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 | 铜锣锵锵,从“一锤定音”到传越大洋

潮州民间谚语云:少一弦亦歌,少一锣无乐。铜锣,是潮州市民间打击乐器之首。2009年,方潮盛铜锣被列为广东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方潮盛铜锣厂,位于潮州浮洋闹市深巷,至今有150多年的历史。柏油马路的汽车轰鸣掩盖了铜锣敲打的铿锵声,但想定制一套正宗铜锣的客户还是会找到这里。

完工的铜锣,看起来像是地球的圆形,为的是美观,也可以避免长年累月的捶打使得铜锣变得光滑。

而这地球形的外表似乎成了隐喻,方潮盛的铜锣从潮州传越大洋,锵锵声响起在美国洛杉矶证券交易所。

DSC_0430_副本拷貝

2005年,一名定居在美国的潮籍华人熟知方潮盛铜锣工艺讲究,便向洛杉矶证券交易所推荐,定制了一套价值达30万元的由12面铜锣组成的响铜乐器, 此后,方潮盛的铜锣声每天在交易所大门响起。如今,方绍金接手了这个订单,亲手制作,这已经是他第四年把手中的铜锣送到在美国交易所大门前。

DSC_7063拷貝

方绍金这一代铜锣传人把方家手工艺传向世界。不惑之年,他有些谦逊,说这代传人“没什么值得讲的故事。”

他印象最深的是方家代代流传的故事——“一锤定音”。

“以前,有人找我阿公修铜锣,他看了几下,找到“病根”,对着铜锣捶打几下,立竿见影,便对铜锣的主人要100文钱,对方看阿公这简单几下就搞定,而他自己赚一天的钱都不够花,就刁难阿公,说他赚钱太容易,结果阿公就把他铜锣接过手再打上一锤,铜锣哑了。对方怎么锤都无济于事,只能服了我阿公,乖乖交钱。”

现在方绍金是家中这门手艺的第五代传人,每天来回奔波于铜器之间,家门对面便是铜锣厂。

年轻时,为了逃离家族继承手艺的命运,他去工地当工人,做房地产,“碰上那年房地产市场衰落,我就回家做铜锣了。”从那时候起,每天锤锤打打,铿铿锵锵的声音就一直伴随着他。

DSC_0526_副本拷貝

做铜锣需要耗费大量的体力,火炉内每天2000摄氏度,高温环境工作,夏天就像在熔炉,汗流浃背。“现在干这行的都找不到老婆了。”

方绍金正给铜锣定音,他停下来指了家门对面的铜锣厂,想起那边还有三个忙活着制作铜锣的工人,他们的衣服不时被煤炭弄黑,出入铜锣厂为了方便,也只穿破旧的衣衫。

DSC_7125拷貝

早上,铜锣厂工人主要做的是打磨、加工,给铜锣刻上五角星。方绍金说,这是为了美观,也跟国旗上的五星红旗同步。

铜锣厂的大部分工艺需要人工捶打,器物不同于机械生产,因为每个人的心血注入,它才会有不一样的生命。

DSC_0455_副本拷貝

制作铜锣的材料是在废旧电线里的铜丝抽取,熔炉中加工改造就有了新的形态、新的生命。铜锣的捶打需要木头制成的锤子,方绍金不要铁器捶打,铜锣在铁器捶打下会变大,而木头可以让它保持稳定。

方绍金的孩子都上了大学,不想从事他这个职业,对祖传的铜锣了解不多,是否能继承这门手工艺,他也不强求,“孩子可以用学校学到的知识养活自己就好了,继承家业,也看缘分,毕竟干这一行还是挺辛苦。”

DSC_7118拷貝

也许方家人想不到,有一天,这门手工艺会让他们走进校园。潮州韩山师范学院有时会邀请方绍金去校园里教声乐课,让大学生了解和感受潮汕本土乐器的魅力。“我虽然没读什么书,但铜锣的音色还是可以判断出来。”

潮汕地区的“劳热”(游神赛会)队伍少不了敲锣打鼓,铜锣虽然耐用,但每年的订单还是源源不断。

DSC_6780_副本拷貝

大年初八,大多数潮汕人还在走亲访友的时候,方家的铜锣厂就开炉了。铜锣声声,正如方家大门前的那副对联写的:“潮水长流通四海,盛名永播达三江”。

 

图文 | 陈楚红

编辑 |

排版 | 李梓毅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406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