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大校园诈骗套路群像

“妈,我手机进水了”

“小孙(化名),我跟你对一下,汕头大学和哈佛大学联合的学费为69000的项目,你爸让我转账的帐户号有没有弄错啊?”

10月24日下午5点多的时候,17级商学院的孙同学还和往常一样在宿舍里学习,突然接到了家里亲戚打来的电话,一头雾水,在听完亲戚简短的描述后,小孙一惊,连忙解释:“这是骗子,千万不要转!”qq

当天下午3点23分,孙同学的妈妈收到了自己女儿的QQ好友申请,昵称便是女儿的大名。家长没有多想就通过了申请,没想到“女儿”第一句话就是“我手机不小心掉水里了,现在还不能开机。”还配上了“大哭”的表情,实在像足了女儿的语气。

随后,“女儿”便开始进入正题,发给家长一张盖有汕头大学公章的《哈佛大学培训公告》(Harvard University),称自己想报名其中的三门课程,而每一门课程费用是二万三。可就在家长发起视频请求时,“女儿”却称自己在上微机课不接受视频请求。

“我想了几天,考虑费用的问题担心你不同意,可是我又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面对如此贴心好学的请求,孙妈妈没有多想,况且“商务英语、计算机、经济管理”三门课简直是为读商学院的女儿量身定做的课程,当即应允报名。

“女儿”便让妈妈与学校负责人曾主任联系,这个曾主任在《哈佛大学培训公告》(Harvard University)署名处就已经出现过一次。家长马上和曾主任通话,报了三门课程。在电话中,曾主任十分淡定,催促家长赶紧报名缴费,“名额有限!”

孩子学习的事可耽误不得,一向谨慎的妈妈来不及多想,马上给打电话给丈夫,让他按照曾主任的要求汇款给“学校”。

女儿开始急促起来。16点38分“爸爸去银行吗?”16点47分“姑妈用网银转了吗?我着急”。“妈妈你抓紧时间,我真的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尽管六万九不是个小数目,但“女儿”的催促,曾主任的“名额有限”都让正在工作的亲人们毫无防备之心,这笔钱立刻得转!

然而,在筹集资金的过程中,姑妈却发现该账户号是个名为潘登的私人账户。疑心顿起,便给远在汕头读书的孙同学打了一通电话,这才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差一点,小孙家这六万九就打了水漂。

无独有偶,17法学的黄同学的手机“也进水了”,同样的,汕头大学又一次与美国哈佛大学“关系匪浅”。

BC


10月10号9点,黄同学的妈妈和姐姐收到了一条开头一模一样的短信。相似的套路,不变的“精髓”。不过这一次,骗子似乎没有掌握到黄同学精确的信息。关于哈佛大学的培训课程描述,骗子笼统地提到有关金融、英语、政治、国贸、军事、教育,以及黄同学的专业——法学。

又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培训机会”。“截至中午十二点”;“仅剩两个名额”;“费用68600”。好在还等不及黄同学的妈妈反应,姐姐便打了一个电话给妈妈报信,“这可能是个骗子。”

原来,支付宝有个叫“蚂蚁庄园”的程序,每天给某位用户汇款一次便能获得一分饲料。黄同学刚给姐姐的支付宝庄园转过账,手机就“掉水里了”,姐姐因此收到了一条“妈在吗?是我小黄(化名)”的信息,莫名其妙的被弟弟称呼为“妈”。十分警惕的姐姐当即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这个破绽满满的谎言被轻易地拆穿。

