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山火海”,谁破坏了我们的桑浦山?

今年3月份到清明节期间,“潮汕第一山”桑浦山周边平均降水天数几乎为0。据统计,清明前后不到半月,桑浦山至少已起山火5宗。以绿道路灯作为参照物,其中最危急的一场山火,燃烧面积跨越了20盏的长度。

(2018年3月23日山火燃烧范围 陈绮琪/摄)

桑浦山山火并不罕见。早在去年2月中旬,桑浦山便发生了一场长达6小时的山火。去年的清明扫墓高峰期,四天内桑浦山内山火数量已达6宗。

防不住的山火

​扑灭一场山火有多难?

桑浦山顶小卖部工作人员介绍,今年3月23日那场山火,超过20人参与扑灭、用拖把头打,还是从下午13时烧到了18时。次日,还有一处坟墓大小的山火在燃烧。

金平区农林水务局、森林防火指挥部(以下简称森防部)工作人员,参与森林防火长达七年的林忠伟,表达了扑灭山火的困难。他说,山腰处,灭火人员无法到达,能做的只是尽可能消灭周围可燃物。

记者观察到,清明当天,早晨6时就陆续有市民沿农民路开车上山。9时,鮀江街道工作人员到齐,开始检查火种。拦停可疑居民、把手伸进袋子里搅一圈、叮嘱上一句“注意防火”。10点半不到,检查人员在烈日下已是满头大汗。

2

(清明当天上午查获的纸钱 陈秋晓/摄)

《金平区清明节期间森林防火工作情况总结》显示,早在3月10日,森防部出动宣传车在四个涉林街道(以鮀江街道为主)巡回宣传,发放宣传资料超过2000份。在扑火装备物资方面,金平区共购置拖把头800支、沙铲200支、迷彩鞋250双,砍刀40把、防火服60套。

清明当天,全区共计400余人次值班,“全员在位”,“无一人休息”。森防办4个督查组12个巡查队伍采取“把路口”、“盯坟头”、“守山头”的策略,对重点地段严防死守。

记者观察发现,清明当天,农民路边20多名脚穿平底鞋、头戴着草帽的挑山工。他们肩上一般还扛着锄头,既用于除草,也可充当挑祭品的扁担,一次来回的价格150到300元不等,有时也根据服务加价。

市民李女士透露,清明前一天,她已用400元雇村民把纸钱和其他祭拜物品扛上山,“都是那边乡里人,不会被查。”

这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拉锯战,终究还是让桑浦山难逃山火厄运——4月6日1起,4月7日2起,4月8日2起。

两位来自市区的女学生,对山火造成的焦黑倍感意外,“我们想来踏踏青,吸吸氧的。”汕头中国旅行社服务人员介绍,桑浦山目前属于私人旅游订制线路范畴,若出现山火发生游客难以撤退的情况,可能考虑停止线路开发。

对比挤满整条农民路的扫墓大军来说,400人次的值班队伍显得势单力薄。到底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来扫这么多坟呢?

桑浦坟墓围城

从空中俯视,桑浦山俨然一座坟墓之城。有的只立有一块墓碑,也有网球场般大小的、水池和绿化皆具备的多穴位墓群。逝者生前显赫与否,昭然若揭。

(桑浦山坟墓群 陈绮琪/摄)

 

已为家中老人购置好坟墓的餐饮店老板郑锐高总结,“买坟和买房是一样的,有能力就住别墅,没能力就住宿舍。”

生意人辛先生,1984年和两位哥哥在桑浦山上为爷爷做了一块生基,即活人坟。“爷爷自己找的一位很厉害的风水先生,姓汤,住桑浦山旁,对山很熟悉,挑的地爷爷很满意,我们子孙就定下来”。在潮汕地区,人去世前购买的生基,清明也需要祭拜。

没过多久,辛家在桑浦山上做的第一块生基被打掉。“乡里人觉得我们的(生基)坏了他们祖坟风水,就搞掉了,我们外乡人也不敢怎样”,辛先生解释。他们又挑一块地,花了8000元重做了一块生基,其中有两个穴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986年全国职工年平均工资只有1271元。“8000块可以买套老房子了”,他说道。

虽然贵,辛家认为只要老人需要,子孙就应尽力满足。除此之外,他们还把家族生意兴隆归于这口风水好坟。“俗语说‘一德二命三风水,四积阴功五读书’嘛,建了这口坟后,我们家确实就开始旺了!”不过,每年扫墓,辛先生都发现山上的坟墓又多了些,甚至有一座“伤到了我们‘三房’(指坟墓右翼结构)的风水。”

