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拔猫伤:我们的校园足够安全吗?

5月8日晚10点20分,“STU猫狗协会”的成员在汕大DG座教学楼下空调机旁发现一只受伤的怀孕母猫。这只母猫叫做“粒粒”,怀有50天身孕的它,肩胛骨被弩箭刺穿,伤口已化脓。

猫狗协会成员们将“粒粒”送到了嘉景宠物医院。据该院的吴院长介绍,清创手术持续了15分钟,母猫于9日凌晨2点出院,凌晨5点30分早产产下6只小猫,但其中一只夭折。汕头流浪天使驿站的志愿者林小姐表示,手术打的麻醉是有风险的,未来三天到五天内,“粒粒”仍有生命危险,预测的康复期是三个月左右。

“在这件事上,我担心的是动物和人的安全。”林小姐说道。

猫背

(受伤的“粒粒”)

在汕大用弩,是否违法?

此次事件中,伤害“粒粒”的器具为弩——一种利用弹簧装置发射箭头、钢球的器具,在中国古代作为兵器使用,杀伤力较强,可以致人重伤或死亡,现属于国家严格管制物品。

弩

(据目击者证词,疑似可疑人员手持的弩)

箭

(射伤“粒粒”的弩箭)

 为了调查清楚伤害“粒粒”弩箭的具体型号,记者假扮顾客,向一些淘宝卖家了解情况。卖家表示这种弩属于违禁商品,淘宝上不得售卖。根据公安部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于1999年联合出台的“关于加强弩管理的通知”:弩属于危险物品。制造、销售弩或开设营业性弩射击场所必须经公安厅、局批准。企业和单位购买弩须持有公安厅、局开具的证明。严禁将弩销售给个人。

卖家向记者解释,射伤“粒粒”的这种弩箭,直径为6毫米,长度为16.8厘米,是同类型弩箭中最长的,内行人也因此称其为“168箭”,配上相应的弩,最远射程可达50-60米。

汕头大学法学院的邓剑光教授认为,射伤“粒粒”的人员涉嫌在公众场合非法携带管制器具,已经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

法条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二条)

黑暗之箭由谁射出?

目前,射伤“粒粒”的人仍未找到,但一些汕大人表示曾在校园内目击到可疑人员。

16级土木专业的潘同学说,5月6日(上周六)中午12点多,他在从四饭到医基楼的途中看见一个拿着弩的人,“当时他背着我站在草丛里面,我以为他是个学生,在测试自己的弩箭,我也没多想,就走开了。”潘同学说。

上周末,在同一地点,学校教职工家属邵女士目睹了一男子拿着弩在医基楼底层的草坪上射击。“我当时以为他在射小鸟、老鼠,所以也就没有多想。”邵女士回忆道。

5月8日(本周一)上午10点左右,当退休职工牛女士带着几个孩子在这条小路的台阶上坐着的时候,一个手持弩箭的男子进入她的视野。男子驾驶着一辆轻便摩托车,将黑色的弩留在停放于小市场背后小门旁的轻便摩托车上,随后在台阶附近活动。牛阿姨说:“当时我们在单车前面,他在单车后面,我怕他射到孩子,就带着孩子走了。”

目击地(目击者看到可疑男子在单车背后的草坪用弩射击 罗伊晴/摄)

保卫处的一名高姓工作人员根据邵女士和牛女士提供的信息,调取了5月8号早上9:00~10:00的监控录像。由于母猫被发现的地点是DG座教学楼下空调机旁,而小猫经常逗留在医基楼至四饭的小路,这两个地方都是监控盲区,目击证人对疑似人员体态特征的记忆也比较模糊。保卫人员只能根据“轻便摩托车”这一信息点,从安装在DG座教学楼楼下停车场的两个监控的录像中寻线索。“我们找了相似的车型,但由于录像比较模糊,很难锁定具体的嫌疑人”,他表示。

学校保卫处的温处长分析,此事很可能是校内人员所为,因为保卫处走访的目击者都表示,手持弩的人员是学生模样;而且母猫被发现的时间恰好是工作日,所以不排除校内人员作案的可能性。他推测,作案者可能被猫群集聚而产生的噪音所扰,进而做出过激行为。

敲响校园安全警报

温处长表示,保卫处正在积极排查可疑人员,接下来将会通过加强巡逻,管控外来人员来提高门卫监控的力度。同时保卫处也在留意周边是否有非法售卖管制器具的店铺。接下来若发现有可疑人员携带管制器具,保卫处将予以收缴。

 他提醒同学们,在校园内发现携带管制器具的可疑人员要及时向保卫处报告。“虽然保卫处没有执法权,只有管理权,但保卫处会积极处理,并配合鮀浦派出所”,他表示。

对于学校仍存在监控盲区的问题,温处长表示,摄像头一期安装项目正在进行,完成后,保卫处会向学校申请安装更多摄像头。但温处长也无奈地说:“摄像头的安装很大程度取决于经费,只能尽力一步一步做。”另外,他还呼吁大家,要理智处事,不要做出过激行为。

附:校园报警电话:075482904110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记者:罗伊晴 邱晓芬

编辑:陈美任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343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