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潮|小公园蛋挞:僻静一角的美食

当年苏轼被贬惠州,过着在他人眼中“贫苦”的生活,岭南鲜甜的荔枝却让这位大文豪写下“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往往人们对一个地方的牵恋,也蕴含着对一种味道的怀念。

小公园蛋挞正是这样的存在,它让人们自觉地走近小公园,也让人们在离开之后不自觉地念念不忘。

图片1

(小公园蛋挞)

小公园蛋挞店座落在汕头市金平区国平路21号。一家并不起眼的小店,静静守着安静的旧街道。若不是同去的伙伴引路,极其容易错过。店铺前的柱子被红底黄字的纸张包裹,写着“小公园蛋挞”;墙上的海报印着八种蛋挞的介绍,包括“港式原味蛋挞”“葡式紫薯蛋挞”“爆浆蛋挞”等,海报上“新鲜出炉,现烤现卖”的字眼格外引人注意。店铺前没有任何可供顾客进行品尝享用的桌子,蛋挞只能够被打包带走。两张海报和一张手写的纸板,这就是小公园蛋挞的店面。

据老板娘的女儿陈女士介绍,他们之前主要以做饼为主,如中秋节的传统月饼,后来随着市场上的商品逐渐变多,大家的饮食喜好产生了变化,大多数年轻人更喜欢一些新奇的食品。恰好跟在朋友的聊天时,他们了解到蛋挞的存在,于是决定做新的尝试,“一开始决定做蛋挞的时候,没有人知道生意能否做起来,都是要尝试了才知道。”

起初,为了做出更好的蛋挞,他们请教了很多师傅,也常征集亲戚朋友的意见。“基本上每一个新口味的蛋挞出来,都会让他们尝试,直到大家觉得(口感)可以了,才把一个新品种推向市场,介绍给顾客。”由于之前有过做饼的经验,对于他们来说,制作蛋挞不是最大的难题,难的是如何让大家接受这种相对新式的小吃。

图片2

(传统葡式蛋挞)

据《Traditional Foods of Britain》(《英国传统美食》)记载,最早的葡式蛋挞由英国人Andrew Stow根据自己在葡萄牙吃到的一种传统点心改进而来。焦黑的表面是它最主要的特征,那是糖过度受热后形成的焦糖。此外圆润的挞皮松软香酥,金黄的蛋液口感醇厚,奶香浓郁,这也是它颇受喜爱的原因。

另有资料记载,当19世纪初的葡萄牙全国陷入经济大退潮时,一批修士和修女为了生存,将原本在修道院里食用的传统甜点——蛋挞带上街头。从此,葡式蛋挞逐渐发展起来。20世纪末,首创葡式蛋挞的Andrew Stow跟妻子婚变,妻子玛嘉烈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店铺,另起炉灶,落户港台,一时风靡。不久葡式蛋挞便传入大陆。

十年前,很多汕头人还不了解蛋挞是什么。“那时候一边在店铺前烘烤,一边向人们介绍,一边招揽顾客。”据陈女士回忆,蛋挞铺前原本有一个汽车总站,人来人往,候车的人很愿意在离开时带上几盒小蛋挞。

两三年前,车站被迁移,这片区域又冷清许多。回想起那时候的情景,陈女士很是怀念:“人很奇怪,在看到满条大街都是小吃的氛围下吃东西,会更有滋味。”

图片3

(葡式紫薯蛋挞)

她介绍说,每一品类的蛋挞皮和其中的蛋浆的制作过程都不一样。最早制作的“港式原味蛋挞”由于被一层一层的酥皮包裹着,也叫“酥皮蛋挞”。直到现在它也是制作过程最麻烦的一个品种。相比于其它品类,酥皮蛋挞的制作时间更长,对于擀面的要求更高,需要重复地擀面,“越是古老的东西,会越难做。”

这些年,为了更好地适应市场的需求,他们会更多地关注周围人们口感的变化,在原有蛋挞的基础上创新,推出更多新口味的品种,比如“葡式紫薯蛋挞”“流心芝士蛋挞”;此外,价格也很实惠。

汕头大学的学生杨建伟很喜欢小公园的蛋挞。他第一次跟蛋挞结缘,是通过汕头大学举办的“你好,汕头!”活动,由于当时刚好抽到“美食”这一主题,便尝试了很多汕头小吃。 有一次,他在小公园附近的亭子吃着蛋挞,身旁的一些老人,有的骑着老旧自行车,有的在谈笑,周围还放着潮语歌曲,“那种感觉很温馨。”

图片4

(爆浆蛋挞)

如今,见证汕头“百年商埠”的小公园昔日繁华不再,独具岭南建筑风格的骑楼也已经残损,小公园蛋挞却依旧在十年前开始的地方,保留着传统的做法,吸纳新的风味,让喜爱它的人每一次走近,都倍感亲切,又不乏新鲜感。

   图文:唐童瑶

编辑:陈美任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58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