早在上世纪50年代,国家就开始推行火葬。中国殡葬协会会长助理王衍臻指出,其初衷是为了节约土地。直到1998年,《汕头经济特区殡葬管理条例》明确全面实行火葬,禁止(遗体)土葬。《2000年汕头市环境状况公报》显示,汕头大学周围自然环境保护区建成。2002年发布的《汕头市公墓管理办法》规定禁止在自然保护区建设公墓,并禁止在公墓以外的地方建造坟墓。

(农民路标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陈秋晓/摄)

(农民路标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陈秋晓/摄)

民政局数据显示,汕头现已建成公墓17家,公益性骨灰楼堂45个。以购墓网站“爱佑汇”上的三家汕头公墓为例,坟墓起价从28800到58000不等。

一家都靠打零工为生的鮀浦居民洪阿姨接受不了公墓价格,认为“有钱人才去公墓。”她的丈人陈伯,生前腿脚尚灵利时跑到桑浦山上,自己修修凿凿把坟挖好,只花了一千多块。2015年陈伯去世,儿女把骨灰埋进他亲自准备的墓穴里。

“农民路第一个路口上去,(汕大气膜体育馆)围墙后面这座山(即桑浦山),就是我们鮀东的,鮀东人的坟墓一般都在这里,”洪阿姨说。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所所长、《潮汕民俗》一书作者陈友义介绍,以郑氏为大姓的潮阳区金埔街道有座山,“山上几乎全是姓郑的(坟墓)。”陈友义认为,农村“入土为安”观念根深蒂固,很多人在把骨灰送进公墓一段时间后,又会挖出来埋回“自己家的山上”。以他自家情况为例——母亲希望海葬,子孙却认为她只是勤俭节约、身后不愿留下麻烦,还是会为母亲进行土葬。

桑浦山这块“宝地”,富人家图风水兴旺,穷人家求方便省钱,空地已剩无多。可非法买卖仍然存在。汕头众善殡仪服务公司工作人员称,他们在每座山都有联系人,可以土葬,四平方米大小的墓穴,价格从一两万到四五万不等。“你看上哪座山哪块地,我们就帮你沟通,我们家比其他家便宜”,工作人员见顾客合作欲望不强,还会追加服务内容,“贵宾烧(指火化后仍留遗体骨架)也可以帮你搞”。

绿色殡葬未来可期

汕头立法殡改已有二十余年,也一直在积极推广海葬、树葬等绿色殡葬方式,并给予补贴。截至2016年底,汕头全市累计树葬骨灰达117份。2017年全市共减免各类殡葬费用2085.91万元 。自1998年起开展骨灰海葬活动,至今已连续21年成功举办36次,全市累计撒海骨灰已经超过10万份。

中华永久墓园已建成首个“树葬公墓区”。工作人员介绍,树葬区可安葬800到1000位先人骨灰,一个树葬位占地仅0.2平方米,价格仅为2870元,远低于传统墓位,但不接受位置风水挑选,不允许做生基,只接受鲜花祭拜。

39岁的鮀浦村民赖丽英表示,海葬树葬可以接受,可祭拜不烧纸钱,总感觉是对老人的不尊重。

今年60岁不到的陈叔,早已想好自己的“身后事”——把骨灰撒在海里。他从小在桑浦山下、鮀东村中长大,有空的话最想四处游山玩水。去世后他想回归自然,大海是个美丽又方便的选择,而土葬或多或少损害山体,“我怎么能又喜欢山,又破坏山?”

截至发稿日,森防部的林忠伟向记者带来两个好消息:近期,汕头市林业科学研究所已规划在桑浦山先期选择两个片区的火烧迹地进行植树造林,预计投入资金120万元。同时,金平区委政府已落实相关涉林街道(鮀江街道为主要实施区域),在桑浦山上林区内规划并建设蓄水池。

山火原址绿化恢复保证了山体美观,蓄水池让山火扑灭更有保障。山火防范政策虽已出台,但殡葬习俗依旧深入人心。从“坟山火海”恢复为绿水青山,桑浦山似乎更需要标本兼治。

记者丨陈秋晓 黄琳茵

编辑丨邱晓芬

排版丨邱晓芬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3811,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