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王富仁 |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伴着落日的余晖,一位朴素的老人,戴着浅灰色的圆帽,牵着一条狗,悠闲地漫步在汕大校道——这是大多数师生对王富仁先生的印象。他是汕头大学文学院的终身教授。“校道上似乎还有王老师亲切的音容”,新闻学院的教师陈晓媚回忆道,“他笑着说,小姑娘,我们挺有缘的,给你一本书吧。”

5月2日晚,曾给大家讲鲁迅、讲“五四”的王富仁在北京病逝,享年76岁。他生前总觉得自己还有不少事情没做,还盼着五一假后能回来给汕大学子上课。

(王富仁先生和爱犬“胖胖”一起散步 李霖/摄)

(王富仁先生和爱犬“胖胖”一起散步 李霖/摄)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

“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像鲁迅一样,活得更有意义一些,活得更像一个人。”王富仁在一次访谈中说道。

他曾在中国现代文学学科奠基人之一李何林先生门下读博士,与鲁迅研究结下缘分。1984年,王富仁成为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在博士学位论文《中国反封建思想革命的一面镜子》中,他提出了“首先回到鲁迅那里去”的口号。

上世纪80年代,王富仁以“中国反封建思想革命”的全新视角阐释鲁迅小说。这是中国鲁迅研究史上里程碑式的成果,也是新时期中国文坛思想启蒙的重要标志。

(王富仁主要著作)

(王富仁主要著作)

“他是远接五四,近接八十年代的一个学者。”汕大文学院中文系主任杨庆杰如此评价王富仁。

研究五四文学的王富仁有着“五四精神”——对民主与科学的追求。“有时候他很着急,有的人觉得他像一个愤青一样,但像他这样的投入、关怀、热情,是很多年轻人都没有的。”文学院教师孙佰玲说。

早在初中二年级,王富仁就读鲁迅,并且一生从未中断。父母与姐姐都很爱他,“爱得很真诚,很朴素”。这让他从小就不喜欢繁文缛节那一套,而是真正用心去与周围人沟通。

他十几岁时便喜欢上了鲁迅,喜欢上那种不加粉饰的语言。

 (王富仁教授“再谈五四” 郑晓君/2014年11月2日/摄 )

(王富仁教授“再谈五四” 郑晓君/2014年11月2日/摄 )

 

不求做官发财,只愿青年成才

“从小没有做过当大官、发大财、成大名的梦,所以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很低的,低到了一个尼采所说的‘末人’的程度。但有一点,我很自信,就是我爱我的学生。”

“我教过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带过硕士生、博士生,我不认为我的教学有多好,但我真心爱他们,愿意他们有一个较好的前途。” 王富仁很在乎青年人精神的成长。

他说自己早年的生活十分艰难,所幸读了鲁迅,使他在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倒下去。他希望鲁迅也能够成为他的学生们的精神支柱,在遇到人生困难的时候,能够想一想、扛一扛,不要一遇困难就趴下,当一辈子奴隶。

2003年,王富仁欣然受邀前来汕大教书,他说:“汕大的环境很安静,空气清新,适合做学问”。他对身边的年青人充满期待。如果在路上碰到他们,聊起学术、文化,他总会讲很多。以前他会带着爱犬“胖胖”,后来身体状况差了,他就自己散步。“他是汕大校园里的思想者”孙佰玲说。

 (徐小虎校长向王富仁教授颁发聘书 曾建平/2003年6月13日/摄) 

(徐小虎校长向王富仁教授颁发聘书 曾建平/2003年6月13日/摄)

汕大毕业生李炀回忆起王富仁刚来汕大教书的情景:“课余在走廊,他常和大家讨论当今文学的趋势和学术交流。他很和蔼,学生说话甚至比他还多。他只是微笑地看着大家阔谈,鼓励学生要敢于自由表达,引导学生关注社会、关注人生,要有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富有同情心。”

在汕大任教的14年里,他开设过鲁迅《故事新编》研究、《雷雨》细读、新国学研究、孔子研究、孟子研究、《庄子》研究、左翼文学研究等课程。平时脸上总是笑呵呵的他,上课时候更显高兴。

一口带山东口音的普通话,声音又轻又低。讲到激动处,声音又忽然提得很高,甚至难以自禁地用力拍打桌子,能把似乎要睡过去的同学给震醒。讲得太投入,难免要延迟下课,可是没有同学会去打断他。

在汕头大学任教期间,王富仁每学期课程结束都要请班上的同学吃一顿“团圆饭”。14中文系的刘小燕听到这话时感到很意外,“一起干杯的时候王老师还祝福我们前程似锦。”当时的场景她仍历历在目。

 

长幼尊卑男女,完全一视同仁

早在去年,王富仁的身体状况已经不佳。杨庆杰曾劝他拿出一段较长的、完整的时间去养病。但他在北京做完一期化疗后,又回来给研究生上完了一门课。“王先生说,他需要跟学生接触,在这个过程中才能体会到自己生命的热度,不上课他就觉得难受。”杨庆杰回忆道。

这学期,王富仁开设了“鲁迅《故事新编》研究”课程。四月份,他请了两星期假,打算到北京做完这一期化疗就回来上课,结果去了之后就没再回来。

5月2日晚,代课的彭小燕老师给他打电话,想照例说一下上课的情况。她用校内的短号拨过去,但接电话的声音不再熟悉。“我找王富仁老师。”对方回答道:“他今天去世了”。彭小燕说了句“对不起”就挂断电话,再也没有心思做其它事。在北师大读书的时候,王先生是她的博士生导师。

最让彭小燕敬佩的是,王富仁身上“人与人平等”的意识。“他不是说从理念当中出来的,他是真的这么做,你也可以说是他的平民意识,王富仁身上的平民意识特别的深入骨髓。”她引用了北京大学中文系高远东教授的一段话:

王富仁老师的人格中

最不可追的是平等精神

学界论资排辈陋习甚多

常见硕学大儒因座次不当生闷气闲气

富仁老师毫无权力心势利念

长幼尊卑男女

完全一视同仁

弘扬平等,真正从儒家等级权力秩序中脱离出来

知易行难啊

富仁老师是真正做到此点的真人至人之一

 

5月3日早上,杨庆杰在中文系的课上回忆起王富仁先生,念了一段王先生的话勉励同学们:

“我希望他们通过鲁迅作品的阅读和体验,成为一个有思想的人、有人格的人,既不要无端地侮辱别人,也不要无端地受人侮辱。活得像个人的样子。” 

(王富仁教授在汕大水库堤上散步 梁英豪/2016年3月28日/摄)

(王富仁教授在汕大水库堤上散步 梁英豪/2016年3月28日/摄)

5月6日,王富仁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将在北京举行。

 

记者:赖家乐、黄松炜

编辑:梁英豪

邱晓芬对此文亦有贡献

封面图来自校友王国大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318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