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潮 | 变与不变,冬节(至)丸里的潮汕情

“年年冬节(潮汕地区称冬至为“冬节”)边,家家户户在舂米;舂米做乜(miē 什么)事?舂米来挲(suō)丸。”

这是《潮汕方言歌谣研究》里收录的关于冬至歌谣的片段,歌中描述的是冬至前家家户户做冬至丸的场景。作为“时年八节”之一,冬至在潮汕地区颇受重视,潮谚道:“吃过冬节圆,就算大一年(岁)。”

作为一个有悠久历史的潮俗,冬至食冬节丸常常寓意着“家人团聚、家族和谐团结”。

冬至丸  图源网络

冬至丸 图源网络

01

冬节丸·俗

汕头老城区瑞平市场的对面藏着一家店。它店面不大,仅一扇门,不足一米。店内则狭小逼仄,只能放得下一台冰柜和两张矮小的桌子,没有坐下的地方。

与别家临近冬至才出售冬节丸不同,这家卖冬节丸的店全年营业。门口的一张桌子一把凳子,就是店主姚桃阿姨的工作台。

潮汕人吃冬节丸的习俗起源于福建。相传在许久之前,一位樵夫上山砍柴失足坠入山沟中,由于大声呼救无人响应,樵夫为了不饿死便在山沟中以黄精姜(一种根茎类植物)为食。十多年过去或,他浑身长毛,身体轻盈,学会了飞。飞出山沟回到家中后,樵夫已经不认得家人。为了调整他的生活状态他的家人把糯米粉混水搓成丸给他吃,使他认为这是黄精姜而不拒食。后来樵夫的习性逐渐恢复,一家人也得以团聚。

而当潮汕人从福建迁移到潮汕时,这个习俗也被带了过来,因此这其中还有家人团聚的美好寓意。

潮汕的冬节丸虽然看着与汤圆类似,但它和汤圆相比并没有内馅,只是单纯用糯米粉混水制成,吃的时候会与姜茨或紫薯共同熬煮成甜汤。

姚桃阿姨搓面 陈静仪/摄

姚桃阿姨搓面 陈静仪/摄

临近冬至,又是姚桃阿姨最忙碌的时候。

将糯米粉放进盆中,倒入沸水,用筷子沿着盆壁顺时针搅拌,再把多余的粉刮下;面粉搅至成团后倒进洒满糯米粉的桌面上,用力揉搓,反复几个回合,直到面团平滑,整个和面的过程才算基本完成。为了让面团富有弹性,姚桃阿姨常常需要把整个人压到面团上将其摊平,才能进行下一步。

下一步是冬节丸的“成型阶段”。捏起一块面团,搓成条状,用锋利的塑料板切成粒状,然后“挲”成球状是这一步的关键。

姚桃阿姨“挲”丸 陈静仪/摄

姚桃阿姨“挲”丸 陈静仪/摄

由于潮汕人对“意头”十分重视,为了避免冬节丸中千篇一律“不吉利”的白色,人们往往会在一碗冬节丸里加上几颗红色的冬节丸做点缀。

早先,红色的冬节丸用“果红”染色,这是一种化学食物颜料,有微毒,不可大量食用。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食品安全的要求越来越高,姚桃阿姨开始用熬煮过的火龙果汁来代替“果红”,虽然这样成本较高,但顾客十分喜爱。

除了没有内馅之外,冬节丸和汤圆最大的区别还在于它的外形。实际上,并非所有潮汕人吃的冬节丸都是“圆”的。汕头濠江在将面团搓成条形之后,会直接用刀切成四角的方形,而揭阳等地的冬至丸则是两头尖的条形丸。

姚桃阿姨与外孙女和孙子一起“挲”冬至丸 陈静仪/摄

姚桃阿姨与外孙女和孙子一起“挲”冬至丸 陈静仪/摄

02

冬节丸·变

现在大多数人家所“挲”的和食品店内销售冬节丸大小一致,但在以前,一家人“挲”出的冬至丸,应该是大小不一的“父子公孙丸”。

旧时的冬至前夜,家中的主妇会在晚饭吃过后将一个笸箩摆在桌上,用开水和糯米粉和成团,一家老小围着笸箩坐下,各自捏取面团“挲”成球状,放入笸箩晾着。冬至当天一早,主妇要把冬节丸和生姜、板糖一起熬煮成甜汤祭祖,再全家分食。

