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急诊医生的思考

在医学生中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金眼科,银外科,又脏又累妇产科,吵吵闹闹小儿科,走投无路传染科,稀里糊涂是内科,死都不去急诊科。”

黄铿说,在急诊工作“心累”大过身累,可“如果谁都不愿意去,那疾病谁来看”,于是他在急诊,一待就是十多年。

 

从医之路:子承父业,顺理成章

黄铿是汕头大学医学院98届毕业生,现任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副主任医师、急诊科副主任、硕士生导师。

走上医者之路,家人对黄铿的影响极大。他出生在“医生世家”,家族里超过70%的人从医。在潮汕地区,子承父业的传统尤甚,从小,身为医生的父亲便告诉他长大后去当医生。成为医生于他不是理想,而是一种顺理成章的选择。

学医,传承很重要。从小对医学知识耳濡目染,踏入大学,黄铿在学习上也是得心应手,先学什么系统,学什么器官他都了然于心,因此也少了份新奇和挑战,但他的大学生活是丰富有趣的。

身为班长的他,曾帮助过同学走出“晕血”,专攻外科;加入汕大新闻协会并担任副会长,结束了医学院与其他各院“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担任学生会宣传部部长,所画的墙报“所向披靡”。

大学毕业之后,黄铿去了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而后因为急诊科人员需要,他被抽调到了急诊。

 

timg (1)

急诊科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生命之重:没有先来后到,从未看淡生死

 

在急诊科,黄铿体会到了身为医生的成就感,他们把垂死的病人从鬼门关上拉回来,看着病人挺过凌晨四、五点的生命低潮期,渐渐恢复生命体征,彻夜抢救的劳累会被成就感取代。但是,他也体会过无奈,体会过焦虑,体会过“心累”。

根据国际通行的急救原则,最优质的医疗资源要给最需要的人,急诊科的病人病情很急但却不一定重,因此急诊科的救治顺序常常不是先来后到。

有些病人不理解,家属也常常滋事。为此医生有时候对待不同的家属、不同的病人要切换不同的角色,用不同的语气。一个早上,急诊科常常需要在一小时内诊治20多位病患,包括诊断、包扎、开药……这项安抚病人的“额外工作”消耗了医生们大量的精力。

而怎么处理与病患和病患家属的关系,怎么进行有效的沟通,需要积累经验,更需要“口才”。有头部受创的病人在做完CT之后发现没事,但是依旧呕吐难止,家属难免紧张,医生如果耐心解释原因,家属的紧张会缓解;但如果医生因为病人已无大碍便置之不理,家属便会产生不满,这是多年的经验之谈。

老医生常常和能和病患相处融洽,靠的不只是高明的医术,还有他们知道怎么自如地变换角色,让所有的病人和家属在了解病况之余,能安心地接受治疗。

急诊科的“心累”,除了不被理解之外,还有一次次无能为力,看过鲜活的生命慢慢逝去、见过心跳骤然消失、踩着病人吐出的血为其做手术……医生见多了生死,但永远不会看淡生死

黄铿说:“如果一个医生把病人的生死看得淡了,医生还怎么尽力去挽救生命?”

一个生命的背后,牵扯着许多——父母、子女、家庭……生命如此之重,怎么能看淡?

 

445151935001594296

黄铿与其他医生(前排右五为黄铿)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医者之思:放权医生,教育先行

 

入行多年,他肩上扛着生命,对于现行的医疗制度也有一番思考。

中国的急诊科与外国在制度上有一点不同。根据我国在1994年颁布的《理疗机构管理条例》规定,医生在进行手术之前,需要经过患者的同意并且取得家属或其关系人的同意和签字;无法取得患者同意时,需要家属或直接关系人同意和签字;当无法取得上述两方的同意时,也需要由医生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才能实施。

这样的规定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医生免于承担风险,但却也在一定程度上“耽误”了病人。黄铿曾亲身经历过一位患者因为家属的犹豫而错过最佳抢救时间的案例: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无法进行止血补液,必须马上进行开胸手术。医生希望家属签下手术同意书时,家属纠结万分,也就在这个过程中,年轻人各项生命体征慢慢地降低,直至消失。

