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青年 | Raychiu:摄影是一种表达

邱晓翰,1992年出生在汕头,是一个有趣的摄影爱好者。朋友们习惯叫他英文名Raychiu。

对他而言,摄影已不再是记录生活那么简单。风光摄影也不只是简单的按一下快门那么随意。他的作品更多的是利用“长曝”或者“切片”这些特殊的处理手法来进行拍摄。

所谓长曝,就是将快门时间调得足够长,使拍摄对象的流动感增强。多用于拍摄城市公路、流水以及天空。切片,全名是时间切片,顾名思义就是将时间切成片。摄影师会在同一个位置每隔一段时间按一下快门,少则十张,多则上百张,后期再用PS将所有照片合成一张照片。

这些特殊手法创作出来的片子会有不同于肉眼所见的视觉冲击。同时,这些手法也是最耗费时间的。往往一张切片作品完成下来,一蹲就是两三个小时,一下午的时间大概就收获一两张成功的作品。

这张上海武康大楼的切片作品由192张照片组成,跨度1.6小时,平均每30s按一次快门

这张上海武康大楼的切片作品由192张照片组成,跨度1.6小时,平均每30s按一次快门

长曝处理下的珠海淇澳大桥;长曝处理下,水面显得平滑如丝,云朵则呈现出涂抹的效果

长曝处理下的珠海淇澳大桥,水面显得平滑如丝,云朵则呈现出涂抹的效果

他认为摄影并不只是简单记录日常生活,它更多的是一项创作。“我其实是把照片当做一个作品来做的,像是作画那样,只是表达一些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Raychiu说道

 

进阶之路

Raychiu从高中时接触摄影,当时所用器材只是业余级别的卡片机。高中毕业之后,他购买了第一台单反。一开始是通过浏览lofter和图虫等摄影社区进行模仿学习。入门阶段由于器材的局限,无法在画面上有太大的突破,于是他决定从色调方面下手;他买了一台二手的胶片相机,然后分别用胶片机和单反拍摄同一场景,后期再用PS把单反拍出来的照片尝试调成胶片相机的色调,然后得到了属于他自己的一套胶片色调预设。

后来随着对摄影的更深入的追求,他买了全画幅单反,摄影的交际圈也在慢慢扩大。他开始去不同的城市拍摄风光。通过和不同的朋友交流后期修图的经验,在网上看视频自学一些后期的“奇技淫巧”,慢慢地形成了属于他自己的创作流程。

与此同时他所接触的作品类型也越来越繁杂,从风光到人像再到纪实。他开始尝试用手机镜头去锻炼自己的构图,开始上街去找找有趣的画面。

另一方面,专业的熏陶使他对建筑和城市风光有一种特殊的触觉。比起人文摄影,他更偏爱风光摄影。在家空闲时,Raychiu常到汕头的“小公园”片区拍摄建筑风光,背着三脚架一逛就是一下午。为了寻找一个不一样的视角,他把南生百货公司附近的高楼都已经爬了个遍。

谈到作品的的创作主题时,Raychiu说道: “我自己拍的风光片一开始是以切片为主,主要是想展现一天之内同个地方不同时段的场景,同时利用产生的不同光线丰富画面。到后来(因为)在老家的时间比较多,于是想尽可能地把仅存的老建筑拍好拍美,以免留下遗憾吧。”

Raychiu长曝作品“叶落归根”,摄于小公园中山纪念亭旁

Raychiu长曝作品“叶落归根”,摄于小公园中山纪念亭旁

 

从“对视”中获取视觉冲击力

摄影入门第一课是“扫街”,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街头摄影。“扫街”的过程中,克服与摄影对象对视的尴尬是对众多爱好者的第一道考验——人文摄影或者纪实摄影,一般情况下都会选择大光圈的定焦镜头以突出主体并形成更鲜明的画面层次感,但是也是由于定焦镜头焦距不可变的原因,往往需要为了构图而不停地走动,当摄影者和被摄对象的距离太近的时候,容易被对象察觉,就会陷入“尴尬”的对视。

对此,Raychiu表示:“我一般会假装在拍别的地方吧。”不过,现在Raychiu已经慢慢能适应这种对视的情况,有时候,对视反而能获得更有视觉冲击力的表情。

Raychiu作品“对视”

Raychiu作品“对视”

 

后期修图≠不真实

对于现在的Raychiu而言,摄影已不再是记录生活那么简单,他的作品也已经不是按一下快门的功夫就能够得到。摄影后期已经成为了他摄影创作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

切片作品除了实际拍摄的等待时间之外,为了让作品呈现出期望中的效果,后期还需要在电脑上将几十张甚至上百张的片子进行合成。即便是普通的长曝作品,在挑选出成功的片子之后,还是需要进行适当的的后期光与色的调节。

当今的摄影圈里面,有一部分摄影爱好者,尤其是以中年摄影师为主,他们会对后期修图存在抗拒的心理,认为后期修改过的照片就是不真实的照片。Raychiu则对这种观点嗤之以鼻。他认为,并非简单地按下快门、不添加任何后期的摄影作品就是最真实的摄影作品。无论是前期的曝光还是后期二次构图与调色,都会对一幅作品有着决定性的影响。这个规律从胶片时代就已经形成。在胶片时代,摄影师在暗房处理的过程就是对作品的一种锻造,每一个摄影师对光把握的不一致都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所以摄影师也会在暗房的过程中根据自己的判断对作品进行有目的性的处理。这本身就是一个修图的过程,也就是一个“表达”的过程。

Raychiu的图虫社区头像,摄于大学教学楼天台

Raychiu的图虫社区头像,摄于大学教学楼天台

关于未来的路,Raychiu表示并没有打算将摄影用作一个谋生的工具,而是依旧将它视为一个爱好去继续创作。现在,Raychiu正在等待研究生申请的通知,他打算继续修读城市规划方向。所以,他对城市风光追逐的脚步依旧不会停止。

 

文字:梁英豪

图片:Raychiu

编辑:汤婉香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14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