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你拿错了我的外卖

        秋季学期开学以来,汕头大学学生点外卖数量渐增,各宿舍区门口的外送员络绎不绝,错拿外卖、外卖乱放、信息泄露、白色污染等问题随之衍生。
       与此同时,宿舍管理员与外卖员斗智斗勇,学校拼单群和网红店铺粉丝后援群应运而生。学生对于外卖需求日益增加,外卖乱象亟待解决。

外卖乌龙下的斗智斗勇

         汕大知行书院的杨晓雯坐立不安——回宿舍打开外卖盒子后,才发现面前的沙拉并非自己先前所点的外卖,仅是包装相似。同一时刻,书院的麦焕君正在宿生群里询问“是否有一名穿着白色衣服的女生拿错了沙拉?”归还外卖后的杨晓雯至今都觉得尴尬——“可能会被别人误以为我偷外卖。”
        弘毅书院的沈弘遇到的状况则让人百思不解。11月3号,当她抱着怨气发朋友圈控诉别人拿错外卖时,却被同一家店的外送员告知外卖在G座宿舍发现。为何外卖会“飞”到别的宿舍楼,至今仍是个谜。秋季学期开学以来,由于第二饭堂尚未开放等原因,外卖日益红火,也忙中生乱。为了赶速度多送单,不少外卖员往往选择将外卖放至宿舍楼内外的公共空间,从而形成“示范”效应。大量无人管理的外卖食品也导致送餐频频“闹乌龙”。
推文图片。

(弘毅书院外,置放在长木板上的外卖林依梵/摄)

(长木板撤掉后,外卖员便将外卖放在弘毅书院自动贩卖机上林依梵/摄)

(长木板撤掉后,外卖员便将外卖放在弘毅书院自动贩卖机上林依梵/摄)

同学们对此忿忿不平,宿舍管理人员则为与外卖员“斗智斗勇”头疼不已。

此前,弘毅书院的外卖食品一直放在一楼大厅的长桌上。弘毅书院物业管理员陈女士表示,用于包装的塑料袋容易漏汁,在桌子上留下的油渍难以打理,影响书院清洁卫生。“外卖员是不能进宿舍的。”她介绍道。于是,书院辅导员在饭点时站在门口值班,阻止外卖员擅自进入书院。

外卖员们便将外卖放在书院门外的一叠长木板上。不久前,弘毅书院外面的长木板被撤掉,外卖员就将食品袋放置在自动贩卖机顶部。

推文图片3

(以防外送员进书院,警惕地站在门边的物业阿姨 林依梵/摄)

其他新书院的情况也相似。据记者观察,由于旧宿舍区距离饭堂较近,点外卖学生较少,宿舍管理员与外卖员的关系则较为缓和。但在明德书院(原EF宿舍),外卖配送员还是会习惯将外卖食品置于大厅的沙发或者指定的其他地方。一位宿舍管理员表示,“短时间内可以放在那里,但长时间的放置会占用并污染供同学们休息的沙发。”

“怕等学生的时间太长,怠慢了下一波学生。”东门“肥弟牛肉”的外卖员说。“同学尚未下课”以及“打了电话久久未有人接”多为外卖员在采访时提到的理由。

据了解,各个书院的管理服务中心目前未收到校方下达的通知。对于最近校内出现的一系列外卖乱象,汕头大学管理服务中心的温经理明确表示:“学校未禁止学生叫外卖,但物业绝对禁止外卖人员进宿舍。”

对此,明德书院的小陈建议可以在宿舍楼下大厅设一个专门摊点。东门“肥弟牛肉”店的老板以汕大近邻宝快递柜为例:“各个宿舍区是否能开辟外卖通道,使派送和领取外卖的流程更加便捷?”

汕大外卖何以增长

       谈及叫外卖的同学为何增长?16级新闻专业的李梓毅认为“以前的二三饭菜式比较多,口味比较受欢迎。”16级机电专业的彭建德认为食堂“排队久、夏天空调不凉爽”等现状。 14级工商管理专业的皮思阳认为,东门美食街新开的多家餐饮店也是导致外卖增多的原因。学生在群里仅需填写菜品和电话号号码便可下单。由于外卖的便利性与同学们的尝鲜心理,加上为了凑齐配送费等原因,校内各类外卖拼单群应运而生,因此引进了多个外卖商家。
        “网上有些商家是无牌无证黑作坊,安全质量无法保证。”对于外卖与外卖群骤增的情况,校方给予重视并表态。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党总支书记杜式敏不支持学生点外卖,“学校有提供正常的饭堂,不要贪图一时的方便快捷或者所谓的好吃。”对于在拼单群上使用“名字+手机号码”作为备注的现象,杜书记感到担忧。她提醒道,互联网上多骗局,最好不要轻易泄露个人信息,应加以判断。
         新闻学院的凌学敏老师也叮嘱学生“少吃外卖,用塑料盒和塑料袋装的食物对身体影响很大。”“人是为了生存而吃饭,动物是为了吃饭而生存,所以不必对饮食太过讲究。”几乎每天都在校内食堂解决三餐,思源书院、文学院的团委老师郜飞幽默说道,“但偶尔出去刷一顿也是可以的。”他为那些不爱走进食堂的学生出主意——带着喜欢的人去,“最重要的不是吃什么,而是跟谁一起吃”。作为校方代表的膳食委员会,是学校资源管理处的一个部门。委员会会长游嘉祥透露,他们正与食堂方面协商,但目前食堂仍未对学生反映的饭菜不好吃的问题做出回应。

