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窗 | 比诺德·巴特拉伊:新闻要去接触!去体验!

昨晚,6位汕头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女生在图书馆报告厅举行了一场以“尼泊尔:震后一周年”为主题的尼泊尔采访团分享会。分享会上,一位来自尼泊尔的特别嘉宾——Binod,尼泊尔报道团的“地陪”,他在视频花絮中做了个鬼脸,引起全场大笑。

他的全名是比诺德•巴特拉伊(Binod Bhattarai),尼泊尔籍资深记者,在受种姓制度影响深刻的尼泊尔,人们都尊敬地称其为“比诺德阁下”(Binod sir)。5个月前,他和汕大新闻学院的讲师约翰•路南(John Noonan)一起,带领着第二届汕大尼泊尔采访团前往“众山之国”尼泊尔。15天里,他们行走于雪山、圣殿和街巷,侧耳于官员、灾民和志愿者,把故事“装”进背包并带回汕大。

“老顽童”“刀子嘴,豆腐心”“冷萌段子手”,这是新闻学院尼泊尔报道团对比诺德的评价。本届采访团成员之一,2014级国际新闻专业的罗伊晴回忆起自己有一次去尼泊尔政府部门采访,却忘记带护照。比诺德当时没有苛责她,反而对她说:“太好了,你可以直接回酒店睡觉了。”罗伊晴觉得他很可爱。

800 600

(比诺德•巴特拉伊 陈秋晓/摄)

今年并不是比诺德第一次与汕大师生合作。2015年4月,当尼泊尔地震发生后,汕大新闻学院就组织了第一届尼泊尔学生采访团,作为金融时报特约通讯员的比诺德也·曾亲赴尼泊尔震后现场参与报道。他不仅来到汕大和学生们交流尼泊尔震后的最新消息,还扛起了尼泊尔“地陪”的大旗。

“当你去到自己不熟悉的地方,有一个当地人领着你,告诉你这个可以做、那个不可以,这当然是极好的。”比诺德笑着说。

“比诺德介绍了很多很多关于当地的情况。他讲话很精简,表达能力也很强,总是给我们很多‘一针见血’的帮助。” 上一届报道团成员,12新闻学专业的张锦煌说到。

“怎么教一个新闻专业的学生呢?放开手让他们自己去实践再好不过了。”比诺德说。他认为,自己需要做的是让学生安心去实践——所以不论采访团需要怎样的受访者,比诺德都尽力帮忙联系。有一次,比诺德听张锦煌谈起自己做过的关于妇女赋权的选题,便主动提起自己认识的一个有相关工作经验的新闻工作者,并立即帮忙联系。

“很多时候,(某位)老师说他认识这样的人,会帮忙联系,都要隔一段时间才有回音。比诺德是马上打电话给那个女记者,”张锦煌做了一个这样的对比,“他真的很热心,很尽力。”比诺德还经常和她们一起聊选题,催她们准备好稿子给他改。在张锦煌眼中,比诺德是“亦师亦友”的存在。

像采访团这样的活动,比诺德觉得很有意义。他希望新闻学院的学生们不止是坐在教室里听着老师描述外面世界的样子,而是要尽可能暴露在一个完全不同、有趣的世界里。比如多元而复杂的尼泊尔——去和完全不熟悉的人交流,去体验并理解那些不同,最后写出他们的故事来。

比诺德还说起自己在尼泊尔的学生到汕头来,因为不会讲潮汕话,采访过程磕磕绊绊——有的受访者不愿意提供姓名,有的则根本不愿意接受一个“外地人”的采访。“也让他们去经历一次语言不通的窘迫吧,然后写出东西来,”比诺德补充道,有些孩子气地笑起来,“要去接触!去体验!”

比诺德的身份不止于老师。他曾工作于经济学人智库,也曾带领着尼泊尔致力于环境报道的新闻记者们“举长枪开笔炮”。现在他就职于尼泊尔灾后重建局,为信息传播相关的工作提供咨询。“我们努力让民众能知晓所有的信息,要么通过网站,要么通过简报,要么和其他很多记者一起开会,这样民众心里才能更有底,自己在灾后究竟能得到什么样的支持。”

“如果爱着自己所做的事情,那就不是在工作了,而是在享受乐趣。”这是比诺德的一套工作哲学,他喜欢多变的工作,不能忍受重复带来的无趣。每隔四到五年,当他开始在工作里做重复的事情时,便不再感受到挑战、刺激和乐趣,于是他就“跳槽”,找下一个“兴奋工厂”。

这似乎是有迹可循的。他大学修的是管理学专业。到了1984年,他在攻读科学方向的博士学位时,参加了一个为期三天的记者培训——那是他第一次真正了解到什么是新闻行业。“那场培训让我觉得做新闻很刺激,”比诺德回忆道,然后他就找了一份在新闻媒体的实习。比诺德很看重一个人身上的“附加价值(value-add)”,比如扎实的英语写作功底和丰富的知识背景。

作家是比诺德的另一重身份。他写了两本书,其一为《温柔杀死新闻业(Killing Journalism Softly)》,其二为2005年的 《尼泊尔的有罪免罚(Impunity in Nepal)》。他不能肯定书的出版是否会对新闻业产生影响,但他认为,至少,慢慢地会有更多的人能有一个正确的视角去了解事情。“特别是即将踏入新闻行业的年轻人,他们应该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不然把自己的大好青春都投在了新闻行业中,却一直在做错的事情,”比诺德补充道。

聊到从记者到作家身份的转变,他笑言,这是为了暂时从“新闻的规范、 5W原则和截稿日期”等解放出来。写书于他而言是一个新的挑战,但实际上这又和新闻事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记者不能只像麦克风一样,听见然后说出来。他们更需要做的是理解、加工信息,并把它们用人们喜欢的方式表述出来,写作亦是如此。

“写书是另一种方式的信息公开”,比诺德解释。在写书时,他总会无可避免地运用到跑新闻时累积下来的东西,如好奇心、收集信息的能力、还有让读者乐于接受和传播的写作方式。

约翰这样评价比诺德:“他是新闻和传播领域的‘文艺复兴之人(Renaissance man)’”——他就像文艺复兴时多才多艺的人一样,做过的事情很多、并且做得很好。

 

记者:陈秋晓、赖家乐、刘少媚

编辑:吴雨霏、吴采倩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46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