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民的一天

编者按:作为一个海滨城市,在汕头,有很多靠海为生的渔民。林警龙(以下称龙伯)19岁便开始跟随叔叔出海打鱼,现在50多岁的他历经了几十年海上的漂泊生活。8月1日,南海休渔期结束,龙伯和他的渔民朋友驾驶着跟随了他二十几年的老渔船,再次出海捕鱼。经过两个半月的休生养息,海上的鱼产品是否丰富很多呢?渔民们的收获又怎样呢?草根播报记者追踪了老渔民龙伯的一天,带你走进平凡渔民的生活。

在海滨路华侨公园附近的吊桥底下,有一个小规模的渔港,大部分渔民都是汕头人,家住在附近的渔村。只有一小部份的渔民来自揭阳,龙伯是其中的一个。他们在汕头没有家,小小的渔船就成为了他们临时的家,衣食住行都在渔船里面。只有当台风来临时,他们才会暂时把渔船开到中山公园那里停泊。

他们每天凌晨出海,经历着风吹日晒。海上作业不仅伴着风险,而且收入很不稳定。 渔民们出海拉网撒网一般是依据“流水”时辰,每天下午4、5点再出海撒网,第二天凌晨3、4点出海收前一天撒下的网,5点左右回来,然后拿去市场卖,一部分鱼拿到港口的岸上卖,另外一部分拿到海滨路附近的市场贩卖。运气好的话可以捕到比较多的鱼,捕一次鱼大概可以有200元左右的收入。运气不好的话,只能卖二三十元。

政府每年都会给予他们一定的补贴,但今年的补贴却到现在也没有收到。文化水平较低的他们,除了捕鱼,在休渔期期间,还要靠苦力做散工赚钱。

这两条是龙伯和他的搭档的船。左边的船主要是用于休憩,他们在上边喝茶聊天。右边的较旧的船则用于出海捕鱼。这条渔船已经跟随了龙伯二十几年,船上的木板都已经磨得很光滑了。这么大的渔船大概花费2万多左右。

50多岁的龙伯(左)来自广东揭阳,他19岁便随叔叔下海捕鱼。在广东番禺捕了十多年后,前两个月他又回到了汕头。每个星期的周末,他会找时间坐车回家一趟,看望家中的妻子和今年只有四岁的孙子。

龙伯衣食住行都在船上。因为 经常要出海,所以也没有什么光鲜亮丽的衣服穿,穿的一般都是些耐磨的帆布衣。衣服弄湿了,就挂在船尾的一些竹架上。

船上有各类煮东西的器具,三餐都是自己煮的。为了省些燃油费,龙伯会和其他渔民一起聚着吃饭。因为经常会捕到一些海鲜,有时候卖不出去就自己下菜。龙伯笑着说道:“虾蟹我们都吃腻了,偶尔还会吃剩很多,但也只能倒掉。”除了海鲜,龙伯他们还会到附近的市场买些蔬菜,补充维生素。

除了撒网收网之外,龙伯会和几个渔民聚在一起喝茶聊天。一边喝茶一边聊聊捕鱼的趣事,或是家里的妻子孩子。一天平均三四泡茶让龙伯的牙齿上留下了浓浓的茶渍印。

别看有些螃蟹小,但它们的钳腿非常锋利。进入渔网的螃蟹为了逃跑,就把渔网咬断。龙伯每天都要检查一下渔网,寻找渔网上被螃蟹咬断的小洞,再用渔线缝缝补补。如果不把渔网补好,下次撒了网就捕不到虾蟹了。龙伯捕鱼网的动作很娴熟,他自豪地说,他十二岁就会补渔网了。这些渔网很贵,每一组就要45元,一共花在渔网上的钱就有七八千了。

傍晚5点左右,龙伯和他的拍挡一起出海撒网,每个渔民会有自己固定的撒网范围。龙伯的船在汕头内港中央转了好几圈,撒一次网大概花半个多小时。

龙伯的拍挡,正在把锚抛下海里,锚连接着几组渔网,把渔网固定在水中。

龙伯共有150组渔网,此时抛下的网,不知明天收网时能否网到足够的鱼虾蟹。

渔民一般清晨五点左右收网归来,早晨六点就会有些小商户过来收购鱼虾蟹。由于近几年海水污染,水质变差,捕到的鱼几乎都是鱼苗,不能卖高价。现在渔民主要还是捕一些虾蟹回来卖钱,一般的蟹一斤可卖到20元左右。

附近渔村的渔民,除了撒网、收网,其他的时间都可以呆在家里,而他们的渔船则停放在渔港边上。

像龙伯这样的渔民,在汕头还有很多。根据汕头海洋与渔业局2007年的统计,汕头有渔业劳动者4.79万人,渔业人口14.86万人。近年来,汕头江河和城市生活污水对近海区域的污染比较明显。龙伯告诉记者,现在有些螺是不能吃的,吃了会中毒。由于渔业资源衰退,渔业的经济效益也跟着下降,部分渔民也渐渐退出捕鱼这个行业。

(记者:刘玮 张晓丹 成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97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2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2010年08月10日 1:28 下午

    这一组照片拍得生动细腻,第一张拼贴设计很有美感。对人物的生活也描述得全面详尽。若再多一些背景介绍,比如汕头港有多少像龙伯这样的渔民,他们每年大概会领到多少补贴,休渔制度实行多久了,水质污染为什么这几年加重,就是当之无愧的一篇佳作了。

    • 刘小韫Lena 2010年08月11日 11:38 下午

      嗯嗯~谢谢老师指点,我们把缺少的信息点尽量加上去了。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