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职业技术学校临近毕业,他为什么拐弯进戏校?

23岁青春的年纪,他为何偏爱“老人戏”?

“为什么说是老人的东西?”

折子戏《梅亭雪》开场前40多分钟,23岁的张裕楷在化妆台铺开自己的“家底”——在戏校时便买下的一整套化妆工具,一排笔刷上标注着“眼影刷、蜜粉刷、烟熏刷、线条刷……”

四年前他若没有偷偷去面试进戏校,现在的他大概正在某家电子公司上班。

_MG_3892

张裕楷正为自己化妆 李梓毅/摄

3月30号的潮剧演出,是汕头市潮剧团的折子戏专场。当晚,张裕楷饰演的是潮剧《梅亭雪》中男主王金龙的“家人”(家丁)。棕色的戏服、蓝色腰带、红色纸灯笼是他简单的配备。这场演出持续了五十分钟左右,裕楷前后上场两次,在台上不到四分钟,唱词念白共五句。

“其实我接到这个小人物角色的时候,也很开心,因为这是一出非常经典的折子戏。” 虽然戏份不多,但张裕楷也担心自己做得不好而坏了一场演出。排练完回到宿舍,他在屋内挪出一方小舞台,独自一人反复练习。

_MG_4207

台上饰演家丁的张裕楷 李梓毅/摄

23岁的张裕楷,来自汕头市潮阳区。

2011年,张裕楷刚经历过中考,打小喜欢潮剧的他,一心想像电视机里的潮剧演员一般粉墨登场。但最终在志愿表上,汕头市文化艺术学校/汕头市戏曲学校一栏,却是空白的。

“这是没前途的,你不可以去!” 裕楷一脚正要踏出家门去面试,父亲突如其来的电话使计划泡汤。他一时不敢违逆,却心有不甘,“我没办法,就把自己锁在屋内,一直哭,一直哭。”

“读不成,就去读别的了。” 裕楷略显无奈说道。粤东高级技工学校便成了他初中毕业后的去处,所修是和潮剧沾不到半点关系的电子专业。

在技校的三年,学戏的欲望只增不减。秉持着对潮剧的喜爱,即使学的是电子专业,可他也结识了不少“票友”(潮剧爱好者),包括戏校的师兄师姐。

_MG_5688

练功时的张裕楷 李梓毅/摄

正是通过师兄师姐,实习时的他得知戏校招生,“自己还是真的真的很想去”。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别无二人知晓,裕楷就这样去面试了。

“当时面试官是林洁老师,她一直托腮看着我,大概持续一分钟吧。” 面对老师的观而不语,加上深知自己的年龄劣势(戏校招生参考身体柔韧度,只考虑十九周岁以下的面试者。当时的裕楷正好十九岁),“心头就像是压着一块石头。当时就心想,老师是觉得我不合格吗?”

林洁老师许久后终于开口 ,“嗯,同学,你长相蛮俊朗的。” “心头的大石块突然就卸下了。”

面试顺利拿下,戏校老师告诉裕楷,“回去和家长商量,然后可以的话就来缴学费。”趁着通过面试的喜悦,裕楷立马联系父母。最终、父母还是妥协了,裕楷如愿开始了三年的戏校学习。

不知尽头的梨园生涯,也随之开启。

在他宿舍案台上,相框里的黑脸格外吸引眼球。“因为很有意义。” 那是裕楷在戏校期间学习的折子戏之一——《包公赔情》。戏中,裕楷饰演“黑脸包公”。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为演好这一出戏,裕楷学了整整一学期。

_MG_5395.2

张裕楷介绍扮演包公的经历 李梓毅/摄

在年龄上,裕楷是“踩线”入学,身体柔韧度不比“小年轻”。不甘为人后,裕楷时常在清晨边刷牙边压腿。一字马,是基本功的一项,而随着年龄增长而僵硬的骨骼,给他带来不少痛苦。“因为很痛,我就一直咬着嘴唇,咬到嘴唇流血了。有时候还把老师的腿抓破。”

_MG_5422

张裕楷在排练潮剧《下金山》 李梓毅/摄

回忆起进入剧团后的第一次演出,裕楷至今觉得“神奇”。“我三月八号进剧团,三月十号就上台去了。” 演员临时有事,他便被安排去顶替,演一公差。“自己没想到会那么快就上去了。”

“观众请我们来演出,付了钱了,我们就要把最好的演出献给他们,这样我也才安心,这也是对自己负责。” 裕楷补充道,“我们许多老师原本是非常优秀的演员,但是他们后来却选择退居到学校,把潮剧教给学生,把传统艺术传承给我们,所以我们既然接起这个担子,就要把它做好。”

裕楷发现,同他一般对潮剧爱得一发不可收拾的年轻人,不多。周围不少同龄人对于潮剧抱有消极的态度,“陌生、拒绝,有的甚至是嫌弃。”

一次与老同学相遇,对方得知他已是一名潮剧演员,脱口而出,“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行业,这不是老人的东西吗?”当时的裕楷也颇为惊讶,“为什么是老人的东西?”

潮剧开棚,在台下坐着的时常是老人妇女,就算是小孩也只是为了旁边的烧烤摊。在社会上,也确有这样一句话:“台下都是九九、三八、六一(分别指重阳节、妇女节、儿童节,代指老年人、妇女、儿童)。”

_MG_5490

练功时的张裕楷 李梓毅/摄

裕楷说,老一辈的艺术家没办法永远站在舞台上,潮剧的发展和传承需要新力量的加入。“我希望潮剧会越走越好,有更多的年轻人喜欢它!潮剧不仅是潮汕的传统文化,还教给我们许多道理,台上的“乌面”(反派)一开始春风得意,但最后还是被人拉去砍头,好人一开始受尽欺负,但也有苦尽甘来的时候……”

五月三号,裕楷回了一趟母校——汕头市戏曲学校。进入练功厅,习惯性穿上生角的项衫,一招一式,一步一摆,他对着镜子慢慢寻找角色的感觉,全然不知旁边好友的喊话。

时而转圈,时而挥袖,时而忽地倒地;没有搭档,唯他一人,一面镜子,一头汗,他珍惜着这份曲折的缘分。

 

记者 | 李梓毅

编辑 | 林英涵

排版 | 李梓毅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392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