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大学子在日本 | 古野隆雄:那些自然教我的事儿

日本福冈县嘉穗郡桂川町一个叫“寿命”的小村子,被高低起伏的山峦环绕着,8户农家分布在山脚下。

穿着泛白的蓝色连体工装裤,戴着棕黄色的鸭舌帽,一双乳白色的橡胶雨鞋上沾着泥,“稻鸭共作”创始人古野隆雄先生站在新开垦的农田里。

4.1

(日本稻鸭共作创始人古野隆雄先生

4.2

(被群山环绕的村庄)

出生在上个世纪50年代,古野隆雄见证了自己的父辈通过农药和化肥增加了收成,也眼看着水田里的鱼儿越来越少,直至消失。“因为人类的活动,自然成为受害者,如果自然与人共生的话,这些鱼儿应该回来。”古野先生一边读博士,一边研究最自然的农业生产方式。

古野隆雄与“稻鸭共作”

每年6月份,把雏鸭放到水田里去吃害虫和杂草,排出的粪便给水稻当肥料;8月把鸭子从水里抓起来放进竹林里养,吃落在地上的竹叶,顺便给竹笋松土;到了11月,鸭子肥美,下霜后和地里出产的葱和萝卜一起卖出去。这就是古野农场闻名的“稻鸭共作”,用最自然的方法把种植业和养殖业结合起来,形成良好的生态循环。

4.3

(鸭子们在吃菜叶)

这是古野先生自己摸索的经验,道理看似简单,但是把鸭子和水稻放在一起养,怎么让鸭子不吃水稻?鸭子放养怎么不逃跑?怎么不被山里的野兽吃掉?这些都是书上没有的。

“做农业,要亲自观察体验,光看书是不行的。”比起经过他人脑袋加工的信息,古野先生更赞成自己去感悟。

为了传播自己的农业理念,古野先生经常到各地推广经验,他到过中国,发现去听他演讲的都是政府官员,农民来的并不多。

“政府和农民是两回事,政府说了没用,还是要农民主动参与,有自己的认识才会有效果。”古野先生的农场会招研修生,不收学费,包吃住,一年之内可以参加这里所有作物的种植,从中学习农业知识。

农民都是国际人

“农民都是国际人。”古野先生说,农业是国家的根,虽然气候条件、土壤情况不同,但是靠天靠地的农业认同感是一样的。

“人和人的连接,人和自然的连接,才会形成地域,进而形成了人们的认识。”农业形成的人与人的联系是跨越国界的,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远在中国新疆的一位农民朋友打电话给古野先生,告诉他要是日本核泄漏了,就去新疆,在那里他能活,如此的情谊让他感动万分。

走进村子,古野先生没有马上带记者去看他的鸭子,而是走进了山脚下的一个神社。在日本,农民敬畏自然,春天和秋天都会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祈求风调雨顺。

“当、当、当”,神社的钟声低沉而悠远。神社前的石碑上刻着字:车马不能进,鱼鸟不能抓,竹木不能砍。桂川町的神社建于明治时代,已有300多年历史,文字的刻痕已经模糊,神社门口的大树却十分粗壮。

4.4

(山脚下的神社)

“在日本,人们常说,要对地球友好,对环境友好,应该说,地球本来就是友好的,不能去破坏。”古野先生说,“我们现在过得舒服,要考虑子孙后代。”

在农田的两头各插一根竹竿,竹竿中间有一根发丝般细的黑线。“这是用来防乌鸦的。”古野先生解释说,在日本乌鸦随处可见,为防乌鸦,一般农田都用稻草人,可几百年过去,早就对乌鸦没了震慑力。为了防止乌鸦偷吃稻谷,但又不能伤害他们,古野先生想到了这个办法,经过多次测试,发现乌鸦可以躲开透明的线却避不开黑线。

4.5

(防乌鸦用的细线)

农业需要等待

四十年的农业劳作,春种秋收,古野先生学会了等待:“农业和工业最大的区别是,农业必须要等,工业不需要等。现在人们失去了等待的耐心。”

