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精心烹调的潮间百味,都在这部电影里

这天晚上,蓝鸿春和郑润奇一夜未眠。明天,他们的电影《爸,我一定行的》,要拍一个特殊的镜头。

这个镜头必须一次就过,否则,场下3000多名学生都要等着他们,正常的上课时间也将被打乱。

作为导演,蓝鸿春有责任确保镜头拍摄不出差错。但是,演员的表演能否过关,却不是他可以掌控的。

这是蓝鸿春第一次拍电影,他和编剧兼主演的郑润奇都是潮汕人,2016年相识于深圳。在一次聊天中,他们谈到了潮汕的父辈群体。“潮汕老父亲给我们的影响特别大,我们想真实地记录潮汕父子间的感情。”郑润奇说。

有了这样的初衷,蓝鸿春和郑润奇一拍即合,于2017年开始拍电影。

2018年7月20日,一篇介绍电影的《潮汕方言电影登陆全国,这次要带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去电影院》推文刷屏。2018年8月24日,电影将在全国上映。

参演

是想让潮汕文化走得更远

 

在蓝鸿春和郑润奇熬夜讨论的同时,距离剧组不远的一栋老居民楼里,一个年近80岁的老人拿着剧本躺在床上,嘴中絮絮叨叨地念着台词。他叫陈锦标,潮汕小品表演这一行他干了几十年,但是参与电影拍摄,这还是第一次。

 

回想起当初答应参与电影拍摄,他觉得有些意料之外。他第一次见到蓝鸿春和郑润奇,是在自己的家中,当时他们特意前来邀请他参与电影拍摄,饰演一名爱校的校长。“我们从小就看了很多锦标叔的小品表演,像《个元两粒》、《夏雨来》这些,对您慕名已久。”蓝鸿春和郑润奇表示。

 

“哪有年纪这么大的校长?”陈锦标发问,心里隐隐有些想拒绝。蓝鸿春和郑润奇赶忙说,他们物色了不少人,但觉得陈锦标的形象和气质最符合角色要求。

 

陈锦标继续了解下去,发现这将是潮汕首部方言院线电影,除了几个潮汕老戏骨,几乎所有的角色,都是在普通潮汕人中海选出来的。全片有超过60分钟的剧情,是潮汕话对白。片中还融入了英歌舞、“拜月娘”、鲎粿等潮汕文化元素。

 

1

(电影中的英歌舞元素)

听到这,陈锦标欣然同意了。从他18岁踏入潮汕小品表演这一行到现在,他知道,潮汕小品因为语言限制,顶多在潮汕地区传播,很难走出去。每次他到外地表演,也都只是去一些同乡会。他想,如果能让更多人了解到潮汕文化,那就要支持。

 

夜色朦胧,陈锦标的思绪又回到了手头的剧本。他知道明天这场戏的特殊性,他不能给自己留NG的余地。

 

多次NG

不过是精益求精

 

明天,他饰演的校长将在升旗台下发表讲话。台词不多,但他琢磨了很久:怎样表现才能更加地道呢?

 

表现一个人物,首先形象要合适。潮汕学校的校长应该穿什么?西装,还是白衬衫?套件马甲应该更接地气。校长讲话要用普通话吗?怎么自然怎么来呗。陈锦标想,演讲需要讲普通话,虽然他的普通话并不标准,而且带着潮汕口音,但这不正是许多潮汕学校的校长的真实写照吗?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到了凌晨2点,5点半他就要到剧组集中了。

 

2

(剧组拍摄现场)

指针慢慢划向7点,陈锦标站上升旗台,头发梳得光亮整齐。他手指一挥:“我们学校里的黑板报,要换换风格啦,不要老是画那些,牡丹花、荷花啊,可以换成那个菊花啊、喇叭花啊,牛屎花也可以嘛,是不是啊。”

 

充满潮汕话特色的普通话一出口,场下立刻传来阵阵笑声。

 

“卡!过!”蓝鸿春松了口气。这个镜头的台词原先还比较文艺,陈锦标觉得喜剧效果不强,就跟编剧商量改了,如果没有这份改动,预告片里开头的喜剧效果可能要大打折扣。

 

微信图片_20180805194700

(校长演讲的镜头)

像这样一次过的镜头,在电影里极为罕见。电影全片将近2000个镜头,平均每个镜头NG超过15次。

 

陈锦标永远无法忘记,有个镜头,上百句台词,他拍了26次。

 

那场戏,饰演校长的陈锦标,要当着其他学生的面,批评教育男主角“369”及其父亲。

 

