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 | 让毕设动起来

“你的瞳孔和心脏有没有被某个人的存在填满?偷偷告诉你,我有。”

一片月光洒下,藏族少年扎西默默地站在身后,注视着这个眼睛笑起来像月牙一般的女孩。

灯光渐强,大幕拉开,5月19日晚的知行戏剧厅座无虚席,话剧《自从海棠开》正式上映。除了是一位中文系大四学生的原创作品外,这也是她的毕业设计。

今年是汕头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系“试水”毕业设计项目的第一年,作为中文系第一批做原创毕设的学生,原创剧本《一夜无梦》的作者祝嘉文觉得,“这是一个改革,一次大胆的尝试”。

除了原创剧本之外,原创微电影、原创动画等原创毕业设计现在也开始受到了许多毕业生的青睐。

汕大新闻学院的张梦楚和黄文礼便拍摄了一部47分钟的影片《周末旅行团》作为自己的毕业答卷。“毕业的方式各种各样,每条路都不容易。我们选择用作品去毕业”。

毕业设计VS毕业作品

今年四月份,首都经贸大学刘颖教授一条关于赞成取消本科生毕业论文的感概瞬间上了微博热搜:“我很赞同取消本科生论文的建议,因为无论是培养目标还是群体特征,现在的本科生已经不同于30年前的本科生了。现在的本科生写论文真的没有太大的意义。”

近年来,大学毕业论文饱受诟病,本科生的能力是否足以写出有深度的论文?滥竽充数,东拼西凑出的论文屡见不鲜,这些问题使得本科毕业论文的“存”“废”之争,一度引发社会热议。

在越来越多的同学选择用原创作品毕业的情况下,我们不禁疑问,与毕业论文相比,毕业设计是否能比“干巴巴”地写论文更好地体现出毕业生水平?

早在2009年,四川大学便正式出台了《关于坚持“高质量、多样化”原则进一步加强本科毕业论文(设计)工作的补充意见》,对外宣布“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该校本科毕业论文(设计)可以多样化,可以是传统形式的毕业论文(设计),也可以是反映学生真才实学和创新能力的与专业相关的作品等

据悉,我校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自2012年起就实行了毕业论文改革,学生可以在毕业作品或者毕业论文之间任选其一。而今年,不仅是文学院实现了开放的毕设项目的创新,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产品设计专业的答辩会也和往年不同——答辩会首次向社会开放,同时邀请知名企业家作为评审导师参与。这一举措在汕大毕业答辩会上尚属首次。

毕业设计同样来之不易

《周末旅行团》制片、导演:14级新闻学院毕业生张梦楚、黄文礼

6月26日晚上七点半,仅几平方米大的新闻学院多功能厅里涌进了近百名观众。由于椅子不够坐,不少满怀期待的观众主动站到后排观影。

当晚,新闻学院14级广电专业学生张梦楚、黄文礼的毕业设计作品《周末旅行团》正式放映。

ff

《周末旅行团》正在放映 李高昕/摄

 

荧幕中,一辆载着整个旅行团的旅游大巴行驶在绵延的公路上。性格谨慎圆滑的导游、粗暴霸道有点“直男癌”的成功人士、美丽温和但也有自己主见的女教师、善良单纯的男学生、满怀愁绪的年轻妈妈、低调神秘的司机等人物聚集于此。一个无人认领的红色手机响起了铃声,精彩的故事由此展开……

放映结束后,观众们仍意犹未尽。

“整个题材贴近社会常态,节奏快,结局反转,吸引我们看下去”,15广电的吴昕艳同学表示。同专业的陈同学也给予好评:“剧情安排紧凑,对白接地气、有连贯性、容易带入角色,主角很多,各种性格(的人物)方便观众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

对于是选择写毕业论文还是做毕业设计的问题,两位新闻学院的准毕业生也各有自己的想法。据陈同学估计,新闻学院每年做毕设和写论文的人数基本相等,而她本人如果遇到好的原创剧本,也希望能在大学四年内留下自己的作品。

ee

放映后主创与观众合影 受访者张梦楚供图

 

14级广播电视学专业的毕业生,也就是本部影片的制片张梦楚、导演黄文礼在谈到《周末旅行团》的前期准备和拍摄历程时感叹,“做毕设就一定要付出一定的人力、脑力、物力、财力。”张梦楚拿出一本密密麻麻的日历本。从去年9月份暑假开始确定要做这部片子,到11月份着手准备组建团队,12月份开始进行演员招募,排戏定妆,每一张日历表上都有满满的日程。

cc

放映后主创与观众合影 受访者张梦楚供图

 

“拍摄前期我们就已经做了很多的准备,去测试正式拍摄的难度和可能遇到的问题。”在反复观看试拍回来的素材后,拍摄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暴露——如何解决收音问题?车上空间狭窄容不下大的拍摄机器怎么办?如何解决稳定性问题?

