么多的意见,真是获益良多啊!其中,佳敏提到文章最后的一部分没说汕头网吧的发展情况,我也觉得这真是一个败笔。当初我们查找不到汕头的绿色网吧,汕头政府部门一直都是在禁止未成年进网吧,似乎没有提供适合未成年上网的网吧。最后一部分之所以写那么多其它城市的做法,其实我们是希望汕头政府可以效仿它们,给未成年提供绿色网吧,而不是一味的打击网吧,这样可能会适得其反,可是我们没有处理好这一段,使读者对此感到突兀。

    删除了某些人物的一些细节性的描写,这一点,我感到有点可惜。我喜欢的专题报道是能够通过一些场景、一些细节来突出人物、描写事件,而不是对人物或者事件进行概括。

  2. 陈佳敏 2010年09月27日 10:26 下午

    用“喜怒哀乐惊”组织稿件,可谓匠心独运,很有意思。但是其实“喜怒哀乐惊”并不是“五味”,是五种情绪,“酸甜苦辣咸”才是五味吧。另外有些内容其实并不能很好的体现所对应的“喜怒哀乐惊”,硬把它们编起来有点牵强。还有,最后一部分写到“绿色网吧”时却笔锋一转写到上海、黑龙江等地去了,没有再提及“绿色网吧”在汕头的发展情况,我认为是文章的一个缺失。

  3. 刘雨桦 2010年09月27日 9:40 下午

    以“五味”撰写青少年沉溺网吧这样一个社会关注的话题,是灵光一现的妙举,结构明朗严谨,全面且可读性强。

    奈何草根播报编辑总喜欢对文章掐头去尾,使得没有引文的报道略显突兀,而且标题的制作也大可斟酌。

    • 几乔 2010年09月27日 10:12 下午

      赞成楼上的讲法。文章一开头不该是小标题。

    • 泽仪 2010年09月30日 9:34 上午

      编辑的时候是有开头的,贴上去的又没了——大概是我疏忽了。多谢提醒,已经改正。

  4. 林盛洁 2010年09月27日 9:07 下午

    文中有大量的采访,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同意“高小敏”和“绵绵君”的说法,我也觉得小标题用乐哀怒喜来表达本身很有意思,但是这四种情感的主体却有点混,时而是故事的主角,时而是记者的意志,确实有点牵强。实际上我长这么大从没去过网吧,但想象中网吧环境很恶劣,经常听到“黑网吧”。青少年的沉迷网络确是个值得社会关注的问题,个人觉得本文如果有增加点黑网吧的弊处会更客观点吧。

  5. 汕大杨泽彬 2010年09月27日 5:16 下午

    这篇文章勾起我许多的回忆,在初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也是迷恋于网吧,书包里经常放的是各家网吧的会员卡,正规网吧或者黑网吧都有。一放学,就和几个同学直奔网吧,当时玩的是“大话西游”的网游,那时候感觉网络是个很新奇的世界,让人难以割舍。还有一件记忆深刻的事情,就是一位师兄也是沉迷于网吧,不能自拔,后来他在学校后的竹林上吊自杀,据他留下的遗书,仅仅是因为欠了网吧老板几百块上网费。我已经有两三年没踏足网吧,听朋友们说,家乡那边的黑网吧都已经被清除得差不多,正规网吧现在上网都需要有上网证件,而证件是需要用身份证办理的,不过还是有些老板偷偷给来网吧的小孩办理临时账号。

  6. 杨泽彬 2010年09月27日 4:27 下午

    这篇文章勾起我许多的回忆,在初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也是迷恋于网吧,书包里经常放的是各家网吧的会员卡,正规网吧或者黑网吧都有。一放学,就和几个同学直奔网吧,当时玩的是“大话西游”的网游,那时候感觉网络是个很新奇的世界,让人难以割舍。还有一件记忆深刻的事情,就是一位师兄也是沉迷于网吧,不能自拔,后来他在学校后的竹林上吊自杀,据他留下的遗书,仅仅是因为欠了网吧老板几百块上网费。我已经有两三年没踏足网吧,听朋友们说,家乡那边的黑网吧都已经被清除得差不多,正规网吧现在上网都需要有上网证件,而证件是需要用身份证办理的,不过还是有些老板偷偷给来网吧的小孩办理临时账号。

  7. gagahao 2010年09月27日 12:03 下午

    这则报道以“乐、哀、怒、惊、喜”串成文章的感情线,结构清晰。采访对象也比较丰富,但是为什么没有庄执的父母呢?他们常对庄执说:“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难道他们认为作为父母在儿子庄执沉溺网络这件事上一点责任也没有吗?他们有没有想过采取措施让儿子走上正道呢?

