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丑方展荣:世博归来后的思考

编者按:

在刚刚结束的潮汕星河奖20周年庆典系列活动中,首次推出的潮剧晚会无疑是亮点之一。本次晚会的第一个节目,便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潮剧选段《桃花过渡》,由著名潮丑方展荣与年轻的搭档吴梦蝶演绎。“角儿”方展荣如今已经是国家一级演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剧代表性传承人,但当谈到表演《桃花过渡》的状态时,却还说自己总会有紧张感。

“正月点灯笼,点啊点灯笼。上炉烧香下炉香。君呀烧香娘插烛,保贺阿伯伊大轻松,呓了呓,大轻松……”

当潮剧《桃花过渡》的这几句唱词响起时,许多潮汕人都会感觉十分亲切,有的甚至还会跟着哼唱起来。而方展荣所塑造的漫画式《桃花过渡》,可以说是最受欢迎的版本。

今年7月底,《桃花过渡》被选送到上海世博会广东周表演,由方展荣与“第一代桃花”吴玉东搭档演出。方展荣透露,下个月在香港的表演,以及十一月份在汕头、新加坡联合举办的“潮剧精品展示会”上,《桃花过渡》仍将是他表演的剧目。

“潮汕星河奖”20周年庆典系列活动-潮剧晚会上,方展荣与搭档吴梦蝶演绎的《桃花过渡》

熟悉的表演 熟悉的压力

在世博会广东周上,方展荣的表演时间有八分钟左右。《桃花过渡》与粤剧等节目一起,向全世界展示了广东古老艺术的魅力。据报道,当时虽然许多观众并不懂潮汕话,但没有人随便起身走动或离开,也没有人制造噪音。节目得到了应得的掌声与喝彩声。

据方展荣回忆,观众中有一位普通话流利的“中国女婿”,是来自西班牙的文艺表演者。这位观众向方展荣致意:“虽然语言不通,但是我看得懂你们在表达些什么。你们所做的事情,理所当然受到尊重!”

方展荣已经在舞台上活跃了接近40年,年轻的演员们与他搭戏,自然都会感到很大的压力。每次表演前,方展荣还是会一遍遍地与搭档进行排练。每次出场之前,他也总会鼓励年轻演员们说,放松,最重要的是临场发挥。

“他们的压力在于,他们缺乏临场经验。我的压力在于,我对这个戏太熟了。太熟了,反而有时倒会生疏。”方展荣说,每次表演中,他都会有似乎快说不出话来的时候。

“年轻人很聪明,有表演的基础,接受能力也很好。但是如果临场的发挥不好,站位不对,我这渡伯的船就歪了。”因此,他总坚持和搭档进行排练。通过排练,他总能为年轻演员发现很多问题,也能缓解太过熟悉的戏给他自己带来的压力。

方展荣饰演的“渡伯”

“我一直有一个偏见”

方展荣说,世博会之行给他印象深刻的事情太多。即使是最古老的艺术,因为不曾被人们了解,所以人们会感觉很新奇、很惊讶,潮剧亦是如此。

“我一直有一个偏见,”方展荣直言不讳,“我认为,戏曲是最难的一门表演艺术。”除了潮剧,方展荣也曾出演小品、演唱潮语通俗歌曲等。然而他认为,只有戏曲是需要让他透支体力的艺术,潮剧的唱腔是最难的唱腔,戏曲是一门“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艺术。

在后台休息期间,方展荣还哼唱起周杰伦与费玉清的《千里之外》。这是他最近刚学的通俗歌曲。之所以学唱通俗歌曲,是因为他之前认为,潮剧演员和通俗歌手之间,要接触了解彼此所作的事情都很困难。“我们的戏是通俗戏,他们唱的叫通俗歌。就因为我们的东西没有被写进书里,所以就说我们‘土’,这是最不对的。”

唱、念、做、打,每一项基本功都需要戏曲演员们付出艰辛的汗水。而要达到专业演员的水平,其中的艰辛更是不言而喻。潮语民谚有一句话叫做“上棚戏子,落棚猪仔”,就是对潮剧演员艰难练功生涯的描绘。

提起不同潮剧演员的演艺生涯,方展荣有一箩筐的故事,比如洪妙老先生,小梅花等。方展荣接触到的演员也有不计其数,有许多一开始光彩夺目的新星,最后都默默无闻。

“反而是我们这些一开始不起眼的,成一级演员了。”用他的话说,这是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在他看来,对潮剧专业表演要求的一丝不苟,是保护传统艺术的重要步骤。

在后台休息时,方展荣为年轻演员讲解正确的“身段”

需要不断“补充营养”