“我们当时想到的解决方案就是用小蜜蜂,无线麦一起收。我们试拍的时候决定不要用大机器拍摄,同时采用像电子稳定器一类的设备,来处理好稳定性一类的问题。”

在拍摄的过程中,《周末旅行团》的剧组成员常常一人身兼数职,人员精简之后剧组总人数都有34人。“多一个人大巴都坐不下!”剧组成员平时的餐饮、大巴车、拍摄器材的租赁费等等,大大小小的费用加起来实际支出过三万。

如何减免不必要的开支,制片张梦楚有她自己的小窍门,“在开拍之前就有预想到,要做成这部片子烧钱是难免了。”在服装方面,由于有些角色的年龄比较大,他们的服装就成了问题。而在汕头的服装批发市场,那里的衣服款式齐全,也便宜也很接地气。

《一夜无梦》作者:14级文学院毕业生祝嘉文

在文学院“试水”毕业设计的第一年里,做毕设的同学从最初的十几位到最后的三位,祝嘉文就是其中之一。“创作的过程中很辛苦,超级辛苦,有的时候脑子都要爆炸了”。

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祝嘉文表示“感谢毕业设计的开放,让我有创作的条件。”

祝嘉文是戏剧写作的新手,一开始,她的创作之路并不顺利。“说来惭愧,我让我的老师急了好久”。戏剧和小说不同,要以真正能够演出的角度去思考,不能像电影、小说创作那样随意地切换镜头,变换地点。

从去年十一月份和老师讨论,到确定选题,开题报告,每一步都不简单。对于故事的创作人物之间的故事线,一次次的重塑,一次次的颠覆。

祝嘉文一直相信文学就是靠天赋的,但她的指导老师孙敏智老师却告诉她,其实所谓的天赋,就是你对生活的敏感度,“技巧上的东西,不管你有没有天赋,都是可以学的,但是当学完技巧以后,到底能不能写的好,得看自己。”

“我记得我被老师提及到最多的问题就是语言不够‘干净’。”在老师的建议下,祝嘉文开始去观察身边的人说话的特点,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人有自己语言风格、特点。

起初写完一句对白,她都会在后面加个括号附上角色的情感,比如说“生气地”。但逐渐,嘉文开始学会了用语言来表现出人物的生气,“你要让观众从他说的话中,就感受到了情感变化。”

bb

每一幕戏剧的更改截图 受访者祝嘉文供图

 

《贪吃的沐沐》作者:14级艺术学院卓曼星

对于一位艺术学院的学生来说,做毕设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难得是,以往都是团队合作,独立完成一部动画,这倒是第一次。”14级艺术学院数字媒体艺术(录像与动画艺术)专业的卓曼星回忆道。

动画《贪吃的沫沫》是她今年的毕业设计。

“之前团队做的画,不会做的可以互相帮助,现在一个人做,即使不会做,也要硬着头皮做完。”

万事开头难,在大致情节想清楚后,卓曼星就开始了漫长的制作。从如何确定画风,怎么配音,流畅度、动作怎么优化,制作的过程就是一步步攻克这些巨石的过程。“现在想想,能独立完成一部片子,确实不易。”

aa

每一幕戏剧的更改截图 受访者祝嘉文供图

 

“这是一部电影,更是一个毕业作品。想知道的是,这四年学了的东西,到底能支撑我们走得多远。”这是两位新闻学院毕业生张梦楚、黄文礼选择创作毕业设计的初衷。

任何一件原创的作品,都需要经历痛苦且漫长的过程,然而只有真正经历了原创,才会发现毕设的魅力所在。

 

记者:蔡静灵 李高昕

编辑:杨晓雯

排版:吴旋娜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6


声明:大华网-草根播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联系邮箱:stucaogenbobao@163.com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428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