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雅艺术如何杀出一条血路,《声入人心》做到了吗?

2019年4月12日晚,湖南卫视王牌音乐节目《歌手》总决赛打响。“声入人心男团”以黑马之势挺进决赛。从不被看好到获得逐冠资格,一路走来,他们背后的“声入人心”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文化符号。

 《声入人心》:“神仙打架”的视听盛宴

法国当地时间4月7日,在戛纳电视节中,湖南卫视与美国CAA公司、Vainglorious制作公司现场签约,《声入人心》节目模式正式授权给对方在北美地区发行,中国的原创节目走向了世界。

将美声唱法、音乐剧等高雅艺术形式披上综艺竞演的青春活泼外衣,给人耳目一新之感的《声入人心》,热度与口碑一箭双雕,曾获《人民日报》三度点赞,位列2018年大陆电视综艺豆瓣高分第一名。

1

在没有流量明星坐镇的情况下,这档号称要“推广美声、音乐剧、歌剧”的新形态声乐节目一炮打响。

为什么这款主打“小众得不能再小众”的音乐综艺在众多国产音乐节目的厮杀中没有因为题材而“高处不胜寒”,反而收视率、口碑和网络热度方面均表现出色?

表层原因是《声入人心》的36位选手兼具偶像派的外表和实力派的技巧。他们不仅颜值高身板顺气质佳,符合电视观众的审美要求,而且国内外一流艺术名校出身,国际声乐大奖在手,每一场竞演都是神仙打架般精彩的视听盛宴。

2

6

部分学生选手简介

深层原因在于,《声入人心》作为一档大众传播的电视节目,极佳地契合了观众的情感需求——对单纯美好的向往、对不懈追求的感动。

尽管节目开播之初被部分网友称为“美声101”,但与101系列节目不同,《声入人心》不实行淘汰制,成员轮流成为“首席”或“替补”。

你死我活的竞争压力小了,也就没有综艺常见的“撕逼”戏码;由于常常要组队合唱,36位成员间更多是合作交流、亦师亦友的和谐关系,这也成就了粉丝“梅溪湖女孩”心心念念的“冬日限量版乌托邦”。

豆瓣网友评论说,“《声入人心》是干净到纯粹、让人舒服的节目。”

“干净”在于你很难在这里看到现实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共同的专业搭起了友谊的桥梁。年纪相对大、资历较深的成员毫不藏私,在技巧和感情上对年纪轻、经验少的成员传授经验。

例如金钟奖金奖得主王晰,引导二重唱搭档、大四学生高杨领会歌曲《她很漂亮》中的深情; 几乎稳居首席的实力唱将阿云嘎逐句教授“新手”方书剑。

微信图片_20190417185854

王晰与高杨二重唱《她很漂亮》

“老年组”选手惺惺相惜,“少年组”选手以音会友。

王晰对同伴周深的天歌唱不吝赞美,鼓励他勇于表现自我,这种伯牙子期般的感情不仅催生了空灵动人的《月弯弯》等精彩演唱,而且留下粉丝津津乐道的“深呼晰”组合美名;黄子弘凡、方书剑、张超、梁朋杰组成节目里平均年龄最小的四重唱组合“1975”,唱出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

4

黄子弘凡等组成“1975”组合,演唱《库斯克邮车》

“纯粹”在于尽管经济回报不乐观,他们仍坚守自己所热爱的事业。音乐剧演员阿云嘎,收入主要来源事业编工作,但他毕业十年从未离开过剧场。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即使已位列国内第一流音乐剧演员,每场演出也只有1500元,比流行歌手低十倍百倍。

综合来看,《声入人心》的成功象征着专业声乐这一小众艺术的魅力通过大众传播的形式为广大观众初步接受,优质的传播内容通过了电视市场的检验。

3

郑云龙决赛发言

《声入人心》:让高雅不再冬眠 小众艺术也能迎来春天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节目,消除大众对高雅音乐的误解”,总导演任洋坦言,相较于流行,聚焦美声和音乐剧显得曲高和寡,鲜有卫视平台敢于制作主打美声的综艺。

节目组曾专门做过统计,目前在音乐剧和歌剧专业的学生有12万之多,但“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在这个领域就业”。即便有幸“对口就业”,剧院里演员的窘迫才真正上演。

正如选手蔡程昱在节目中所说:“台上演的人是我们自己人,台下看的人还是我们自己人。”

