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陈锦生:不是王者,渴求荣耀

一座神秘水晶塔,拱顶处隐隐泛着蓝光,晕出一圈又一圈。陈锦生握紧手机,教练的叮嘱在脑海回响——“推塔,击杀敌方英雄。”

模模糊糊中,手机滑落了,手中紧紧攥着的,是酒店的大床被子。陈锦生起身,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此时,是2017年11月4日的凌晨四点半。

陈锦生在Czone战队的训练基地接受采访 杨晓雯/摄

陈锦生在Czone战队的训练基地接受采访 杨晓雯/摄

这一天,刚满19岁的陈锦生及其所在的Czone战队来到东莞参加“王者荣耀”的城市职业赛。与以往的八周循环积分制不同,这次参赛的队伍只要输任意一场便会被直接淘汰。

成王败寇,胜败在此一举。陈锦生和队友们不敢小看这场比赛。因为激烈的竞争和尚不成熟的竞技心态, Czone战队最终止步在了城市职业赛的四强。

“如果经历多了这些比赛,到了更高的舞台上就不会怯场了。”陈锦生这样评价这次比赛。

第二届潮汕电子竞技超级联赛王者荣耀冠军奖杯,被放在了俱乐部一进门的地方。  杨晓雯/摄

第二届潮汕电子竞技超级联赛王者荣耀冠军奖杯,被放在了俱乐部一进门的地方。 杨晓雯/摄

早在八九岁的时候,陈锦生便接触了CS、DOTA、魔兽等竞技类游戏。当时,游戏是他的家常便饭,也是一项令妈妈烦恼的爱好。由于不能很好规划游戏时间,妈妈经常气急败坏,所以总是变着法儿捣乱。有一次气急了,她直接把儿子的电脑鼠标线拔下来藏到冰箱顶上。

令陈锦生想不到的是,十几年后的今天,电子竞技变成了风口上会飞的猪,而他自己,则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

初中毕业后,陈锦生就读了中专。为了前途,父母帮他选择了口腔医学专业。在那几年的学习里,陈锦生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学医。中专毕业后,他再次接受了家人的安排,成为一名汽车检测员。

“我不喜欢汽车行业,每天感觉冷冰冰的。”陈锦生回忆。

Czone战队经理找到他的那一天,他正好辞职半个月。

为了得到更专业的培训和更明显的技能提高,从小就喜欢电子竞技类游戏的他参加了战队面试。面试过程中,教练对选手的能力、心态、配合等指标进行记录,最后形成一份报告。经过几盘游戏的厮杀,他的综合能力得到了教练和队友们的认可。于是他如愿以偿地,加入了Czone战队。

Czone是潮汕地区一支新兴的电子竞技战队,成立至今未够一年。由六个人组成的团队主要以“手游电竞”——王者荣耀为主,参加过大大小小比赛的他们在第二届潮汕电子竞技超级联赛之中崭露头角。

从被安排到主动选择,陈锦生走进了职业电竞的世界。而走了进去之后他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比想象的难。

加入战队之后,陈锦生住进了俱乐部安排的宿舍,每日在俱乐部的基地进行训练。训练基地在澄海的一个住宅区里,附近是热闹的商区。

陈锦生在进行训练 杨晓雯/摄

陈锦生在进行训练 杨晓雯/摄

不同于平时休闲打游戏,战队的训练更加体系化,成员们每天需训练十个小时。

一般情况下,上午和下午都是自由训练时间,队员们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安排训练。训练时,他们会围坐在长长的沙发上,拖鞋踢到一边。茶几上留了几个空空的外卖盒,室外几排的晾衣架上堆满了少年们的衣物。

陈锦生在九点多左右起床开始训练。偶尔有几天状态不佳,他便利用上午比较松散的训练时间给自己进行“加练”,打多几局游戏,把平时休息打闹的时间也利用上。

除了锻炼成员们的反应能力以及提高他们的思维能力、心眼四肢协调能力和意志力,日常训练对培养他们的团队协助也有巨大作用。“英雄之间的配合在比赛中特别的重要”,Czone战队的教练道。

晚上的开会时间,教练会召集队员来到战术板前开会,针对训练中出现的失误和注意事项进行分析并给出相应的对策,详细布置各个位置队员们的战术任务。训练赛是日常训练的主要任务,而队友们的默契度和自身的技能变化,往往需要教练在训练赛中收集数据进行分析。

