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怡平:年少时牵手洋娃娃探险,长大后在艺术中完成“女子公寓”

“小时候妈妈第一次给我买(小的)洋娃娃,我大哭大闹。我想要一个和我一样高的,它不是我的小孩,我不会去摇她,不会去帮它煮饭。我会牵着她的手,一起去探险。”来自台湾的彭怡平眯着眼睛说道,嘴角上扬,两个梨涡都浮露出来。

“美食家、摄影家、作家、女性主义观察家……”这些都是彭怡平的介绍词,但喜欢她的人更愿意称她为:“女版蔡澜”。1993年从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彭怡平在巴黎索尔本第一大学电影电视系进修,1998年作为博士候选人结业。之后她带着一部相机,花了十年时间游历了40多个国家,围绕“女性”这一主题,她做了很多事情。

(彭怡平在分享她的故事  汕头大学妇女研究中心供图)

(彭怡平在分享她的故事 汕头大学妇女研究中心供图)

 

“为什么历史是‘history’,不是‘herstory’?”

1989年,彭怡平考上台大历史系。新生报到的那一天,母亲陪着她走到了大学校门口。“从现在开始,你就当你妈死了。”母亲的这句话让彭怡平非常惊讶,从那一刻起,她必须要学会面对自己的人生,要一个人去处理人生中的各种“疑难杂症。”

也是在那一天,彭怡平走进课室,发现里面坐着的,全部都是留着长头发、穿着蕾丝边欧式洋装、戴着蝴蝶结的女孩子。套着运动服、踩着旧球鞋的彭怡平觉得自己奇怪极了。她很快地走向最后一排,那里坐着几个一脸沮丧的男生,他们并不满意历史系,想要去读金融或者工科。

上完一整个学期的课后,彭怡平都没有见到女性教师。她很纳闷,这96%的女生,毕业后是到哪里去呢?在一节课上,一位在剑桥大学拿到历史博士的老先生走进教室,捧着一本封面印有“History”的书。彭怡平突然举手问他:“为什么历史是‘history’,不是‘herstory’?”老师答不出来。

沉默中,彭怡平又举起手,回答了自己的问题:“老师我有答案,总有一天,我要用女性的视点,女性史学家的角度,写一本关于‘Herstory’的历史学书。”后来,她果真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走访世界各地,并从40多个国家里面选出了12个,依据它们的宗教、性别文化、职业等条件的不同,写下了世界女子系列的第一部:《她的故事(Her Story)》。

 

在艺术中完成“世界女子公寓”

在彭怡平看来,她的父亲和母亲一样也喜欢“逆向操作”。五岁那一年,彭怡平的父亲带着她去爬当时礁溪的最高瀑布五峰旗。当他们气喘吁吁地爬到最高峰的时候,彭怡平的父亲突然叫她伸出手来,看着她的手相说:“小平,你不适合婚姻,你将来一定要懂得自食其力。”回想当时的情景,彭怡平笑着说:“这对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是很可怕的,它就像一个魔咒一样。”

彭怡平再次与“婚姻”相遇时,已经从台大毕业了。她前往法国留学,发现周围的朋友正被“婚姻”这一魔咒困扰。她们的父母关心的不是女儿在巴黎过得怎么样,而是什么时候回家,并“威胁”说:“再不回来,就会嫁不掉。”婚姻带给她的朋友们恐惧和压力,就像是地狱的入口一样。

“万一单身到老,没人照顾怎么办?”在巴黎的国际女子宿舍里,彭怡平的姐妹抛出这样的问题。当时她想出一个很棒的方法,如果这群女生盖一栋或者租一栋公寓,并全部住在这栋公寓里面。等她们老的时候既可以一起聊天谈心,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又可以相互照顾。“这样不就世界大同,老有所依了吗!”彭怡平越想越得意,并把“盖房子”列为她人生的第一个愿望。

回到台湾后,彭怡平发现没有专业背景盖不了房子,但她仍不想放弃这个愿望,决定在艺术中完成“世界女子公寓”。“我们(女性)还是要靠自己,最美好的境界,我们女孩子自己就可以达到啊。”她开始对女性的故事产生好奇。

 

走进女人的房间,向世界展现不同可能性

渴求了解女人世界的欲望,随着彭怡平的日本游学日趋强烈。她在日本有一个朋友,是东京大学艺术史博士毕业。在朋友结婚生子后,彭怡平亲眼看着她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帮自己的小孩子挑一双鞋子。彭怡平直言这是一种严重的精神折磨。“不管你念多少书,当你从来没有提出一个疑问‘你要过什么样的人生’的时候,你甚至不敢去提问,或者只是停留在问题,你还是过着这个社会告诉你的标准的女性生活。”她很坚决地讲道。

现实激起灵感,而做好充分准备才能开始艺术创造。“所谓的艺术创造,溯其根源,就是在发掘真实是什么。我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进入到女人的私密空间里去。”彭怡平找到了两个曾以女性房间为拍摄主题的男性摄影师,并总结出他们作品的两个特征:空间要素是卧房和床;照片中的女人是年轻的,衣不蔽体的。在她看来,这些影像中的性别符号太明显了,比如“圣母和圣子”,空间中的陈列也丝毫反映不出女人的性格。“我想要借助女人和空间的关系,去向世界反映出女性身上不一样的可能性,”彭怡平讲到。

对于彭怡平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要选择出一个能反映出文化元素的空间。她曾拍摄一组伊朗姐妹花在厨房的照片,在每一个伊朗家庭都可以见到的开放式厨房,带着点美式风格,一尘不染。照片中,姐姐带着在去往麦加朝圣后,家族长老授予她的花圈,妹妹则抱着一个画着自己作品的花瓶。姐姐花光了工作好几年的积蓄,只为实现她前往麦加朝圣的虔诚心愿;妹妹在家人撕掉自己所有画在纸上的绘画作品后,把自己的弟弟画在了珍贵的花瓶上。“你看, 镜头中的两个女人没有看厨房,她们看向远方、梦想。‘女人和空间之间的现代变革’我的每一张影像都在传达这样的概念 ”

(右:法蒂梅,护士,27岁 左:艾菈,经理,26岁 图片来自“新浪图片”)

(右:法蒂梅,护士,27岁 左:艾菈,经理,26岁 图片来自“新浪图片”)

12个国家,超过200个女性的房间,最终呈现在书中的是40个精选的女性故事。彭怡平仍在寻找有灵性的女性,听她们讲自己的故事。“开口就说爱人、孩子、孙子的女性太多了,讲来讲去就不讲自己。”彭怡平有些无奈地感叹道。她希望,女性能赋予自己的个人空间以最重要的价值所在,思考自己空间的同时也致力于文化的修养。“除了负担生育,女人还要有修养。”彭怡平说。

 

记者:陈秋晓

编辑:杨建伟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67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