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在即,“拦截搜身”是喧嚣OR沉寂?

在美国总统大选首次电视辩论上,两位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和唐纳德·特朗普对“拦截搜身”这一做法的态度大相径庭。

(希拉里和特朗普在进行电视辩论 图片来自网路)

(希拉里和特朗普在进行电视辩论 图片来自网路)

 

“拦截搜身”是与非 两总统候选人针锋相对

特朗普认为“搜身拦截”政策有效降低了纽约的犯罪率,保障了市民的安全;而希拉里认为这种方式不仅没有起作用,而且具有种族歧视意味,“如果你是年轻的非洲裔美国人,同等情况下,你和白人做一样的事,更有可能被逮捕、起诉、定罪、入狱。”

“现在,不管是不是在像芝加哥这样的地方,我们都随机拦截搜身,效果很棒。”(Now, whether or not in a place like Chicago you do stop and frisk, which worked very well)唐纳德·特朗普说。

“法院裁定‘拦截搜身’是违宪的,因为它不起作用,没有发挥设想下应有的作用 (Stop-and-frisk was found to be unconstitutional and,in part,because it was ineffective,it did not do what it need to do)”。

 

“拦截搜身”废与存?争议不断

“拦截搜身”,是美国警察的一种执法方式,即允许警察对街上的任何人进行拦截、盘查和搜身,只要他们能提供怀疑对方正在犯罪或将要实施犯罪的合理依据。

自纽约市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拦截搜身”作为事前打击犯罪的战术,一度受到很多人的赞许,但也备受争议。它反映了保障个人自由与集体安全间的矛盾、司法系统的种族歧视等问题。

以纽约市为例,拦截搜身政策有过两次比较大的挑战:

第一次是丹尼斯诉纽约市。这一案件中,原告指控纽约市政府在使用拦截搜身时更多针对了少数族裔。丹尼斯案最后获得和解,纽约市同意采取一定补救措施。

第二次是弗洛伊德诉纽约市案,这是一个集体诉讼案件,被告包括纽约市、警察局长凯利和前市长彭博。纽约布朗士居民、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是原告之一,2008年2月27日,弗洛伊德在家旁边走时,遇到了地下室租客,租客把钥匙锁在了屋里,所以向弗洛伊德求助,因为房子为弗洛伊德的祖母所有。弗洛伊德到楼上拿了钥匙,然后拿下去一把一把地试,试了6把才找到正确的钥匙。但警察来到了现场,以为弗洛伊德要入室盗窃,对他和房客进行了盘问和搜身。

2013年8月12日,纽约州联邦法官谢恩德林裁定纽约市警察局进行了不合理的搜查,违反了宪法第四修正案和第十四修正案。

2013年,白思豪胜选为纽约市长后,列下三大政治议程,其中一项是反对拦截搜身,改善警民关系,得到了68%的纽约人支持,他们希望停止带有族裔歧视的拦截搜身实践。

2013年8月12日,纽约的拦截搜身政策被地方法院法官判为违宪,纽约市警察局被认定侵犯了年轻少数族裔的权利并采取了歧视性种族判定。曼哈顿联邦地方法院的法官认为,随着犯罪人数的持续下降,过去10年间拦截的次数却出现猛增,这种做法无视宪法的相关规定。巡警曾经拦截带来许多清白的民众,其实警方并没有客观理由怀疑这些人,常常只是看这些人的肤色就做出判断,拦截的多半是非洲裔和拉丁裔民众。

纽约公民自由联盟提供的数据显示,拦截搜身官司缠身和取消的过程中,纽约拦截搜身的数量急剧下降。在最高峰的2011年和2012年,每年有68.6万和53.3万人被警察拦截搜身,而到2013年则降为19.2万,2014年上半年则只有2.8万人被拦截搜身。2013年和2014年中,被拦截搜身的人当中,分别有88%和92%的人是完全无罪的。

 

大选在即,选民各抒己见

作为特朗普的支持者,纽约大学电影专业学生Jona赞同特朗普的说法。他说:“我认为它(拦截搜身)侵犯了个人隐私,但是当他人面临危险和危害时,生命比个人隐私更重要,搜身拦截能制止行凶者,保障大众安全。”在他看来,如果警察在对行人执行搜身和拦截的过程中,偶然发现一个携带武器并且有蓄谋伤害别人的嫌疑人,那就极大可能地避免了伤亡,因此预防措施十分必要。

同为美籍白人的Chase Harvey,曾是汕头大学的英语教师,现在在美国一所专门为难民和移民开设的公立学校教学。与Jona不同的是,他坚决反对搜身拦截政策,认为这种忽视人类自由和隐私的方式是完全违宪并且不合理的,也并不认同“拦截搜身能保障公众安全”的说法。但同样,这件事不作为他选举总统的考虑因素。

“我认为拦截搜身并非一个有效政策。拦截搜身在某些地区被宣布违宪后,犯罪率反而有减少,所以看来关于它在保障民众安全方面并非必要。这个程序很容易被不公正滥用,在过去,很多黑人(非洲裔美国人)经常被拦截搜身,总之,它所带来的有利一面,远远不如它带来的伤害一面大。”美籍华裔Kevin Wu,也坚决反对拦截搜身,认为这侵犯了个人自由权利。

Kevin Wu在美国出生长大,就读于杜鲁门州立大学。他爸爸是哈尔滨人,妈妈是长春人。现住在美国中部一座城市Missouri。在他看来,宣布“拦截搜身”违宪是很合理的。搜查和扣押在美国第十四条修正案中是不被允许的,这也意味着拦截搜身在美国任何地方,都不应是合法的。“这样一来,在美国的绝大多数地区,警察不能想搜谁就搜谁了,他必须有搜查证。”

Kevin Wu提到,在他住的小城,如果一个警察想在某个地方搜查某个人,那他就必须在这个地方,把所有人都搜一遍。他还说,此次总统选举自己不会被希拉里或特朗普关于“拦截搜身”的不同态度所影响,他不打算把票投给任何人,如果非要在希拉里和川普中选一位,“应该是希拉里。”

Adrienne Lamb是美籍黑人,住在加利福尼亚,“特朗普之所以那样说,是因为他的家人、朋友、议员等都没经历过,他不知道那些遭遇拦截搜身的人的感觉。被拦截,很多时候仅仅因为他们的肤色,而不是有可能造成危险”。她表示,自己是“自由人”、无党派,直到投票那天,她才会做出决定要不要把票给希拉里。

支持特朗普的Jona,也认为即使特朗普当选总统,也不会设法使“拦截搜身”合法化,因为“与世界上其他不合理的事情相比,这个显得不值一提”。

 

记者:林家怡 曹蓥茹

编辑:吴采倩

指导老师:樊林君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45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