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看硅谷”|走进硅谷AR前沿公司:戴上“钢铁侠的头盔”看世界

有人说,过去的10年,智能手机改变了人类与世界的连接方式,而未来五年,AR很可能会颠覆这一切。想象一下,只要一副眼镜,你可以像钢铁侠一样,随手操控身边任何的3D影像。这样的画面,已经从科幻变成了现实。

增强现实技术简称AR(Augmented Reality),是一种将真实世界信息和虚拟世界信息“无缝”集成的新技术,它可以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视频、3D模型。AR介于VR和真实世界之间,VR创造逼真的虚拟世界,AR则将图形、声音、触感和气味添加到真实的世界中。

在科技创新的天堂硅谷,有一家公司走在了AR技术的前沿。

这家公司叫Meta,创立于2012年。2017年1月,汕头大学学生来到硅谷,感受这家公司AR最前沿技术的应用。

us1

(汕大新闻学子雒琪珊在Meta公司体验AR眼镜 2017年1月 孟眉/摄)

AR应用远不止游戏

2016年,随着Pokemon Go游戏(Pokemon Go是一款利用AR技术,对现实世界中出现的宠物–Pokemon进行捕捉、战斗以及交换的游戏)风靡世界,AR技术也进入大众视野。对于许多人来说,对AR的认知是从游戏体验开始的,但这只是AR在娱乐方面的其中一种运用。

Meta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卢振兴(Raymond Lo)向我们介绍,AR应用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以医疗行业为例,AR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比如在医学教育领域,在传统的教学模式中,学生只能通过图片、视频认识人体的生理结构,但通过AR技术,学生可以感受到立体的人体结构。

在卢振兴的指导下,我们戴上了“Meta2”——这是Meta公司去年年初在TED大会上发布的第二代产品。

戴上眼镜,视线的深度和广度没有变,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类大脑的影像,伸手触摸,它便随着手指移动、改变大小。不断拉大后,血管和神经的分布都清晰展现,仿佛置身其中,指尖却没有触感。

卢振兴介绍,这款Meta2的镜片厚度只有2mm,相比此前的产品更薄、更时尚,也更具科技感。用户可以随时随地使用手指在眼前构建全息3D图像,这些图像被内部处理器叠加在现实场景之上,虚拟与现实结合以此形成互动。比如,佩戴着Meta2眼镜的医生可以在手术时直接看到被标识出的病变部位。

us2

(第二代产品Meta2 雒琪珊/摄)

“人不会长出第三只眼睛,但可以让感知联网。”卢振兴说,当他在麻省理工学院上学期间,那里的学生在90年代就开始研究如何将桌面上的电脑变为我们身体穿戴的一部分。

“如果让你得到一种超能力,你最想得到什么?”我们问。

卢振兴的答案是,得到超人的眼睛。那样的话,他就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从而更好地学习和理解这个世界。

此前不久,卢振兴曾代表Meta公司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2016腾讯WE大会”,他在会上分享了Meta最新的研发进展。当时会场的人都非常惊讶于卢振兴对AR技术的分享。

us3

(卢振兴(左)和导师史蒂夫•曼恩(Steve Mann) 戴上AR眼镜,看到手机的信号波 图片截图自“腾讯WE大会”上卢振兴提供的视频)

半年之前,Meta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折合3亿人民币)B轮融资,主要投资方为李嘉诚旗下Horizons Ventures、联想、腾讯、高榕资本、Comcast Ventures和GQY。

Meta完成这笔投资之后,估值大约3亿美元。此轮融资将帮助Meta继续提升在硬件和软件领域的技术储备,同时,下一代Meta 3技术的开发已经进行中。卢振兴希望新产品在外形上可以更小巧,就像人们日常使用的眼镜那样。但是性能又需提高,因为Meta2目前的场景十分有限,手势识别率也有待提高。如何在更小的硬件中实现更多的功能,对Meta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卢振兴表示,Meta要打造的是全新的交互方式——大脑即操作系统。

“在智能手机上,iPhone的交互创新就是一种更自然的方式,两三岁的孩子都能轻松使用。但即便如此,这当中还有一部分的功能设定需要一定的学习,而Meta要做的就是让这一部分的操作更自然,连我们的奶奶都可以掌握。”

卢振兴还谈了他做AR产品的灵感来源和未来应用的问题,对他而言,AR产品会在未来成为人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记者:最初是什么原因让您开始做AR?

卢振兴:第一次和我的导师史蒂夫•曼恩第一次见面时,曼恩让我们做一次课堂测试,他叮嘱学生,考试是开卷考试,但不能上网。他告诫我们不要偷偷连网,因为他戴的特殊眼镜(AR眼镜)可以看到作弊学生手机连接的WIFI信号。我当时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

那时起,我就告诉曼恩,要跟着他一起踏上AR眼镜的研发之路。我和导师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研发可以实时动态捕捉图像的AR焊工眼睛。焊工在作业时,可以通过眼镜实时看到相关工具与材料的各种数据,这就大大提高了作业的安全性。

对于创办公司,是当我在麻省理工学院上学,我把自己设计的AR眼镜给路人试戴,他们很激动,问我在哪里可以买到这个眼镜时,我觉得是时机创办公司了。

 

记者:很多人抱怨科技产品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拉远了大家之间的距离,对此您怎么看?

卢振兴现在,我们和信息交流的方式还是通过电脑屏幕、或者是纸和笔,而我认为AR是一种消费数字化信息的新方式。因为在使用AR技术时,我们眼前的世界就是数字化信息的投影,我们身边将不会有目不转睛盯着手机的“低头族”,你只用看着眼前这个和信息融为一体的自然世界,这是一种和信息交流最便捷自然的方式。

现在的电脑、手机包括智能手机的设计目的只是为了便捷的获取信息,缺少人性化,因为这些设备不能将信息自然而然地融入我们的生活中,始终是将信息外化在其他物体上。

我们只顾着低头玩手机、智能手表,忽视了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沟通交流。而AR眼镜最大的意义就是它将重新建立起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因为我们戴着透明的AR眼镜时,你需要接受的电子信息就在你眼前立体的信息中,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这就使你可以同时和周围人进行沟通交流,而不是一直低着头对着手机。

 

记者:AR眼镜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改变?

卢振兴:AR技术也可以广泛应用于教育领域。拿医学教育为例,通过AR技术你可以真实、全方位地感受人体,而不是像现在只靠课本、老师的讲解。就像别人给你指路时,只靠言语的形容、指引远不如把你要到达的目的地的环境真实呈现在你眼前。

 

记者:AR眼镜普及还需要多久?

卢振兴几年内吧。有的人可能觉得AR产品对我们不是必需品,就像30年前,人们也不认为手机、电脑会像今天一样成为每个人的生活必需品。但如果AR能给我们带来手机无法做到的便利,我们为何不接受它呢?

AR技术还有其他想象空间。比如建筑领域,设计师可以通过AR眼镜与客户进行协同设计,大大提高3D建模的效率;在电商领域,消费者可以戴上眼镜,从屏幕上直接预览商品的3D图像;在通讯领域,人们甚至可以把自己身体的影像投射到某个场景,与千里之外的亲友“同处一室”等等。

 

记者: 公司未来的发展计划是什么?

卢振兴接下来的十年内,全世界都可以接受我们的AR眼镜。

 

记者:孟眉 雒琪珊

编辑:陈舒琦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98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