有两个词语潮剧艺人常挂在嘴边:“六角头”以及“三股索”。“六角头”是指潮剧各个部分的基本知识和要领,“三股索”则是鼓点、音乐以及演员在表演时的配合与交融。

而方展荣还常提及另外的一个词:“补充营养”。改革开放之前,从70年代开始,他就四处搜罗《蝴蝶夫人》、《茶花女》、帕瓦罗蒂等西方歌剧音乐,与潮剧和中国戏曲之间做研究对比。

“我们需要不断补充营养。一个人在一个框子里待久了,就很容易被框死。”

方展荣举例,《桃花过渡》与昆曲《玉簪记·秋江》十分相似,都是一个老船夫和一个小丫头,船儿正走在水面上。但是《秋江》里的船儿漂在钱塘江上,经历大江大浪;桃花所乘坐的船儿,漂在涓涓细流上面,演绎小家碧玉。通过对比学习,演员对人物的把握会更准确。而考虑到时代的变化,他也将《桃花过渡》里的唱词做了一些改动,如将渡伯的“破裤衩”改作“鳄鱼恤”。十几年前,他这么一改,引来了一片骂声。而现在,这句台词已经被观众们接受。

稍微改动唱词,是方展荣做的大胆尝试。而对表演的创新,也只在这个程度上。其他的,他不想做出更改。“演潮剧一定要有风格,因为潮剧是最传统的民间小调,改了就不像样子了。”

此外,方展荣也与潮州韩山师范学院合作,制作卡通潮剧,在音乐和唱词等方面提供协助。而与昆曲等发展“青春版”不同,他认为潮剧本身演不成“青春版”,而且“青春版”也不能持久。

社会观念的改变,“死也要死在舞台上”等老一辈的观念已经成为过去,年轻人也不再受各种思想束缚。方展荣认为这是一个好的现象,但他也主张年轻演员多了解历史,多演传统剧目。他认为,现代的教学方法与整个社会一样,变得浮躁起来。现在教潮剧的老师演戏经验不足,演员的素质也难以进步。

世博会上表演与交流归来,引发了方展荣对潮剧发展的更深层的思考:对潮剧的“呵护”,是政府部门的职责所在,也是每个从业人员需要反思的问题。

方展荣调侃道:“我们就是要多讲缺点。我讲这些是会得罪人的,但是我不怕,因为大家把我叫做专家嘛。”

(图/文 方泽仪;记者/方泽仪 成芳 刘思佳)

附:视频《桃花过渡》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461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6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李山 2011年04月15日 8:39 上午

    很好,很强大

  2. 陈佳敏 2010年09月27日 10:49 下午

    没有落入俗套写人物小传,只写潮剧艺术家方展荣对于艺术的思考,凸显方展荣对艺术的认真严谨的态度以及对潮剧的热爱与执着,这个角度选得很好。

  3. 汕大杨泽彬 2010年09月27日 4:43 下午

    说起方展荣,在潮汕地区算是位响当当的艺术家。我就是看着方老的潮剧长大的,像文中的《桃花过渡》,《柴房会》等。我一直很喜欢方老,稳重儒雅,却有十分幽默,我读高中的时候,韩山师范的同学以方老为原型,制作出卡通版的《柴房会》、《王茂生进酒》选段,所有的同学都再次喜欢上了潮剧。读完这篇稿子,才真正知道为什么方老能在舞台上活跃这么多年。

  4. 董启宇 2010年09月22日 9:47 下午

    虽然我不喜欢戏剧,更不喜欢潮剧,因为听不懂。但是,我很支持这些传统文化保留下来,希望有后继者将它们传承下去。戏剧是国粹,现在很多地方都在提倡学习戏剧,在我们四川那个小县城,据说未来几年里,戏剧课会纳入小学课程。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道听途说的消息是真是假,但是要是真的推行下去,我们的国粹真的可以普及开来。
    这是一个人物专访类的新闻稿,因为去世博,所以草根的记者关注到了方展荣,作品中方展荣对潮剧的执着、热爱以及一丝不苟的精神,让我看到了潮剧的希望。
    既然是人物类专访,我觉得要是能有方展荣的一小段个人简介,加上几段对话性采访就好了。对于我们这些对潮剧演员不了解的人来说,他的简介可以让我对他有个初步了解,对话性采访的表现,可以让读者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也会觉得有些观点会有说服力,更简洁一些。

  5. weiling 2010年09月21日 2:29 下午

    图片、视频、文字,很不错,文章中涉及到的一些人物和事件也添加了连接。还是标题吧,潮丑方展荣:世博归来后的思考——思考?那是什么呢?直接亮出来是否更好?

  6. 岭东 2010年09月9日 6:09 下午

    支持这样的唱段的唱词与时俱进的改动,这样更能吸引年轻人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