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园亭:历百年沧桑,复昔日原貌

小公园中山纪念亭,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而建,因位于小公园中心,也被老汕头人亲切地称为“小公园亭”。经过51天的修缮,小公园亭今日终以1934年初建时的面貌重现。 

小公园亭于1934年初建,1969年在文革“破四旧”中被拆除,1997年,热心企业家根据老照片和老辈人的回忆,重建起一座“并不太像”的水泥结构亭子,2016年,推倒重建,根据1934年的老图纸恢复小公园亭的榫卯木结构原貌。

(2017年1月3日,重建的小公园亭前人潮如织 吴静文/摄)

(2017年1月3日,重建的小公园亭前人潮如织 吴静文/摄)

 

小公园亭“千年不腐”

小公园亭修复工程由汕头市大宇木业公司承办。据大宇木业总经理黄荣鑫先生介绍,亭子整体高度为14.33米,采用缅甸柚木制作,三层八角亭木结构中心直径6.93米,亭顶木结构不使用一颗钉子。亭子圆底座直径24.2米,采用白麻石、福建青石和印度红等花岗岩石,基础底座是厚度达40厘米的双层钢筋混凝土。

小公园亭亭身俯瞰呈八边形,三层檐角错落上收,其上是葫芦顶。

(小公园亭亭顶仰视 吴静文/摄) 

(小公园亭亭顶仰视 吴静文/摄)

据改造工程现场负责人陈先生介绍,改造过程大致分为木结构和石结构两个部分。石结构改造包括修整地基、铺地砖、架设石墩等石制部件的安装,木结构改造则是三层亭顶结构及柱子的安装,除此之外还有外围电路的设置、花树种植等。

(陈先生(右一)和工人一起测水平线 邱晓芬/摄) 

(陈先生(右一)和工人一起测水平线 邱晓芬/摄)

“缅甸柚木风吹日晒一千年不变,所使用的花岗岩也能保证几百年不腐。”陈先生说。

小公园的整体修建都依照“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传播办副主任鄞镇凯看来,小公园亭的修建更应是“修旧如故”(潮汕话中“旧”和“故”同音)。“历史建筑与历史文物不同,历史文物重原貌、材质等,而历史建筑重在其历史文化含量。如果无法按原来的一砖一瓦去重建,那就采用相近的材料照原样复制,尽量保持原貌和建筑风格,让其‘非物质’的文化元素有一个物质载体。”他说。

 (2016年11月20日,正在修建的小公园亭 邱晓芬/摄) 

(2016年11月20日,正在修建的小公园亭 邱晓芬/摄)

(2016年12月12日,工人们在安装小公园亭的木结构 图片来源网络)

(2016年12月12日,工人们在安装小公园亭的木结构 图片来源网络)

 

小公园亭的一段“古”

关于1934年小公园亭的起源,流传着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商战”传说。

1932年,印尼侨商李柏桓兴建南生公司新楼,建成后,大楼前留下一片空地。当时财力雄厚的香港大新公司拟在现小公园亭处盖一座营业大厦,刚好相中了南生公司前的这块地方。李柏桓担心南生公司难以与大新公司抗衡,便联合周围商号,向市政府申请改建小公园,建立“国父亭”以纪念孙中山先生。建亭报告一经批准,大新公司只好取消在汕设商业点的计划。

 (曾经热闹非凡的小公园亭  图片来自XX网) 

(曾经热闹非凡的小公园亭  图片来自XX网)

对此,鄞镇凯觉得这一传说有待考证。他认为,作为放射状道路的中心,小公园亭算是城市的一个采光通风口,而在小公园这样的市中心以及通风采光口建商业大厦不符合城市规划,“商战”传说之荒谬可见一斑。他有一次到朋友陈君家串门时谈到这一“商战”传说,陈君的父亲很激动,认为这传说“太损民族资产阶级了”。“我们民族资产阶级也是爱国爱革命的。我们是从内心上热爱孙中山先生,自愿捐款来建这个亭纪念他。”陈父说。

“‘小公园亭是商家争利之产物’的传说近几年来被几位地方文化学者争相抄着上诸报刊。孰是孰非,留待史学家考证吧。”鄞镇凯在《汕头埠旧事》中评论道。

 

