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青年直播枪杀51人 汕大学子距案发地1.7公里

“很难想象有一个疯子,也许是一群疯子,就在离我1.7公里的地方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屠杀惨案。” 

郭睿是汕头大学16级国际新闻专业学生,今年二月份赴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交换学习。坎特伯雷大学坐落于克赖斯特彻奇市,这座城市又名为“基督城”。

“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告诉我,在基督城,你很难听到警笛声”。新西兰一直被誉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度。然而,就在当地时间3月15日14时25分,郭睿坐在开往商场Westfield的公交车上时,一辆警车疾驰而过,伴随着大又刺耳的警报声。

下公车后,郭睿打开微信,这才发现中国留学生群里有消息称,市中心的一座清真寺附近发生了枪击事件。“真的吗?”这是他脑海里蹦出来的第一个的句子。在中国生活这么多年,郭睿从来没有想过走在街上也会潜伏着危险。

当他到达超市,以最快的速度采购完,想马上回去时,出口却被封住了。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他,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不得不把门关上,因为枪手仍然在逃。所有的商店都把防护门帘拉了下来,Westfield里,每个人都很紧张。郭睿跟着人群向没有关闭的出口走去,此刻的他只想立刻坐上公共汽车,回到学校。

幸运的是,公共汽车线路还在运行。此时,坎特伯雷大学里的每一位学生都收到了一则紧急通知,要求学生保持镇定,好好呆在学校。郭睿打开手机第一时间查看新闻,他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国留学生梁皓宇供图)

(中国留学生梁皓宇供图)

2019年3月15日,新西兰基督城两座清真寺Al Noor和Linwood先后发生恐怖袭击,造成51人死亡,其中最小的遇难者只有3岁。

白人枪手的“反恐”行为

制造这起举世震惊惨案的罪犯是布伦顿·塔兰特,来自澳大利亚,出生于普通工人阶级的白人家庭,现年28岁。目前已被新西兰警方逮捕接受法庭审判。

塔兰特是新西兰一步枪俱乐部会员,多次在射击场练习射击。他于2017年11月获得了A类枪支许可证,并于次月开始购买枪支。

塔兰特在袭击时一边扫射,一边使用头戴式摄像头将自己血腥屠杀实况直播到Facebook上。他身穿军用防弹衣,戴着头盔,坐上车,说了一句“let’s get this party started”,便踩下油门,驱车前往清真寺。

星期五是穆斯林传统的主麻日,有大量穆斯林在清真寺中做礼拜。塔兰特将车停在清真寺外拐角处的一条小巷里,从车里的五支枪中挑出一支,从前门径直走进清真寺,疯狂地朝寺内信徒射击。在进入男子祷告室扫射一番后,塔兰特又冲进了女子祷告室。屠杀途中,塔兰特还特地回到车上重新换上一支步枪,随后再次进入清真寺进行新一轮屠杀。

他一路杀进去,朝着任何一个出现在他眼前的人开枪。

(凶手就是在这条巷子停了车,拿出武器行凶 郭睿摄)

(凶手就是在这条巷子停了车,拿出武器行凶 郭睿摄)

事件发生前,塔兰特便在推特上发布了长达74页、约16500字的反移民“自述书”,文件名为“Great Replacement”(大替代),这一短语起源于法国,是欧洲反移民极端分子的口号。

塔兰特在“自述书”中提到,他用了长达两年的时间来计划这场袭击,并在三个月前决定在克赖斯特彻奇市实施这项计划。

据《纽约时报》,在塔兰特的童年时期,他的父母离异了。2010年,他的父亲过世。此后,塔兰特开始了漫长的“环球之旅”,他的思想也逐渐发生了转变。

根据其“自述书”,他的彻底转变缘于2017年4月7日在瑞典发生的一场恐怖袭击,当时他正在欧洲旅行。一名乌兹别克斯坦难民劫持了卡车,冲向人群,造成五人死亡,多人受伤,11岁的瑞典小女孩埃芭在这次袭击中丧生。“埃芭死于这些侵略者之手。这份暴力的耻辱以及我的无能像一把锤子,击碎了我的玩世不恭。我无法再忽视这些事实。”

移民侵占了当地人的空间,与当地人争抢就业机会,而极端教徒更是制造了大量恐怖袭击威胁当地人生命,塔兰特目睹了这一切。在他的自述书中,赫然写着:“伊斯兰奴隶从我们的土地上带走数百万欧洲人的生命”,“数千个欧洲人死于恐怖袭击”,这场袭击就是对“外国入侵者造成的成千上万死亡的报复”。

