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汕头 | 潮州木偶戏:掌中乾坤 他希望让年轻人知晓

在橱窗似的迷你戏台上,惟妙惟肖的木偶踩着锣鼓声,行云流水般地变换动作。帘幕后的许端杰灵活地翻转手腕,手指微动,他操纵的木偶仿佛被注入了生命:抬腿上马,扬鞭启程。

1表演

(许端杰在表演木偶戏 许端杰供图)

木偶戏的表演全凭一双手,掌中有乾坤。许端杰是汕头澄海隆都镇的老玉春香剧团的第三代掌门人,4岁学艺、6岁登台,至今已表演了整整30年。

这个剧团与许端杰同龄,由许端杰的爷爷许登春于1981年创办,活跃于潮阳、达濠、澄海等地,现有11名表演艺人。

“铁枝木偶不只是一种谋生的工具,更是一种具有独特地域特色的文化符号。”2006年,潮州铁枝木偶入选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戏剧类。

“纸影是真真正正的老爷戏”

潮州铁枝木偶,俗称“纸影”,由北方的皮影演变而成,流行于广东潮汕一带,因木偶的动作身段全靠三根铁枝操纵表演而得名。

三根铁枝分为中箸、左箸和右箸。中箸固定在木偶的背部,是木偶的“中枢神经”,控制平衡的关键;左、右箸分别系于木偶的左、右手。

手势

(操纵木偶的手势 许端杰供图)

表演时,艺人左手掌心向上,中指和无名指夹住中箸,拇指和食指捏着左箸,右手则捏着右箸,靠腕力改变木偶的动作。别看小小的木偶只有一公斤重,操纵者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很是不易。

铁枝木偶的表演舞台是用竹杆、木板搭建而成,一般台高3.6米,台面长3.2米,台深(台前到台后)3米。舞台横幅绣有剧团名称,背景绣布绣着“双龙夺宝”,两侧的条幅内容多为“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木偶戏的特制舞台 许端杰供图 )

(木偶戏的特制舞台 许端杰供图 )

每逢“老爷生”(潮汕神祗的诞辰)、入祠庆典、迎神送神等民间节庆,铁枝木偶常常是观赏娱乐项目之一。戏班表演的剧目主要是吉祥戏,以讨个好彩头,如开台必演的《五福连》,亦称《八仙祝寿》。

潮俗皮影戏最早可追朔至南宋时期,是潮剧的祖宗。清代黄钊的《潮居中杂诗》写道:“落彤朝问鬼,影戏夜酬神。”那时的纸影戏就已盛况空前,广受民众热爱与欢迎。

许端杰回忆道:“以前老一辈人讲究,纸影是真真正正的老爷戏,纸影过后才能做人戏(真人表演的潮剧)。建新宫、建新祠堂都要请纸影班来演出,俗称‘压地灵’(即镇压新宅的邪气晦气)。”

铁枝木偶戏的兴盛与衰微

改革开放初期,正是木偶戏的鼎盛时期,那时百姓要提前很多个月才能预定到剧团。剧团从晚上7点一直表演到凌晨1点多,观众的热度依旧不减,戏台下黑压压一片都是人头。

现在人们的选择多了,可以选择票友唱潮剧或是哑戏等,“木偶戏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演出时间也缩短了,大多为一两个钟头,台前常常没有观众。“连老人家都不再稀罕了!家里电视什么剧都有,又不用在这里风吹日晒的。”许端杰补充道,“有些镇甚至用大荧幕播放潮剧来替代演出,让人哭笑不得。”

这项民俗技艺正面临着后继无人的传承困境。剧团创立至今,成员仍以许家的亲戚为主,主要是中老年人,缺乏年轻人来继承。在上世纪80年代,常常有人想向木偶班班主拜师学艺,现在却“完全是反过来的”:别人培训是学生给老师交学费,而许端杰是给学生发补工费,保障他们的生活。

即使这样,他还是无奈地表示剧团吸引不到年轻人,就算他们参加了培训,大多也都是学了一段时间就放弃了——一方面是因为难学,另一方面是不固定的演出频率让他们感到前途渺茫。

这两年由于艺人的缺失,剧团减小了演出规模。前两年正月的表演有近百场,今年已经减少到七十多场。在经营方面,剧团主要是以演出费来支付人员的工资和剧团的投入,如购买原料制作道具等。剧团演出有限,导致资金短缺,没法给成员们提供更好的待遇。

“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断了”

出身于剧团世家的许端杰很小便接触了木偶戏,耳濡目染下学会了木偶表演,后来在父亲的要求下学习木偶制作。父亲从未强制他从事木偶戏,但要求他一定要学会这门技艺,不能失传。制作一个完整的木偶大约需要三四天的时间,从木质身、泥塑头到潮绣服装,工艺繁琐,如今潮汕地区能专业制作木偶的不超过5人。

3制作

(许端杰在制作木偶 许端杰供图)

传统木偶戏的木偶体形较小,高约一尺二,为解决远处观众看不清的问题,许端杰将其改良为二尺(约67厘米)左右,以增强观赏效果。

但在剧目改革上,他却坚持传统。铁枝木偶的表演形式和剧目都参照潮剧,被称为“微型潮剧”。有人提议说改革剧目,或是用普通话演出,以吸引外地的观众。但在许端杰看来,在形式上标新立异不叫创新,反而会适得其反,一旦淡化潮剧元素,木偶戏就失去了原来的味道。

“音乐无国界,如果观众是真心喜欢木偶戏,自然会去了解潮剧。”他说。

据许端杰了解,整个潮汕地区有100多户人家在从事木偶戏表演,但大多都是半工半艺的业余艺术团体,远不能满足民间的需求。“祖辈世代传下来的技艺,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断了!不管生活过不过得去,还是要继承下去。”

许端杰以前也做过其他工作,甚至当上了销售经理,但他还是选择回家继承父亲的衣钵。如今他全副身心都投入在剧团中,希望趁年轻,努力发展木偶戏。

令他欣慰的是,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对木偶戏兴趣浓厚。许端杰的大女儿正在读小学,已是剧团主要演员,寒暑假时会跟着家里外出表演。除了对木偶戏里包含着的潮汕民俗文化感兴趣,她更想为爸爸分担,“木偶戏是爸爸的全部,我会坚持下去。”

“木偶剧的发展瓶颈在于没有年轻化。一个剧种若是失去了年轻观众,前景可想而知。”许端杰最大的愿望是让年轻人、小孩子都喜欢上木偶戏,把这行有着几百年历史的手艺传承下去。

4月8日下午,“非遗文化入校园”第二期——潮州木偶戏分享沙龙在汕头大学文化创意产业园举办。这是许端杰第一次走进校园做分享。活动现场的许多学生纷纷加了许端杰的微信,表示想继续关注木偶戏表演。

现场

(分享会现场学生在体验操控木偶 许端杰供图)

许端杰希望有更多学校、社会团体能组织相关的推广活动,他愿意倾囊相授,让更多的人了解木偶戏。“民间的艺术来自于人民,也要得益于人民。”他说。

 

记者:林英涵

编辑:杨建伟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321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