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仕培:讲全球语境下的中国故事

“我最好的作品,永远是下一部。”2012届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本科毕业生温仕培这样说道。毕业后,他与几个师兄一起创业,成立了马斯洛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怀着一颗永不满足的心,温仕培在两年小有成就的工作后,选择到哥伦比亚大学电影系深造,追寻他的电影梦。

(温仕培于美国纽约 温仕培供图)

拍出让人有所感受的电影

“我要拍出让人有所感受的电影,这也应该是我对所有好电影的唯一标准。”温仕培在他公众号的一篇文章《今夜,我不想谈论电影,只关心七月的死活》中写到。八年前,在汕头大学,温仕培发现了自己想要通过讲述他人故事来小范围改变世界的渴望,而在不断的摸索中,他发现,最能实现自己这一渴望的媒介,莫过于电影了。正因如此,温仕培确定了自己做电影导演的道路。

追梦的路途中,困难永远不会缺席。在温仕培大四那年,他在好友的帮助下,与他人合作拍摄了一部电影。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有时间紧、经费有限等困难,剧本中甚至还存在漏洞,他不得不边拍边改剧本。

困难阻止不了温仕培坚持完成这部电影的脚步。他说:“那时,我想的是先不论成果如何,要成长、要进步,至少要把这件事完整地做出来,无论要克服多大的困难。” 这个信念激励他坚持完成这部电影的拍摄。对此,他表示:“我更愿意把这次它称作一次练习,而非一部作品。”

温仕培认为,要成为合格的电影人,需要经过一个准备阶段,在不断的练习和实践中锻炼自己,提高自己。即使这时拍出来的作品不尽人意,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如果把电影行业,把人生比喻成一场赛跑的话,我现在只是处于走去起跑线、准备起跑的过程,没有体育评论员会评论你走到起跑线上的姿态、速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走法,也许有的人走得潇洒 有的人走得笨拙。但如何到达起跑线并不重要,因为真正的游戏后面才开始。”温仕培说。

 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学习与探索

2013年,温仕培为网络借贷公司红岭创投制作了微电影《诚信杂货铺》。截至2014年2月,它在优酷上的播放量达187.3万次,且在央视播出。这样的成绩却没有让温仕培满足。不满足是向上的动力。工作了两年后,为了拍出更好的作品,温仕培来到哥伦比亚大学继续学习。

诚信杂货铺2原图

(微电影《诚信杂货铺》视频截图)

温仕培说,当时他也被美国纽约大学录取了,权衡之下,他还是选择了更注重个人写作能力培养的哥伦比亚大学。相比纽约大学等其他院校,哥伦比亚大学注重编剧课程,即便是导演也需要参加高强度的马拉松式编剧课程。温仕培提到哥大的电影俱乐部,其上课时间有时从早上十点持续到凌晨三、四点,老师、同学一边上课一边喝酒、吃披萨,上课氛围很轻松。而老师与学生亦师亦友的关系,给温仕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师生之间更像是平等的合作关系。在这一点上,汕头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有一定相似之处。”

“拍电影需要足够的训练和学习,好作品不仅需要好机会,更需要技术和水平来支撑。”温仕培选择继续学习正是为了以后在电影道路上的“奔跑”做好准备。

在温仕培看来,并非教会学生怎样使用镜头、怎样剪辑画面,他们就能成为一个好的电影人,这些只是最基本的入门。真正区分电影人的关键,是他们的风格、他们在作品里的发声。如何才能拍出好作品,很多时候需要在大量的阅读与不断积累的阅历中去摸索。

在哥伦比亚大学完成了两年的课程后,如今的温仕培开始尝试把学习内容中不属于自己的部分忘掉,或是试着去找到其中的漏洞,更加批判性地对待学到的知识。他认为电影是连接科学与艺术的一座桥梁,既需要理性的思考,也需要感性地认知。

讲属于中国的故事

在电影《一一》中,台湾导演杨德昌借片中胖子之口说出了被影迷广为流传的那句话:“电影发明以后,人类的生命比起以前至少延长了三倍。”

人们在电影中扮演不同角色,感受生命百态。“世界因为电影而慢慢变小,电影给了人们机会去体验不同的人生。”温仕培说。

温仕培这样概括不同地区的电影:欧洲人拍的电影比较深刻、引人反思;美国人拍的电影往往娱乐性更强,而亚洲电影中常常会有较多的隐藏矛盾。

“我想把中国故事带到更大的世界范围里面,讲全球语境下的中国故事。”温仕培希望他能够拍出有中国味道,具备中华文化特质的东西,让更多人从他的电影里听到中国故事。

记者:蔡馥瑜

编辑:邓淑姿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32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