新变化下,问题悬而未决

        汕大的外卖问题悬而未决,近期又有新变化。目前,各大外卖拼单群应势“改革”。比如,为缓解外卖扎堆乱放现象,群里安排学生专门负责与商家接洽,下单的学生凭支付界面便可获取外卖。针对前述的信息泄露问题,目前各大拼单群已逐渐将商家移出群聊,由拼单群工作人员与其单独联系。
(截图自思源的外卖拼单群)

(截图自思源的外卖拼单群)

此外,还涌现了一批“网红”商家。这部分商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脱离拼单群“单干”,成立了自己的“粉丝后援群”,有些甚至拥有了各自的书院负责人。

“丰盛快餐”便是其中一个例子。它于两个星期前进驻汕大,随后迅速火爆各大书院。老板表示,自己建了一个群是为了方便与同学们交流菜品。目前,他们会自己派发外卖,到了宿舍楼下让同学们按自己的单号取餐。近期他们还在德馨书院(原G座宿舍)试验,将外卖放在一个保温箱内,保温箱放在监控下,“这样不会被偷走外卖,被偷走了也容易查到”。

外卖新变化下,外卖群也依旧存在“频频更换群主导致钱转错”、“外卖拿错”等现象。汕大的外卖乱象犹在,校内外卖爱好者何所适从,校方管理从何下手,不仅是汕大,也是其他高校正面临的难题。

早在2014年,南昌大学、厦门大学、华侨大学、青岛大学等高校就已经陆续出台了外卖禁令。北京青年报记者在2015年调查了北京城18所知名高校,发现至少8所高校已出台了不允许外卖送餐到校园内的规定。

今年3月份,辽宁大学发布通知,出于为学生们的饮食安全考虑,禁止第三方外卖服务方进入校园。华中科技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则出于校园安全考虑,限制外卖车辆进入公寓区。

11月12日,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针对“高校禁外卖”进行了调查采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对记者表示,学生选择外卖也许会带来一些问题,但解决方式不应是一刀切的禁止。

他建议:“第一,让外卖经营者加强环保意识,提供可降解的、安全的环保材料;第二,学校食堂加强创新,在时间、排队方式、菜式选择等方面提供多样化探索;第三,鼓励学生在食堂吃饭,加强对学生在环保意识、良好习惯养成等方面的教育。”

复旦大学教授张翔对记者表示,学校管理部门也应该思考问题的另一面:为什么学生会选择外卖,学校是否应该在食堂管理方面多用点心思?

11月17日《 人民日报 》发表题为《校园禁外卖,到底该不该?》的文章。文中引述北京市尚衡(南宁)律师事务所主任庞才友的话说:从法律的角度看,高校以及一些私人小区是有权设立一些规章制度,禁止外来人员和食品等进入其管理范围的。学校对在校学生有保障其人身财产安全的责任,如果同意涉及食品安全的物品进入校园,而学生因此在校内发生意外,那么学校在法律上要承担一定的管理不善责任。所以,学校不允许外卖进校园是有一定道理的。

11月25日《 人民日报 》发表的《外卖垃圾处理,难题如何破解》一文分析指出:根据公开数据保守估算,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三大外卖平台日订单量总和在2000万单左右。以每单外卖用1个塑料袋、每个塑料袋0.06平方米计算,每天所用的塑料袋能覆盖120万平方米的面积,铺满168个足球场。有环保组织调研发现,每单外卖平均会消耗3.27个一次性塑料餐盒/杯,这意味着外卖每天消耗的餐盒超过6000万个。以每个餐盒5厘米高计算,摞起来高度相当于339座珠穆朗玛峰。

文章还引述了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固体废物处理与环境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刘建国等专家的呼吁:个人需要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外卖消费,从自己做起,从小事做起,践行绿色生活、绿色消费。各方都要承担起责任来,别让环保行动成为摆设。

 记者丨林依梵、徐樱梓
编辑丨伍颖欣
排版丨邱晓芬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364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