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美国人:摆脱“哑族”身份是一场“持久战”

上个月,美国福克斯辱华事件使亚裔群体一时间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与以往不同,亚裔人不再甘做“哑族”,纷纷联署要求撤下视频。

曾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亚裔美国人(Asian American)是政治上沉默的一群人。尽管他们人口比例逐年增长,也出现一些精英人物,但他们在职场上的晋升往往遭遇天花板,在申请名校时也经常受到配额限制。

近年,一些亚裔人选择勇敢站出来,争取共同权益,打一场“持久战”。

郑天任:为自己的权利勇敢发声,直到诉求实现 

郑天任(Allen Cheng),美籍华人。在媒体行业,他是成绩斐然的记者,是现任美国《机构投资者》杂志的亚洲总编辑。在政治领域,他是活跃的民权斗争者,联合创办了亚洲美国记者协会亚洲分会(AAJA),为美国少数族裔争取权利。

在美国,亚裔拥有最高的学术成就和最低的犯罪率,在科学、工程、医学、商业等多个领域有出众的“精英”。他们的成功,郑天任认为是 “努力工作、努力学习、积极地为未来存蓄谋划”的结果。

因此,亚裔人被视为“模范少数民族”。看似是恭维,实则是巨大伤害,反而使他们受到更多来自白人的歧视。上世纪90年代末,郑天任在参加完一次全国大会后,与几位与会的亚裔人共进晚餐。他们聊得正尽兴,突然一个白人冲到他们面前,大吼道:“滚回你们的国家,You F….ing Chinks(Chink是中国人的贬义词)。”时至今日,他都对当时在餐桌上的亚裔人抱有深深的歉意。

虽然郑天任在美国长大,小时候却没少受到欺负。“我七岁移民到美国,上学的第一天,我就和四个非洲裔美国孩子打架了。” 这种不同种族的小孩互相打架的现象,在美国屡见不鲜。

“不平等是普遍存在的,要想不被别人忽略,亚裔人就必须为自己的权利斗争到底。” 郑天任强调,亚裔人若要保障自身利益,冲破他们头顶的天花板,不能期望单靠政府的承诺,而是要团结一致,“为自己的权利勇敢发声,直到诉求得到实现”。

作为媒体人,AAJA就是郑天任勇敢发声的舞台。AAJA成立于1996年,每年不定时地组织各类活动,通过与亚裔不断交流的方式,使媒体人更加客观公正地报道种族问题。协会的成员遍布媒体行业的多个角落:联合通讯社、 汤姆森路透社、道琼斯, 美国广播公司、 美国之音、中央电视台等。

“我们不是真正参与政治本身,或对任何党派或候选人采取立场,我们的作用是提醒人们什么是正确的行为,什么是不正确的行为。”他从未停下脚步。

汤晖:参与社区政治 为孩子争取教育资源

汤晖是一家公司的市场经理,现和妻子儿女住在美国马里兰州盖瑟斯堡市的蒙郡。汤晖的大儿子今年12岁,在美国一所“私校”读中学。

在美生活了24年的汤晖,目前最关心的就是孩子的教育平权问题。

亚裔人很努力,也很会考试,通过考试选拨,往往占据大比例的入学名额。汤晖儿子所在的学校超过一半的学生是亚裔,而蒙郡的亚裔人口比例低于10%。如果学校施行种族平衡政策,就意味着只有不到10%的亚裔学生能通过入学选拔。“不仅仅是我们郡,相同的情况也蔓延到了临近的弗吉尼亚州。”汤晖说。

近年来,蒙郡出现不少亚裔组织为其谋求利益,但实际上,不公平的遭遇并没有好转,甚至恶化了。“以前亚裔不怎么关心政治,所以常常被忽略,被称为‘哑族’。但今年看起来不一样了。”

当地的媒体《美华商报》特地做了两版内容,鼓励社区亚裔人积极投票,选出与亚裔家庭传统教育理念相近的候选人。“这次的选举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图片 1副本

