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滴滴亏损困局 专家建议:打造三方共赢的平台生态环境

“上车前得一直和朋友保持通电话,才敢坐滴滴。”

“跑滴滴用的是自己的车,有时一趟算上磨损和耗油,根本不划算。”

“每单都有抽成但是不知道具体数目,只能自己估算,觉得抽成太高了。” ……

滴滴司机和乘客在网络上“大倒苦水”,但无论何种抱怨,都直指滴滴平台当下的困境。

2019年4月22日,滴滴平台“有问必答”正式上线运营,第一期便聚焦平台网约车抽成,网约车执行总裁陈熙作了实名回应。他提到,虽然平台收取司机跑单的服务费,但也返给司机一定数额的奖励。同时,因还需承担业务运营的成本等,各类成本的总和与收取的服务费之间形成亏损的差额给公司增添了运营压力。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滴滴公司靠烧钱培育用户基础,难免会遇到亏损的困境。因此,转变商业模式,开源节流,构建网约车平台、滴滴司机与乘客三方利益共赢的局面乃为权宜之计,从而筑建起包容普惠的生态环境。

司机抱怨抽成高

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个人接单司机陈敏欣直言,曾做过一段时间的滴滴司机,后因成本太大不划算而放弃。“因为我的车子是本田缤智1.8,排量有点大,去市区时常会遇到塞车的情况,开个空调一公里要8毛到1块。”

而现任滴滴司机李建强也有数不清的无奈,最让他抱怨的,还是平台的抽成问题。

“现在汕头市的滴滴平台强制司机 ‘接拼单’。例如,一个订单3人拼车,滴滴平台会以最远路程的单子结算给司机,这个抽成高达60%左右。乘客没优惠多少,司机耗油也多。”李建强说。

经调查,全职滴滴司机一天能接20到30单左右。根据滴滴平台给出的规则,“实时单”有20%左右的抽成,“顺路订单”有40%左右的抽成。除去抽成,其日入基本在200-300之间,每个月的流水基本维持在1万2左右。

如果按照李建强所强调的“拼车高达60%”的抽成来看,全职滴滴司机的实际收入可能更少。

然而,滴滴平台的分成实际上是经过了几次的调整。平台初始的分成规则如下,按照车费的80%,扣除0.5元保险费用,最后入账总金额再扣除1.77%的劳务费。

以9元起步单(无奖励和附加费用)为例,可得出司机实际到手只有6.58元。滴滴司机接的短途单收益低,而对汽车而言,这也是巨大的损耗与费油。

2016年,滴滴收购优步之后,再次对分成进行了调整。平台表示,实行司机和乘客分开计价,实质即对司机的抽成不变,乘客和司机的显示有差别。2017年1月13日,滴滴平台分成规则取消劳务费。

陈敏欣自称做滴滴司机是为补贴家用的兼职,主业是手机售卖机维修。

“如果滴滴平台抽成不那么高,我觉得司机私底下个人接单的情况也会少很多,毕竟谁不希望多挣点钱补贴家用呢?” 他感叹道。

滴滴平台困局重重

事实上,滴滴作为网约车平台的巨头,近年来面临着“内忧外患”的现状。

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在上海上线后,便以24小时订单量破30万单,迅速抢占上海市场份额三分之一的强势姿态打破了滴滴垄断网约车市场的局面。3月27日,在美团打车攻占上海市场的六天后,阿里巴巴旗下的高德地图宣布推出顺风车业务,并抛出了更具诱惑力的条件——直接对用户免佣。

除必须要面对美团打车、高德顺风车两大“外患”的夹击外,平台内部也面临着运力紧张、持续烧钱导致亏损等诸多问题。

2018年8月24日,乐清女孩乘坐滴滴网约车被残忍奸杀的新闻一出,滴滴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自这事件之后,交通部要求对现有网约车和顺风车服务的驾驶员进行全面清理,并基本实现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驾驶员的合规化。对驾驶员的排查及肃清,使得滴滴平台不仅在信誉上受到了损失,在运力方面也显得有些吃力,不少网友抱怨高峰期很难打到车。

家住浙江省温州市的大学生胡婷指出,自乐清顺风车事件之后,便不敢单独一人乘坐网约车,除非身边有男性好友的陪同。

“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我是绝对不会一个人打车的。”

来自河南省郑州市的大学生陈娇则认为,一旦遇到雨天打车,能不能顺利打上车都是个问题。“像在下雨天这种打车高峰期,根本别想马上坐到车走人。出租车都是满客,叫滴滴又要排很久的队,真的很不方便。万一再碰上个急事,准能把人给急疯。”

此外,陈熙在第一期“有问必答”中还提到,2018年的第四季度,滴滴国内收取的平均平台服务费用率约为乘客实际支付车费的19%。但滴滴网约车业务运营支出和花销却约占总流水的21%,其中返给司机的奖励约7%;业务运营相应经营成本约占10%;纳税、在线支付手续费等刚性成本占4%。因此,收取的19%服务费用和21%的运营支出之间形成了2%的差额亏损。

陈熙表示,乘客支付的远程调度费、动态调价、感谢红包等几类费用全额归司机所有,平台不收取任何费用。

“亏损是网约车行业的普遍现象,希望未来能够做到可持续发展。”

破局还需打造三方共赢的商业模式

“一开始,滴滴公司给乘客和司机都发放奖金,后来便难以持续了。现在滴滴公司不给发奖金了,最后还是挣不到钱,我个人认为关键点还是商业中的公平竞争问题。” 刘俊海指出,破局关键点是要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开源节流,打造三方共赢的生态环境。

他建议,在运营模式上,滴滴不妨借鉴出租车公司的商业运营模式,找准平台定位,从居间人向承运人模式转型;在成本上,滴滴开源节流,减少不必要的支出,也可通过在境内外上市谋求融资。此外,还可通过网上征集广大消费者及滴滴司机意见,找到一个既控制成本,又增加收入的好方法。

2019年6月17日,有报道称滴滴将推出聚合模式,在成都等地先行试点。其中提到,滴滴的聚合模式,通过每单收取不低于10%的佣金,联合第三方平台,缓解目前平台高峰期打车难的问题,提高消费者的体验。

“第三方平台拥有司机,但所受关注度低;乐清事件之后,滴滴司机的信任问题比较严重,但拥有较大的客户基础,可以说这种聚合模式是两者的强弱互补。加之滴滴平台本身拥有的客户量,未来的第三方佣金收入应是十分可观的。”刘俊海说。

既要看到平台整顿带来的运力紧张问题,同时也不能忽略事件之后对消费者信心重建的问题。

刘俊海认为,滴滴应当进一步恢复消费者消费信心,提高消费者们对平台的信任,巩固网约车司机,使两方之间达到互利共赢,打造出一种内安外顺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

针对滴滴网约车平台抽成比例是否过高的问题,刘俊海分析道,如何确保平台与司机利益,实现多赢共享、包容普惠是个难题,也是个关键话题。

“例如,召开网约车司机代表、滴滴平台以及消费者代表三方对话会议,让三方各自发表相关的观点和建议。” 他建议,“这样的话,它才能够走出一条你多我少的零和游戏,进而构建一种多赢共享、包容普惠以及公平公正的生态环境。”

此外,站在公众角度,打造出一个消费者友好,司机有温度的网约车平台不失为一种好的解决方法。

“这个行业的公众关注度很高,想暴利太难了。但我觉得经过长期的努力,可以达到在弥补成本的情况下,能够略有盈余的平衡局面。” 刘俊海说。

 


声明:大华网-草根播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联系邮箱:stucaogenbobao@163.com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486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