一家人围坐在笸箩边“挲”丸 图源网易博客——showlin的日志

一家人围坐在笸箩边“挲”丸 图源网易博客——showlin的日志

由于大人的手掌偏大,所以“挲”出来的丸也随之会大,而小孩子的手掌偏小,“挲”出来的丸便会小,这也是为什么传统的冬节丸总是大小不一。

而关于“父子公孙丸”这个名字的由来,也有一个颇为有趣的民间故事。据姚阿姨介绍,传说以前有一户人家,将“挲”好的冬节丸拿到外面,邻居见所出的丸大小不一,笑着说:“你们家的丸父子公孙。”

那就是开头童谣所唱的场景。而这段童谣的后半段——“一粒搭(贴)粟簟,一粒搭门边;搭了好乜事?人呾搭了平平安安不会唔见。”则介绍了另一个关于冬节丸的习俗。

潮汕人习惯把冬节丸贴在家中各处或牲畜上,因为他们相信这些东西的身上都有神明,所以要用冬节丸来报答神恩,祈求来年兴旺。

据《潮汕古俗》一书介绍,旧时有的人家会把丸黏到门框上,用来祭祀“门丞户尉”(道教中的两位门神),还会将十二粒(有闰月则取十三粒)冬节丸丢到屋顶上或将冬至丸粘在猪、牛、羊等牲畜的鼻子和鸡、鸭、鹅等家禽身上,以求他们平安过冬,有些农民还会将丸站在牛的前额、双角、脊背和尾巴上,让他跟着主人添福添寿。

这些习俗在离家20年的林女士心中,是童年最美好的回忆。她介绍,每逢冬至,家中亲友便会欢聚一堂,一家人一起“挲”丸之后,要将冬节丸贴到门环上,过段时间取下再吃。此外,冬节丸还会被用来祭拜答谢公祖,感恩祖宗神明对一家人的庇护,祈求来年家族兴旺发达,平安美满。

冬至拜神祭祖 图源网络

冬至拜神祭祖 图源网络

如今,在林女士的家乡——揭阳惠来,仍有少数人家保持着“搭”冬节丸的习俗,但随着新式楼房的建立,保留这种习俗的人家也越来越少。而多数像她这样在外打拼和安家的新一代潮汕人,这个习俗只存在于记忆中。

03

冬节丸·不变

姚阿姨说:“现代人求简,现在很多习俗都在简化,但人们总是记得冬至要吃一碗冬节丸。”

即使习俗在简化,但没有随时间改变的是冬至丸里潮汕人的家乡记忆——关于童年,关于亲人。

每逢冬至,林女士总会把同样身在广州的父母接回到家中吃一顿团圆饭,晚上再煮一锅家乡亲人寄来的冬至丸与家人分食。在她的认知里,冬至吃冬节丸的习俗,渐渐成为了她和家乡的纽带,“这是只有我们潮汕才有的东西。”她说。

一家人吃冬节丸  图源 网易博客——showlin的日志

一家人吃冬节丸 图源 网易博客——showlin的日志

对离家20年的游子,冬节丸是一种纽带,而对于在外求学的学子,冬节丸则像是一种寄托。

每到团圆的节日,在青岛上大学的小婷总是格外想念相隔一千八百多公里的家,为了传递思念和关心,她只能靠着电话和视频与亲人朋友联系。在青岛度过的两个冬至里,学校的北方人吃饺子,南方人吃汤圆——这是辨别南北方人最好的时机,但在那里,她却没能找到潮汕传统的冬至丸。

每到冬至,这些远在北方读书的潮汕人只能用超市里售卖的汤圆代替冬节丸,“每次吃到汤圆,我总能想起小的时候奶奶‘挲’丸,我在旁边看的情形。这个习俗让我多了一份回忆。”小婷回忆道。

对于像小婷这样的年轻人,冬节丸更像一种象征,它象征着那片生养我们的土地,这是不会随时间改变的。

姚桃阿姨和外孙女一起“挲”冬节丸 陈静仪/摄

姚桃阿姨和外孙女一起“挲”冬节丸 陈静仪/摄

一碗飘香的冬节丸里,有潮汕人的美好愿望——平安,团圆和浓浓乡情,这种历史悠久制作工艺简单的食物,连结着这片丰饶的大地和每一位潮汕人。

冬至,喝一口温热的甜汤,咀嚼着软糯略微粘牙的冬节丸。习俗在渐渐改变,但习俗背后的乡情,深埋于心,永不消逝。

文字 | 陈静仪

图片 | 陈静仪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排版 | 陈静仪

编辑 | 杨晓雯

6


声明:大华网-草根播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联系邮箱:stucaogenbobao@163.com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445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