(凶手塔兰特)

(凶手塔兰特)

“你好,兄弟”

令人颇为心碎的是,当枪手拿着武器逐渐走近清真寺的入口时,其中的一名穆斯林还曾向他打招呼称“你好,兄弟”。但随后,这名穆斯林就遭到枪击身亡,成为了第一批受害者。而“你好,兄弟”这两个词也是他最后留下的话语。

在新西兰的穆斯林基本属于温和派,受激进思想影响较小,与政府一直保持合作态度。从20世纪初开始,陆续有穆斯林进入新西兰定居。据Wikipedia统计数据,2010年,穆斯林占新西兰总人口1%,属于少数教派。

已经在新西兰居住5年的韩国留学生Sungjae Jang认为,基督城枪击案实际上是小概率事件,在基督城加强警力安保的情况下,很难再次发生同类事件。但他也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对抗冲击表示了担忧。

Bharath CV是一位在新西兰居住了三年半的印度人。在他看来,新西兰是一个和谐包容的国家。Bharath CV在新西兰有很多穆斯林朋友,既有印度裔的,也有非印度裔的,甚至是来自阿富汗、索马里等地的难民。“新西兰政府采取了很大的措施来安置难民,让他们感到非常受欢迎。”

出生在克莱斯特彻奇的当地人Aaron Alexander认为对于伊斯兰教在内的所有问题,人们的观点各不相同。他希望穆斯林和非新西兰人能在新西兰感到安全,受到欢迎,“但在某些地方,我们不可避免心胸狭隘和偏执”。

新西兰时间3月16日,28岁的澳大利亚人塔兰出现在克赖斯特彻奇地区法院,被指控犯有谋杀罪。塔兰特赤脚站在两名执法人员中间,用双手比了一个象征“白人至上”的手势。当法官宣读对他的指控时,他得意的笑了。

(枪击案嫌犯塔兰特出庭时右手打出“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手势)

(枪击案嫌犯塔兰特出庭时右手打出“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手势)

6月13日,Reddit论坛的“奥克兰大学吧”,出现了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帖子,表示“新西兰正处在亚裔的威胁之下”,并加上了“kill out(杀光)”的标签。

6月18日,白人种族主义者Philip Neville Arps因传播枪击案视频被判入狱21个月。在被问及对待传播此类危险视频的态度时,被告表示:“我才不在乎呢。”

白人至上是贯穿我们国家历史的一条黑线。”新西兰历史学家安妮萨尔蒙德评论称。

枪击案后续

在枪击事件发生后,新西兰总理阿德恩表示,新西兰的枪支法需要改革。4月2日,新西兰议会以119:1的投票比通过了禁枪法案。

事发当晚,基督城民众已经开始在清真寺附近,自发地送上鲜花、卡片,点起蜡烛,并为周围的穆斯林群体祈福。社交媒体上的很多人开始使用“Hello Brother”作为话题标签,缅怀受害者。

基督城市民Danielle Gregan说:“我会在哀悼时带着穆斯林头巾,我不是穆斯林,但我会支持她们。”

(民众持续悼念新西兰枪击案遇难者 图源视觉中国)

(民众持续悼念新西兰枪击案遇难者 图源视觉中国)

3月22日,新西兰进行举国哀悼活动。新西兰总理阿德恩戴上代表穆斯林全体的头纱。

逮捕凶手、管制枪支,一系列动作并未将真正笼罩着新西兰的阴霾散去。宗教冲突、种族矛盾、历史摩擦的硝烟一触即发。即使是新西兰这个被公誉为 “上帝的后花园”和“世界上最后一片净土”的国家也未曾安宁。

据BBC最新消息,当地时间6月14日上午,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清真寺枪击案嫌犯布伦顿·塔兰特否认了所有指控,拒不认罪。塔兰特面临51项谋杀、40项试图谋杀以及一项恐怖主义指控。

而新西兰于1989年废除死刑,依据法律委员会对谋杀罪的量刑,最高刑罚为无期徒刑。许多愤怒民众无法接受,他们在请愿网站change.org发起签名,要求判塔兰特死刑,目前已有超过6.5万人响应,这一数字仍在持续增加中。

(图为清真寺大门,门口是人们祭奠摆放的花朵,清真寺正常开放 郭睿摄)

(图为清真寺大门,门口是人们祭奠摆放的花朵,清真寺正常开放 郭睿摄)

记者:蔡静灵 沈玉薇

特约记者:郭睿

排版:蔡静灵

图片:未注明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声明:大华网-草根播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联系邮箱:stucaogenbobao@163.com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485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