一开始,陈锦标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表现台词,说到激动处,眼泪都流了下来。陈锦标觉得自己演得很到位,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蓝鸿春和郑润奇摇了摇头:“这部片说到底是喜剧,希望能用一种喜庆的感觉来演。”

 

同一场戏,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陈锦标需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两者的转化,这对演员演技的考验极大。

 

陈锦标抱着剧本,与郑润奇商量着,开始改台词。他们在字里行间挖掘着笑点,不够搞笑的字句通通被删改。按陈锦标说的,这就像开车一样,只有公里数开足了,才能够实现成功的急转弯。

 

琢磨了一会,陈锦标就带着不同的情绪开拍了。然而,事情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由于片中饰演父亲龙伯的郑鹏生是第一次面对镜头,容易紧张、僵硬,台词说不好,这个镜头连连NG。

 

陈锦标在这个镜头里有上百句台词,NG26次,他就说了26次,而且每次的情绪表达都要到位,台词必须念得有火候。轮番下来,他的舌头都说破皮了。

 

4

(这场戏,拍了26次)

整个镜头拍了一个下午才过,陈锦标感到有些疲惫。但他知道,只有经过很多拍摄的历练,演员才能学会很快地进入状态。在他印象中,有个叫可可的年轻演员,表演就很不错。

 

可可是揭阳人,在片中饰演一名钉内衣的内衣厂工人。先前,她一直在微信公众号“潮人前线”中出演一些小视频,因为表演搞笑且精彩,被蓝鸿春和郑润奇看中。接到拍摄电影的邀请时,可可感到有些慌张和不自信。“我平时只是爱搞怪而已,并没有多少经验,担心把他们的电影搞砸了。”

 

但是,蓝鸿春和郑润奇坚持她是最佳人选。拗不过他们的坚持,可可想,那就试一试吧。

 

刚开始拍摄时,可可老是找不到状态,而且总是记不住台词,没有按要求来。但是蓝鸿春觉得,这样的出演才是本色出演,台词虽然被改动,但是“感觉很对”。NG了几次之后,可可那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泡我”,在预告片中成为几大笑点之一。

微信图片_20180805195616

(可可在剧中的表演)

郑润奇说,NG次数多,不代表他们不会演戏,相反,他们很多都是戏精,有着高等级的演技。“他们只是很较真,都想把潮汕拍得足够真实感人。有时候已经拍了几十条,导演喊过了,他们自己还会要求再来一次,说可以演得再好,再自然。”

 

蓝鸿春和郑润奇之前也看过一些以潮汕人为题材的普通话电影,但是觉得特别假。他们认为,如果把故事用一个纯普通话的形式讲出来,就会丢失掉大量原汁原味、有潮汕人精神面貌的东西,所以他们一直坚持使用潮汕话对白。

 

除了坚持使用潮汕话对白,他们还坚持让潮汕人本色出演,这让电影呈现出了最原汁原味的潮汕生活。“所谓演技的最高境界,是看不出你在演戏,他们很多人都做到了,足够的本色,真实!”蓝鸿春在电影介绍的推文中如是说。

 

守住原创

让更多人了解真实的潮汕

 

陈锦标坐在椅子上,打开手机,看到一个潮语搞笑视频的推送。

 

点开,不到十秒,关闭。

 

他感到很失望。想当年,为了出一个原创小品,他和其他小品演员们无数次地改稿,改表演,只为博观众一笑。现在可好,很多“网红”们拿别人的故事情节,将台词改成潮汕话,就噼里啪啦地说上一顿,并自封“笑星”。按陈锦标的话来说,就像开车一样,没开够公里数,司机就容易出事。

 

眼观当下,在潮汕地区广为流传的仍然是十几年前那些经典小品。虽然网络上有很多新的潮语视频,但都不能展现潮汕特有的文化与习俗。不过,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这次原创潮语电影的拍摄,给他带来了新的希望。

 

陈锦标说,小品有点像小话剧,情节比较短,主要通过搞笑的方式说一些道理,起到教育作用。电影也有故事,但是相比小品,叙事时间更长,包容性更强,能展现更多潮汕地区的风俗习惯和风土人情等。小品向来只在潮汕地区传播,但是全国上映的电影,却能把潮汕文化和潮汕精神带出去。

 

说到这,陈锦标指了指家中的墙上,那里挂了很多他外出表演小品的照片,也许再过不久,那又会添上一些电影剧照。“阿狼(蓝鸿春)有邀请我去拍第二部,如果到时候身体条件允许,我还会去的。”陈锦标笑着说。

 

文字 | 王娉秀 吴旋娜

编辑 | 徐怀 杨晓雯

排版 | 王娉秀 吴旋娜

图片来源于网络

 

6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415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