(《美华商报》投票宣传版面 ,供图/汤晖 )

汤晖决定响应社区媒体的号召,“用选举来改变”这种不平等的对待。除了参加家长协会,他还积极参与到当地一些中国人举办的活动中。

至于美国大选,汤晖坦言:“两个候选人我都不喜欢,我可能选第三方”,他主要精力还是放在本地的选举上。

Farland Chang:拿选票跟总统候选人谈判

Farland Chang是CNN前主播,现任WorldBizWatch高级制片人,并且在中美多所高校担任教授,他其实还有一个特别的身份——美国“80-20促进会”的一名民权运动家。

从今年5月份起,他作为协会干事之一,不断与几位总统候选人谈判。

候选人伯尼·桑德斯和特朗普没有做出任何回复。80-20促进会最终与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中列出了7项条件,要求增加亚裔人士在美国联邦法院、政府机构的就职人数,废除以种族因素限制入学的政策。

作为一个无党无派的组织,80-20促进会有一个原则,即“Swing Bloc Vote”。该机构在每次大选前,先给亚裔成员发调查问卷,统计了解他们共同关心的议题和诉求,再根据总统候选人的政见主张,选择并支持对他们更有利的一方。80-20促进会团结至少80%的选民,为民主党或共和党一方投票。

“这是我们对候选人的奖赏和惩罚。对亚裔群体有利的就会得到奖赏,获得那80%的选票。”Farland说。

自1998年协会成立以来,包括参加2016年美国大选希拉里在内的4名总统候选人,都同80-20促进会签订了一份协议书。从2000年大选开始到现在,促进会争取到的亚裔投票比例从54:41提高到73:26。

在持续几年的努力之后,促进会为亚裔人士争取到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平等待遇。在奥巴马2008年赢得大选上任后5年不到的时间里,共有25名亚裔人士进入到联邦法庭中任职。他们还成功推动了2014年第11246号行政法案中对于劳动法案的修改与完善,进一步促进少数族裔的平等就业机会。他们的付出正在收获果实。

图片 2副本

(80-20促进会官网内提供的亚裔政府官员人数变化,图片来源:80-20促进会官网截图)

Farland在康奈尔大学读书期间就加入了80-20促进会。协会创始人之一,吴光标,正是他的领路人。1998年80-20促进会在美国洛杉矶创立,意在团结亚裔美国人,在大选中为民众争取更多的“平等、公正、机会”。

“在美国很多领域,特别是政治和教育行业,总是存在glass celling,阻碍着亚裔的发展。”Farland无不忧心地说:“我的女儿也和大多数亚裔一样,面临着入学的不平等挑战。”

对于外国学生来说,SAT考试是在美国读大学的敲门砖,相当于中国的高考。Observer在2015年6月的一篇报道中引用了美国教育局人权部的数据,称亚裔学生要在SAT考试中比白人学生高出140分才能进入同样的私立大学,而黑人学生的考分可以比华裔学生低310分。

“他们可能需要比其他学生高出2到4倍的成绩。”Farland说,顶着高标准的压力,不少亚裔学生会选择通过更改名字或其他方式来隐瞒自己的国籍身份。

教育上的不平等只是社会不平等的一个侧面反映和缩影。在美国,无论是大学教授和名校尖子生,还是在政府机构、司法部门的职场人员,亚裔人可谓凤毛麟角。

“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Farland不断强调团结亚裔美国人的重要性。尽管亚裔人口数量不多,但Farland说,只要亚裔选民团结起来,将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力,成为左右选举结果的关键力量。

如今最坚实、最高的玻璃天花板,已经出现了不少裂痕。阳光正从缝隙里照耀进来。越来越多的亚裔美国人团结起来,通过影响美国大选和社区选举等多种途径来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是一场持久战,”Farland说:“我愿意为了我们的孩子和亚裔人的未来继续努力。”

记者:陈唯欣,梁宝荧
编辑:孟眉
排版:孟眉
指导老师:樊林君
封面图来自网络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45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