郑云龙在采访中曾提到,他有时跟朋友喝酒吹牛,“有一天一定要让人把厅坐满,看我演出”。

这一天,在节目播出后终于到来。

1月初,郑云龙在微博发布演出行程,结果演出票在一分钟内全部售罄,“这一分钟,我等了十年”。

微信图片_20190417185902

郑云龙1月4日微博

《声入人心》:以原创声乐节目的姿态,为高雅艺术“杀出一条血路”

在近几年的电视市场中,不断涌现《国家宝藏》、《声临其境》等优质电视综艺类节目,不追求“娱乐至死”的艺术文化类节目收视率也不低,这证明大众的审美品味在逐步提高,对于高雅艺术、小众文化的接受度也正在扩大。

然而,同样聚焦小众文化,《国风美少年》和《即刻电音》却处于分数及格上下的窘境。对小众文化的发掘堪称一着险棋,这类节目评论两极分化。同样另辟蹊径开发新的综艺领域,《声入人心》为何能成为爆款?

节目设计“年轻化”——纯粹的歌剧、音乐剧表演吸引力有限,节目组针对年轻人观影的喜好进行了包装,增添了节目可观性。

高颜值选手—节目组选人“两个基本标准”:“首先一定是要唱得好,这是最基本的”;唱得好之外,颜值也不能低,“这是观众爱的”。

高雅艺术和通俗音乐融合——既有音乐剧作品的亲民感、美声作品的厚度,还有融合音乐的形态,把和谐的声音搭配在一起。例如节目中把《慢慢喜欢你》和《青花瓷》用古典美声唱出来,欧美流行乐《halo》改编成大气磅礴的四重唱,这样的改编令观众耳目一新。

《声入人心》被《人民日报》点赞为综艺转型升级的典范,将节目模式和艺术专业性做到了高度统一。

在一定程度上,《声入人心》的“套路”具有借鉴意义。地方本土戏曲如潮剧,传统文化艺术如古琴,是否可以效仿这样的形式重回大众视野?

《声入人心》:质疑的声音

在业界和观众圈中,节目也遭受了不少质疑和非议。

“第一次看这个节目给我的感觉是有一点作”,17级国贸专业郑同学表示,虽然以综艺推广小众艺术的创新思路可取,但“如果刻意去演,就变味了”。郑同学还指出节目“硬伤”——“档次不够、舞台很烂、滤镜很low”。

16级广告学专业的周同学也表示,节目“刻意凹高大上又曲高和寡,用力过猛”。她断断续续地看了两期变“弃剧”,她无法接受煽情的基调和选手们的唱功不足。看过《马戏之王》《歌剧魅影》《变身怪医》等经典原版剧的周同学坦言,可能自己先入为主,但节目里和原版一比,“味道差远了”。

综艺剧本痕迹明显引发吐槽,没能脱离“综艺”本身的过分娱乐性质的局限;选曲大多是流行歌曲,被质疑与节目初衷不符;字幕组将歌剧、音乐剧混淆,没有起到应有的科普作用。

《声入人心》确实给许多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美感体验,激发了他们对美声和音乐剧的兴趣,但如果“臣服”于营销套路,是否会偏离初衷,被“饭圈文化”倒噬呢?

节目播出后,即使安利了一部分新粉丝了解音乐剧,但是和原本的剧粉似乎还是隔了一堵墙——圈内圈外互嘲无知。郑云龙担当主角的剧票被黄牛炒到上千元,可其他国内在演或即将上演的音乐剧的市场依然如旧。

俗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当节目取得意料之外的影响力时,它出现的任何偏差,都可能会被数倍放大,以致催生误解、撕裂观众。

正如聂鲁达所说: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可能当这波热度真正褪去,一切喧嚣寂静后,我们才能看清这个节目真正为中国音乐剧、歌剧的发展带来了什么。

目前,趁着第一季的东风,《声入人心》第二季的火热筹备中。通过一档12期的综艺,可以让小众的美声、歌剧、音乐剧为大众所熟悉,但高雅艺术普及从来不会一蹴而就。

社会的审美趣味在丰富,时代的审美品位在提高,如何将值得被更多人欣赏的小众文化推到大众视野,《声入人心》交了自己的答卷,但并非满分。这条路接下来该怎么走?我们拭目以待。

(《声入人心》成员合照)

《声入人心》成员合照

记者:蔡静灵、李高昕

编辑:徐怀

图片:均源于网络

微信图片_20190417185914


声明:大华网-草根播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联系邮箱:stucaogenbobao@163.com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453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