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希”望在女性

希拉里并不是第一个参加美国总统选举的女性,但她是迄今为止最可能当选的女性。10月26日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希拉里以3%的微弱优势暂时领先特朗普。

(希拉里拥抱支持者 图片来自网络)

(希拉里拥抱支持者 图片来自网络)

“美国人需要一个捍卫者,我愿意成为这个捍卫者。我已整装待发,准备争取你的选票。” 希拉里在第一个竞选广告《Getting Started》中郑重承诺。

“性别平等”“儿童护理”“医疗改革”……希拉里在竞选中抛出一个又一个备受女性关注的重磅议题,为弱势群体发声,以捍卫女性利益的领导者形象出现。

“如果讨论工资平等、产假以及为世界上的女性争取更多的机会就是打性别牌,那么就让我打这张牌吧。”面对来自竞争对手特朗普的质疑,她回应道。

 

希拉里的“女性牌”

早在1995年的联合国第四届妇女大会上,希拉里就提出“妇女的权利就是人权”。担任第一夫人时,她偏重于健康、儿童、社区等妇女关心的话题;担任国务卿时,她创立了第一个全球妇女问题办公室,成了妇女问题的“管家婆”,被CNN评价为“是首位让弱者享有更多权利的国务卿,尤其是在促进妇女和女童的解放方面”。

此次参选美国总统,希拉里更是主推自己积极参与男女同工同酬和关爱儿童的事业。

希拉里力推《薪酬公平法》,一旦发现雇主在工资待遇上歧视女性,雇主将遭受更加严厉的处罚。

在儿童护理的问题,希拉里想通过增加联邦政府投资以及鼓励更多的州政府来参与投资的方式,让儿童护理占整个家庭收入的比例不超过10%,减轻单亲家庭和父母双方都是低收入者家庭的负担。

针对产假问题,希拉里希望终结美国不提供带薪产假的现状,提出如果家庭生孩子雇员可以得到12周的带薪产假。她还表示,产假所需要的支出将来自美国最富贵的阶级,而不是通过向雇员征税来筹集。

(希拉里出席活动 图片来自网络)

(希拉里出席活动 图片来自网络)

 

支持她,还是反对她? 

民主党策略师克里斯曾说,女性身份可以转化为很强的政治优势。照这样看,希拉里在竞选路上打得一手好牌。然而,美国民众真的买账吗?

全球最大在线调查问卷网站SurveyMonkey的最新调查数据显示,27%的潜在女性选民表示支持希拉里,而仅有11%的潜在女性选民表示投票支持特朗普。

“我会投票给希拉里,她是女人,她是我们中的一员。”英语教师Hermione Nickens说道。

“我深受她的影响。身为一个女人,她从没有放弃过为妇女儿童争取权益。”大学生Janet Pesaturo说道。

希拉里的支持者中,不乏重视她女性身份的人。但更多的人表示,性别并不是他们是否支持希拉里的主要原因。

“我选择投票给希拉里并不因为她是女性,而是她提出的政策想法更符合我的利益。”  “因为希拉里是女性而选择投票给她是性别歧视,因为她是女性而反对她也是性别歧视。”

一些希拉里的反对者也指出,不投票给希拉里与她的性别、女性政策无关,而是因为对希拉里的表现失望,其中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Mark Correll 说,他对希拉里在“电邮门”中的表现感到十分气愤。

2015年3月,希拉里被公开披露在担任国务卿期间曾使用私人邮件服务器进行官方通信。被披露后,希拉里及其律师却私自将三万两前封备受争议的邮件删除,引起了争议。但事后据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希拉里属于处理电子邮件“极其粗心大意”,但不予以起诉。

希拉里的“女性牌”究竟能否吸引美国民众的选票?美国大学的Chris Edelson教授对此持肯定态度。他指出,希拉里的女性身份可以帮助她比其他民主党候选人赢得更多女性选票,特别是在对手特朗普侮辱女性的录音磁带被曝光之后,这一作用更加显著。

今年10月7日,美国媒体曝光了一段特朗普2005年对女性频繁使用侮辱性字眼的录音。录音中,当时已婚的特朗普描述了一段勾引已婚女性的失败经历,并表示作为一个明星,可以对女性为所欲为,话语带有明显的侮辱色彩。

“我知道有很多女性对美国第一位女总统这件事感到兴奋,但我不认为有很多民众会仅仅因为性别而投票给希拉里。”Chris Edelson教授表示,如果是共和党人卡莉·菲奥莉娜或萨拉·佩林参与竞选总统,她们不会像希拉里一样获得如此多的支持。

(在活动现场的小女孩 图片来自网络)

(在活动现场的小女孩 图片来自网络)

 

若当选或激励未来女性参政

根据最新民调情况,希拉里支持率依旧领先特朗普,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或许即将产生。

哈佛大学的Jane J. Mansbridge教授表示,这毫无疑问将对未来女性参政起到促进作用。一位女总统将是迄今为止成功女性在美国政治上最突出的例子,可能促使第二次、第三次女性竞选浪潮的发生。

“一位知名度高的女性当选给予同一地区内其他女性信心,即一个女人可以赢得选举。这使得她们更积极参与选举,也更可能赢得选举。”Jane J. Mansbridge教授说道。

政治数据分析顾问Amelia Showalter的调查显示,一场竞选动员会提高妇女在州议会中大约一个百分点的份额,而选举一位女性进入州际办公室(statewide office),可能带来双倍甚至更多的影响。

美国大选还剩下一天的时间,希拉里打的“女性牌”能否奏效,美国是否将诞生第一位女性总统,答案即将揭晓。

 

   记者:肖泽仪、蔡佳煌

                                                        编辑:陈美任

                                                        指导老师:樊林君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44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