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大学子在日本 | 远离公害,日本女性为环保做了什么?

北九州市整洁的街道上,不管是年轻女孩儿、还是满脸岁月的妇人,淡妆浓抹,柔声细语,如同轻轻摇曳的花儿。很难想象,这里曾是公害集中爆发区,而女性竟是率先站出来争取蓝天的人群。

1901年,随着日本国营炼钢厂“八幡制铁所”的落成,日本进入了工业高速发展时期,这座当时被认为“生机勃勃”的高炉,为北九州带来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浓烟、恶臭和哮喘病。

孩子的脸被煤灰熏得黑乎乎,男人白衬衫上的粉尘永远洗不干净,妇女们为家人的健康担忧,于是站出来与企业抗争。她们成立户畑妇人会,提出口号“我要蓝天”,并拍成影片,请大学教师传授环保知识,在发电厂周围放置铺有白衬衫的箱子,以测试降灰程度,带着调查后的证据与工厂和政府交涉,一系列动作迫使政府和企业正视公害问题,最终政府、企业、市民三方达成和解,共同治理污染。这场以妈妈们为主力军的运动,成了日本公害历史上著名的“母亲运动”。

半个世纪以后,昔日的公害城市成了治理污染的典范,也是日本向世界传达环保理念和环保技术的窗口。北九州的女性没有停下环保的脚步,她们以自己的方式继续践行“环保”。

加藤美佐子:让大家知道公害的历史

1.1

汕大报道团与加藤美佐子(前排右一)的合影

“我年龄大了,讲不动了,后面谁来做这些事呢?”加藤美佐子坐在床上徐徐说着,她因骨折住进了老年保健室,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床和一张茶几。加藤美佐子身穿一件玫红色毛衣,打着白色的简易蝴蝶结,看起来气色不错,她是户畑妇人会的会长,如今年纪大了,仍然记挂着妇人会的事宜,“我最担心的是继承问题”,她说。

公害期间,加藤美佐子在小学教书,没有参与妇女运动,但她隐约记得:当时孩子们的缺勤率很高,“上医院的孩子比上学校的多”。成为户畑妇人会会长后,不少人向加藤美佐子了解公害的历史。加藤美佐子说,起初她对公害历史也不了解,但那么多人对此感兴趣,她认为应该有人来讲述这段历史,于是她潜心学习后,开始在各个学校讲学。加藤美佐子拿出几个讲学时随身带的本子,密密麻麻全是她的笔记。奔波于各地讲学四十年,加藤美佐子自己也记不清讲了多少次,学生们听讲后的反馈令她感到欣慰。

有小学生将她讲课的内容编成话剧表演出来,一位来自关东地区的国立筑波大学学生专访她并写成论文,还有不少外国考察团也曾听她讲述公害的历史和经验。“我真的很感动,就像我教你们,你们也教下一代,这是传承的意义”。加藤美佐子将自己的角色定义为“公害历史的传承者”,但她年岁已高,希望年轻人能够继承她做的事情。

神崎智子:女性的力量不可估量

1.2

汕大报道团与神崎智子女士(后排左三)的合影

“并不是只有政治家才具有改变社会的力量,普通人也能改变社会,女性参与社会活动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学者神崎智子分析 “妇人运动”时说。她原来是北九州市立女性中心的副主任,著有《战后女性政策史》,关于“公害运动中女性作用”,她的研究在日本很具权威。

与采取强烈对抗方式的运动不同,妇人会通过拍摄纪录片、借助媒体传播、与政府企业协商等温和的方式推动问题解决,这个传统也成了现如今的北九州模式——政府、企业、市民三位一体,共同解决问题。神崎智子说,其实“妇人运动”并不像听起来那么顺利,开始阶段非常艰难,但为了丈夫和孩子的健康,她们坚持做了下去。“知道为什么是女性发起运动吗?为什么不是男性呢?”神崎智子解释,当时的男人大多在排放污染的大工厂工作,为了保住家庭的经济来源,男人不能出面。除了这个因素外,神崎智子还有她自己的理解:男性的行为通常依照法律,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未出台与公害相关的法律,因此男性的环保意识较弱;而女性习惯从自身感情出发,出于对孩子的保护,她们敢于发声。从母亲的角色而言,“母亲扮演着养育下一代的角色,身上背负着可持续发展和传承的责任”。