“基本上就是打到困了就睡,醒了又继续打。”有时为了和国内外的选手切磋交流,队员们需要熬夜到凌晨三四点。高强度的训练,注定了通往电竞梦想的道路是孤独的。

俱乐部训练基地的战术板 战队经理王涵博供图

俱乐部训练基地的战术板 战队经理王涵博供图

“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谈恋爱了”,陈锦生颇有遗憾。电子竞技没有爱情,这句话不无道理。训练占据了大部分时间,选手们无暇顾及感情,也不想拥有另一个负担,“没关系,毕竟电竞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也是在这几年了。”

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已经通过新闻媒介把电子竞技运动正式列为中国第99个正式开展的体育运动项目。2017年10月,在瑞士洛桑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六届峰会上,代表们对当前电子竞技产业的快速发展进行了讨论,最终同意将电子竞技视为一项“运动”。

与其他职业运动员一样,电竞选手也会有相应的“黄金年龄”。作为一项体育项目,电子竞技要求选手每分钟至少进行几百次手机的组合操作,同时在长达数小时的比赛中保持精神高度集中。所以职业电竞选手的年龄通常是18-25岁,超过25岁,纵有着多年的经验,反应速度的下降常会导致操作失误,从而影响战绩。

即便如此,陈锦生还是毅然决然选择踏入电子竞技这一行业,“我还没有想过25岁之后要做什么,我现在只想把游戏练好,有朝一日踏进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赛场”。

随着如今电竞水平越来越高,“低龄化”成为行业趋势,对于年轻选手来说,俱乐部扮演了半个家长的角色。

“家长肯把孩子们送到这里,我们就要帮助这些孩子们实现梦想,实现自己的价值。”老板Edison缓缓说道。

老板是从澳大利亚回来的“海归”,回到汕头之前,他曾在澳大利亚创办了泰嘉华人高尔夫球协会。“当时我亲人和我说,现在这个(电竞)行业在国内很火,恰好我挺感兴趣,就回来潮汕这边投资俱乐部”。

在潮汕这个传统气息比较浓厚的地区,家长们对把孩子送到俱乐部并没有很大的意见。“我爸妈其实挺理解的,也知道现在电竞这个行业的发展,所以说实话我也没遇到很大的反对”,陈锦生笑道。电竞“低龄化”实际上也导致了电竞选手父母的年轻化,这些成员们的父母大多都是七八零后,对新兴事物的接受程度较高,对电竞行业的发展有一定的了解。

除了为职业电竞选手提供食宿和技术训练,俱乐部往往还会关注他们的心理状态,“这些孩子有的是刚从学校过来的,年龄比较小,有时也会比较叛逆,所以在压力大的时候我们也需要给他们一些心理辅导”。

陈锦生(中)和队友们一起参加比赛  Edison供图

陈锦生(中)和队友们一起参加比赛 Edison供图

为了给队员们解压,俱乐部经常会组织些集体活动。担心队员们长期训练会造成颈椎不适,Edison还会领着大家去进行中医的推拿治疗。

因为队里的成员们都有抽烟解压的习惯,每次比赛上场前,Edison会给队员们一人发一支烟,称之为“冠军烟”,在他看来,这就像以前战士上场打仗前把喝酒的碗砸掉一样。

2017年,现代快报专访了业内知名KPL职业教练苡诚,在提及电竞选手们年薪的时候,他说道,“冠军年入100万没问题,战队队员个人拿到20万也可以,包括比赛、直播、代练都会成为收入渠道。”但对于新兴战队而言,这样的收入暂时还不可企及。

陈锦生对此并不敏感。在他看来,Czone战队是提升自己专业技能以及实现个人梦想的平台,“俱乐部提供的食宿和薪酬已经足够满足我的日常需求了”。

陈锦生和队友们一起吃饭 Edison供图

陈锦生和队友们一起吃饭 Edison供图

电竞行业如今以新青年的文化形态进入了野蛮生长期,商业化的趋势已愈发明显。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国际数据公司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7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730.5亿元。

大量资本涌入虽然带来了电竞产业的高速发展,但真正达到“高收入”职业选手仅占金字塔顶端。风光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压力和挑战。

上海戏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晨作为电竞圈的资深人士,在接受新华社访问时提到,当今的电子竞技“拔尖率低”、“淘汰率高”,大多数人只能作为爱好者和参与者。

“优秀的人有很多,想要赶上他们只能靠后天的努力。无论以后如何,在黄金年龄里,我只想做出点成绩”。陈锦生虽不是王者,但依旧渴求荣耀。他低下头,手机屏幕上王者荣耀的LOGO发出淡淡的黄光。

记者:杨晓雯

编辑:蔡杏娜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3798,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