小公园的十年和十天

“那时我和我的三个孩子说,小公园大概一百年都动不了工。”“老汕头人”卢伯叹了口气说道。经常驻足在小公园亭改造工地外围的老人们和卢伯一样,每每谈及小公园改造项目停滞的十几年,他们都无奈地摇摇头。

2002年7月,小公园启动旧城改造项目。次年,约122亩的土地使用权在汕头市房地产交易中心挂牌预约出让,由汕头佑松公司竞得,地价款分五期支付给政府。但后来拆迁成本受周围房价的波及而上涨变高,原本的赔偿款难以满足拆迁户买房需要,部分居民拒绝搬迁。而开发商按兵不动,负责拆迁的金平区政府也无法填补资金缺口,小公园改造因此停滞了十几年。

2016年7月,小公园开埠区保护规划草案出台及小公园开埠区范围初定,小公园的保护工作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九月中旬,汕头市文广新局着手准备修复升平戏院,副局长郑鹤龄带领文物科蔡科长等人前往汕头市图书馆和档案馆寻找与修复相关的历史资料,在档案馆和图书馆偶然发现了1934年小公园亭设计的图纸和相关的说明文,及一张由日本人拍摄的小公园彩色明信片。鄞镇凯透露,此图纸是一个名为吕远的工程师仿造广州小公园亭设计的。

 (1934年小公园亭设计说明文 图片来源网络) 

(1934年小公园亭设计说明文 图片来源网络)

这一发现让郑鹤龄欣喜若狂,出于职业敏感性,他马上吩咐蔡科长将原件拍照复制下来,并妥善保管,待日后小公园亭改建时便有据可循。“当时发现图纸的时候很激动,因为前人将图纸保存得相当完好”,郑鹤龄惊叹:“蓝底白字,设计得十分精美”。

(1934年小公园亭设计图纸 图片来源网络) 

(1934年小公园亭设计图纸 图片来源网络)

10天之后,市委书记陈良贤正在规划小公园亭的重建时,就传来了热心企业家认捐修复亭子的好消息。2016年10月中旬,小公园亭正式拆除重建。

耽误了十年,如今的突破仅用了十天,郑鹤龄感叹:“一个城市的发展存在偶然性和必然性。”

 

不变的乡愁 

汕头第一面五星红旗在这升起,第一座电梯在这启动,小公园承载着汕头市许许多多的的“第一次”。在海内外“潮人”眼里,小公园亭纪录着青葱岁月,无论身处何地,它始终是心中不变的乡愁。

从少年到白头,对于出生于1952年的卢伯来说,与小公园有关的生活记忆直到现在依旧清晰。

解放前,小公园是汕头的商业中心,而小公园亭则是小公园的中心建筑。小公园附近的“四永一升平”(永安街、永和街、永泰街、永兴街和升平路)到夜晚依旧人头攒动,小公园亭的斜坡是当时附近孩子最好的玩乐所在。年岁渐长,初中毕业的卢伯响应政府号召,离开家乡到海南上山下乡,小公园亭就这样一直搁浅在记忆中。直到1969年回汕头探亲,听说小公园亭因“破四旧”被强拆,卢伯焦急地骑着自行车就往小公园奔,眼前所见让他心中陡然升起一阵无奈的哀伤。

自从十月中旬小公园亭启动修复以来,每天下午,住在原新光电影院附近的卢伯总会骑着自行车来到小公园亭,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亭子的拆建,期待2017年春节的小公园亭恢复到1934年的原貌。

“我将来就是要来见证的”,卢伯笃定地说。

(2016年修建前后的小公园亭  吴静文/摄)

(2016年修建前后的小公园亭  吴静文/摄)

繁华、衰败、重焕生机,小公园亭记载着汕头商业中心的转移和发展策略的调整。它不仅是汕头城市发展变化的“历史书”,也是连接汕头和海内外“潮人”的“脐带”,是汕头的根。“今天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小公园亭,从它的变迁看汕头曲折的发展历程。”鄞镇凯说。

 

记者:邱晓芬 林英涵

                                               编辑:梁英豪

   黄松炜、吴静文对本文亦有贡献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84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