黄铿介绍,按照积极的救治方法,应该马上开胸,堵住心脏的破口,再缝合伤口,或许可以救他一命。可是,家属没有签字,谁都没有权利做这样一个大胆的尝试。手术能成功,他们是妙手回春的“杏林圣手”,可是一旦失败,他们便很可能成为法庭上的被告。

一次未经同意的救治,于医生便是一场赌博。赌注,则是自己的职业生涯。

在欧美国家,虽然也有术前本人或家属签字的规定,但在危机情况下,医生可以越过程序,直接开展手术,而即使手术最后没能成功挽救病人,医生也无需为此承担法律责任。在黄铿看来,中国的医生,也需要这样的自主权。

尽管惋惜,但他从未将过错完全归咎于制度。在他看来,不论是家属对医生的反复询问,还是手术同意书前的游移不定,抑或是当下急诊科的病人“爆满”状况……其根源都在教育——医疗知识普及程度太低。

如果患者及其家属能够懂得一些医疗知识,他们会更加理解医生的救治方案,可以判断病情的轻重缓急,理解急诊的救治“顺序”……这样医生将会减轻很多负担,医疗资源的压力可以减小,秩序也将变得稳定。

而谈及当下风行的医疗题材的电视剧及纪录片对于群众的教育意义,黄铿直言,这些医疗剧和医疗片仅仅只是将医院内精彩的片段凑到一起,并不是医院的“全景”,也不是医生工作的全貌,观众看过之后可能拍手叫好或者潸然泪下,但真正的医疗知识却没有学到多少。

更有甚者,会误导观众。黄铿说,他曾经看过一部急诊题材的纪录片,片中医生在做胸外按压的时候,姿势错误,速度也过快,试问观众学习了这样的急救措施,会留下多大的后患。医疗剧中“9%生理盐水”的台词,更是成了当年的一大笑料。

 

timg (3)

医疗剧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展望新生代:主动学习,为“95%”奠基

如今的黄铿,已经退居二线,他现在的主要工作是管理病房和培训医生。他说,现在急诊科的死亡病例越来越少,因为现在的抢救措施做的越来越好。流程畅通了,病人在关键时间内可以得到手术干预,都要归功于对新手医生们的培训。

他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聪明,他们见识的东西更多,但是主观能动性较差,“只要老师不叫,他们就不动”。身为医生,主动学习非常重要。

黄铿在实习时,老师的一句话让他受用终生:“一个医生,他在大学里学到的东西占5%,还有95%是在从医经历中要去学习的。”一个医学生,要学到“精通”是不可能的,书本上的知识不会改变,但在实践和尝试中往往会有新的发现。

黄铿的夫人目前是汕大医学院主动学习班的老师,黄铿介绍,主动学习班主要教学生学习方法,培养其自主学习的能力。在以后的工作中,遇到什么病,他们可以自主地去学习和查找资料,但是对一些常见病,则必须要学会。而这,就是在为那95%打下基础。

95%的知识,也要求新手医生服从上级的指示。黄铿所在的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曾经有一道面试题目:如果你跟上级的意见不统一,你打算怎么做。

许多人的回答是尽量说服上级,面试官则会说,你必须遵守上级的指示。因为老医生们往往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他们会考虑的更多,会照顾到方方面面,事实也证明,超过90%的情况下,年轻的医生总会有疏忽。黄铿是医者,是师者,也是思者,急诊的十余年,他思过制度,思过教育,思过生死……他知道生命的重量。

十余年后的今天,黄铿仍对这份叫人“心累”的工作保持着热情,他仍在思考如何有效地利用有限的资源救治病人,思考怎样更好地培训这群年轻一代。

892806593387374662

黄铿与学生(前排为黄铿)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记者:陈静仪、陈盈瑞

编辑:徐怀

图片:受访者供图、百度图片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414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