神崎智子的海外研究经验丰富,她曾经研究印度尼西亚的妇人会,发现当地女性对环境污染问题很敏感,具备强烈的环保意识。因此她认为,女性首先要具备健康和环保意识,才能在环保活动中发挥作用,取得成果。

山口登代子:将环保融入生活小事中

1.3

山口登代子

篮子里一摞厚厚的报纸、收纳盒中是政府指定使用的垃圾袋、三个颜色不同的垃圾桶并排站着,山口登代子的家门前,井然有序地摆放着这些东西。山口登代子打开脚下的黄色塑料箱子,用木棍翻搅着里头的泥土状物,这是她自制的肥料,原料是葱、萝卜、橘子皮等家里剩下的蔬果,制好的肥料用来滋养院子里的蔬菜。山口登代子将手探进箱子里,“里头是热的”,她说:“剩下的酸奶或者纳豆也能加进去,能加速发酵。”食品肥料的做法是从社区公民馆的学习会上学来的,“我的脑子时刻都在琢磨,有哪些东西可以再利用”,山口登代子今年76岁,专职打理家务的她特别擅长资源循环使用。

山口登代子每天将垃圾按一般垃圾、塑料垃圾、玻璃瓶罐分类,不同种类的垃圾按要求放在指定场所,定期用废报纸与回收公司交换卫生纸。20世纪70年代,为从源头上减少垃圾污染,提高资源的利用率,日本更加细化垃圾分类的方法。山口登代子说,开始时她也嫌麻烦,但政府为了鼓励市民将垃圾分类,免费发放学习手册和垃圾塑料袋,久而久之大家就习惯了。

孩子们小的时候,山口登代子常常让他们帮忙进行垃圾分类,叮嘱他们“垃圾不能留在外面,要带回家来”、“随手捡起地上的垃圾”,让孩子们在无形中养成好习惯。如今她的小儿子在上海工作,她表示很担忧儿子的健康,因为日本民众对中国的雾霾问题十分关注和敏感。但山口登代子认为:“空气没有国家区别,这不是别人的事情,我也担心中国孩子的健康受到影响,希望中国人早点认识到这个问题并处理好。”

波多野冴紀:力量很小,能做的事情很多

1.4

波多野冴紀

在福冈县最小的岛——马岛捡垃圾,与当地居民交流;参加社区的街道清洁活动,沿着大街小巷搜寻地上的碎垃圾;在韩国交流期间,介绍北九州公害历史,和韩国大学生交流环保理念,参与当地环保活动……

做这些事情的是同一个人——波多野冴紀,来自北九州市立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她学习的是地域创生专业,“地域创生”的意思是推动地域的发展,包括地域的经济、文化、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发展。波多野冴紀是北九州市立大学学生团体Green bird的成员,她的身影时常出现在各种清洁活动中。

波多野冴紀是北九州市本地人,但她坦言之前对环保的理解很狭隘。如今,北九州市的环保产业闻名世界,她却了解甚少,为了重新认识自己的家乡,波多野冴紀参加了马岛清扫活动,“两个小时,我们捡到到的垃圾是500公斤,拖拉机来回两趟”,她感到非常吃惊,“这是一个渔业和农业都发展得不错的地方,现在就像一个垃圾岛,这很不好”。

看着被海水冲到小岛上的垃圾,波多野冴紀对环保有了新的认识,“环保不是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问题,是全球的问题”,她举例说,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垮了许多房屋和建筑,建筑残骸随着海水飘到了俄罗斯,美国甚至全世界。

“大学生的力量很小,这微小的力量可以用在什么地方?”参与环保活动和学习后,波多野冴紀冒出许多从前没有的想法,她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也明确了自己的责任,“希望能为家乡做贡献”。

 

记者:林家怡

指导老师:加藤隆则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3394,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