古野先生打了个比方,工厂一个月可以生产一万台车子,要是卖得好,下个月可以马上加大投入,生产三万台。但是农业不能这样,必须遵循作物的习性,急不得。随着农业生产技术提高,一年四季都可以买到水果,但水果的味道和吃水果的心态,与从前不一样了。

村里8户人家有7户已实现农业现代化,种植大棚蔬菜和水果。只有古野家还在坚持最自然的露天种植,连肥料都是自己亲手调制:用鸭子和牛粪堆肥,把贝壳碾碎了给植物补钙。“堆肥的成分比较复杂,作物吸收量有限,营养成分有些会沉积在土壤里,土壤的肥力也会上升;化肥里的一些成分作物吸收不了,营养不好,食物的味道会变差。”

“你们知道草莓是什么时候的水果吗?”古野先生突然问,“很多人都以为是冬天,因为圣诞节前后卖得最贵,但实际上露天种植的草莓五月份才上市。”为了适应市场,很多农户采用大棚种植,踩着节日卖个好价钱,时间久了,没有从事过农业劳动的人就把草莓当成了冬天的水果,也忘记了它原本的味道。古野先生笑着拿他的小孙子举例子,这孩子只吃5月的草莓,说吃冬天的草莓就跟喝水一样,味道太淡不要吃。

4.6

(村落里的蔬菜大棚)

全家务农齐上阵

古野家有五个孩子,儿女们都很支持爸爸的有机农业,和爸爸一样,他们大学毕业后都都回归农田,从事有机农业。在古野看来,能够和家人在一起工作,孩子可以吃上健康的食物,再辛苦也值。

在刚开始尝试“稻鸭共作”的时候,鸭子一批批地死去,不断尝试不断失败,古野先生曾想过要放弃。可当儿子问他:“爸爸,你怎么不买鸭子了?”古野先生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孩子看在眼里,自己是孩子的榜样。

4.7

(合鸭家族的“招牌”)

4.8

(古野先生家的麦田)

古野先生把教育分成三种:学校、家庭、社会,一般人对学校教育期待较多,没有做到三者之间的平衡。古野先生通过农业劳动对孩子进行自然知识和道德情操的教育。

现代社会中,整个家庭一起工作的情况并不多,大城市里基本没有,古野先生认为通过工作可以形成一个人的人格和生活方式。虽然全家齐上阵,可每个人负责的内容不一样,儿子种洋葱,女儿种小麦,术业有专攻,有什么问题大家聚在一起总能解决。

自产自销用农业创造“缘份”

在古野先生家门口,有一块木板写着“直产直卖”,省去了中间环节,原本农家只能得到20%的利率,现在可以多赚很多。古野先生在地里只管种田,做农业研究,儿子负责网络运营。

4.9

(古野家的生产理念:百姓百做,直产直卖)

农产品有固定的消费者,客户直接在网上下单,儿子负责送货,“反正自己的儿子不用付工资。”古野先生说到儿子时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古野先生把自己和消费者的关系描述成亲戚朋友,孩子结婚时还有客户给自己发祝贺信。在自传里,古野先生写道:“我希望和消费者的关系可以是面对面的,希望他们可以亲身体验农业,和我形成共识。”

希望和消费者的关系不仅仅只是停留在钱货交易上,他希望建立“缘农”的模式——用农业创造缘分。消费者可以到农田来,体验农业生活,“吃自己种的食物,感受是不一样的,我希望的农业,是生产者和消费者一起努力,一起劳作,共同感受农业劳动带来的知识和乐趣。”

“日本现在农业从业人口平均66岁,再过五年的话,农业可能没有发展空间了,要将农村的传统保留下去,这是一种生活方式,要是适应不了就会消失。”谈及未来农业的发展,古野先生有一些担心。越来越多的机器人投入工业生产,代替了人力劳动,在人工智能比较发达的时候,人可以干什么?古野先生推荐用农业来吸收就业,让人们自己去接触了解自然。

记者:夏燕南

指导老师:加藤隆则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3374,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