然而,并非所有的校园诈骗案都能被轻易揭穿。17级新闻学院的小顾(化名)的家长便被骗子骗走了一万五千两百元。

事情还要追溯到小顾上大一的时候,正在上课的小顾接到了妈妈的来电,小顾并没有接听。下课后,妈妈一句“钱收到了吗”直接把小顾给问呆了。

一问才知道,骗子通过QQ分别佯装自己和汕头大学的辅导员,以清华大学教授来汕大宣讲为由,说自己要报一个数学和英语的班,骗走了家长一万多元。

1E

诈骗分子与家长的聊天记录

诈骗分子与家长的聊天记录

小顾的妈妈也曾试图拨打小顾的电话确认,由于小顾在上课并没有接听,时间紧迫,家长来不及再问便直接转钱了。

尽管小顾第一时间让妈妈报警,也立刻和银行联系了,但时过半年,这笔钱至今仍未追回。

其实,骗子的语气与小顾并不像,小顾很少会问:“妈,在吗?”并且小顾和妈妈甚少用QQ聊天,一般都是用的微信聊天,这个案例疑点重重,为何家长仍毫无防备呢?

原来此前小顾确实和妈妈提到过一个学校的讲座,再加上骗子操控着两个QQ号,在小顾和学校辅导老师之间无缝衔接,令人信以为真。作为家长,孩子的学习是头等大事,大学校园里有各式各样的活动,需要资金支持无可厚非,这一万五千两百元的“学费”也就这样打了水漂。

究其根源 细思极恐


H

骗子对受骗者的信息可谓是了如指掌。全名、就读的大学、专业、课程都不在话下。

在这三起案例中,有两起是通过QQ联系到家长的。小顾和小孙的家长有一个共同点——加了各式各样的家长群。骗子往往会把昵称或申请添加好友时的验证消息改成孩子的全名,或者直接黑入家长的QQ添加骗子的QQ号,再改其备注。

三条验证消息均以女儿的名义,受访者供图

三条验证消息均以女儿的名义,受访者供图

小黄则表示,自己猜测是由于高考后曾到填报志愿的机构咨询,并填写了许多个人信息,而自己当时填写的正是妈妈和姐姐的手机号码。

分别来自湖南和广州的小孙和小黄就此事发了朋友圈,却发现,原来收到诈骗QQ和短信的不止自己一个,评论中还有许多高中同学的回复。网上关于校园诈骗的案例更是铺天盖地,这不得不令人细思极恐。

大学生的个人信息究竟是如何泄露的?信息泄露的源头究竟在哪?是否有组织在背后贩卖兜售高考毕业生的信息?在各式各样的家长群中,是否有潜伏已久的QQ诈骗号?在信息泄露这件事情上,所有大学生都是受害者。

2016年年底通过的《网络安全法》明文规定:“网络运营者不得泄露、篡改、毁损其收集的个人信息;未经被收集者同意,不得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网络运营者应当采取技术措施和其他必要措施,确保其收集的个人信息安全,防止信息泄露、毁损、丢失。”

然而大学生的信息安全保障仍旧岌岌可危。

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近期黑市上出现一份数据,该数据维度极细,除学生借款金额、滞纳金等金融数据外,甚至还包括学生父母电话、男女朋友电话、学信网账号密码等隐私信息。

有媒体记者经过调查了解,重大数据外泄学生的信息叫卖价格近十万。有知情人透露:“今年上半年就有人开始叫卖,可以分地区、分省份拆分购买”。

《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被骗一万多的小顾一家在事情发生后,第一时间选择报警,按照规定该案件是可以立案的。

警方指出:此类案件目前只能查到转账的个人信息,骗子往往利用捡来的身份证,账户的资金也会马上转走,因此很难抓到。诈骗类犯罪案件的作案成本低,犯罪途径广,破案难度大,要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手机“被进水”、自己“被办信用卡”、“被工作”,大学生的信息安全屏障依然薄弱。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大学生自身的能力可能还不足以查明源头真相。但无论家长和孩子,力所能及做到的就是提高警惕,汇钱转账前,家长一定要先与子女沟通核实。

 

记者 | 蔡静灵

编辑 | 徐怀

排版 | 蔡静灵

图片 | 未注明的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6


声明:大华网-草根播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联系邮箱:stucaogenbobao@163.com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442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