    大三第一学期时,我们曾在一个比较正规的网络里蹲点,发现进入那个网吧的除了少数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以外,大部分为中小学生。他们是一放学,买了盒饭就来到了网吧。在网吧里,他们除了打游戏,就是聊QQ,看电影电视,没干别的“正经事”。这些现象见惯不怪的了,但我讶异的是,政府不是严禁青少年进入网吧的吗?为什么这些网吧还这么明目张胆地做着青少年的生意呢?网吧主管对青少年上网这种现象持什么态度?这则报道没有为我解答这些疑惑。

  8. wolf 2010年09月26日 5:34 下午

    看得出在架构上作者是动了心思的。但是确实我们只看到对现象的叙述,而没有“意味”的表达。

  9. 泽仪 2010年09月24日 10:13 下午

    在编辑这篇文章的时候,感到记者确实采访了大量的人物,也查到了很多方面的资料。可是大段大段的资料反而显得太过“官腔”,所以许多关于政策的描述被我删掉了。
    本来期待的在文章最后出现的应该是汕头方面的“新”举措,但是没有看到相关信息。

  10. 髙小敏丶 2010年09月24日 5:07 下午

    1.用喜怒哀乐四个情绪作为主线,串联起整个文章,可见在架构上有下功夫;

    2.采访量足够大,基本上关联到的人物都有采访到,只是在处理信息的时候,可以更加灵活和简洁一点;

    3.开头有一个总起的段落会比较好,统领全文的信息;

    4.青少年涉足网吧,不是一个很新鲜的题材,但本文有深入到各方面的意见,能够把新闻事件深入下去;

    5.题目起得不太妥当,这五味,不单纯是青少年和网吧之间,还涉及到其他角色呢。

  11. 梁鹏辉 2010年09月24日 4:15 下午

           看了绵绵君的回帖后,对新闻要有point,特有感觉       但,恐怕只有专业背景知识的人才会去理会这些“点”吧,尤如上年纪大人,只当娱乐消遣,学生当作文选料,小朋友当故事读物,最多也就加上一句:热心时事,关爱周遭。然而,这类型的读者俨然才是受众大军中的主导力量。在现实中,媒体的运作上可不是能完全做到每个选题都有独特的点,很多的报导中直接附上一句:转XXX网、消息来源XXX,之类的句子,这个时候再用新闻点的观点去看待选题的话俨然太过于尊重条文了       对于本篇报导中的新闻点,我觉得有几点还是有点看头的,并不是能用“毫无”来概括的:       1.本地青少年网瘾问题。简单地说,就是我们身边也有,网瘾问题并不远,也跟自己有关       2.各方部门难以统一行动。简单地说,就是谁该管?怎么管?政府有没有就网瘾出过力       对比大华网上的http://www.dahuawang.com/dsb/html/2009-10/14/content_35214.htm       该报导无论是讨论的深度还是行文都更加想要从理论的角度上解决问题,而本篇报导尤为特别的一点是:贴近本地——汕头。而且非“指点江山”,而是切实去了解了本地的网瘾少年的真实情况,并且也去跟政府打了交道,监督了某些部门一把。       我同意网友绵绵君的很多观点,但就我百度了几分钟时里所看到的情况是:汕头本地的同类型的报导(放上网上的)其实不多,而且角度雷同的情况并不多,单从新闻的地域性这点看,个人觉得不能太过苛求了。       个人很认同绵绵君谈到的失望:“写了这么长的稿也没反映出汕头青少年沉迷网络的总体情况,实乃遗憾”。的确,在我写看最后的那几段,原以为是反映汕头本地的总体情况,结果是全国各地的,没有在这篇如此本地民生的报导中划上更圆句号

    百度了一下,这里头还有更多新闻点的相关或者网瘾报导相关:http://www.ystv.com.cn/zwgk/news_view.php?id=658 (该文章讨论了新闻点,但没给出具体的标题)新闻点点评 http://hi.baidu.com/cnoocbj/blog/item/cb6a3c8a1e51ba739f2fb465.html山寨电影《网瘾战争》 http://www.stcd.com.cn/html/2010-01/30/content_68573.htm

  12. 绵绵君 2010年09月23日 10:17 下午

    看得出来,这篇新闻在采访上下了很大功夫,行文也比较流畅,遗憾的是看不出什么“新闻点”。

    首先,关于青少年沉迷网络的报道已经很泛滥,这则新闻“新”在哪里?难道汕头的情况和其他城市不一样吗?我在文中看不出来。其次,文章“新”的东西本来不多,长篇大论只会使文章显得拖沓,而且采访的人太多,线索有点混乱。再者,小标题运用得颇牵强,大量直接引用也使文章显得啰嗦。最后,写了这么长的稿也没反映出汕头青少年沉迷网络的总体情况,实乃遗憾!——刘铭渊

  13. 董启宇 2010年09月22日 10:59 下午

    一提到网吧,必然会想到未成年。高中时,我们县城进行过一次严厉打击网吧未成年的活动。之后,每家网吧的大门外都会挂上“未成年禁入”的牌子,但是,这个牌子却被广大青少年改名为“未成年进入”。
    有网吧祸害青少年一说,多少乖乖学生,因为虚拟世界而迷失了自己,走上了歧途。网吧可恶,但是青少年自身以及自己的家长,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自己有良好的心理素质,那么任何花花世界都打扰不到你,如果家长从小对孩子好好教育,让孩子树立正确的观点,那么网吧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一直说整治网吧,但是问题的源头——孩子自身观念问题不整治好,孩子要去网吧打游戏,商家有利可图。那么网吧问题,未成年进入网吧甚至沉迷的问题将持续下去。
    个人而言,不是很喜欢这个标题,里面的小标感觉与文章的内容,结合在一起怪怪的。要是里面还附上一些,如,何引导青少年树立正确的网络观念的措施和理论就更好了。
    专家意见方面,要是有青少年心理解读的相关内容就好了。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