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的广东话》:用视觉语言消除方言隔阂

有一位年轻的女教师,带着一帮比她更为年轻的大学生,课内课外,日日夜夜,叽叽喳喳,一口气完成了一本关于岭南方言的“奇书”——它不仅可以看、可以读,甚至还可以用来玩、用来听。一连串吸引眼球的手绘图画,以趣致淳朴的表现形式,让图形和语言共同发声,这就是《看得见的广东话》。

《看得见的广东话》封面。  图/香港三联

《看得见的广东话》封面                  图/香港三联

 

方言是有生命的文物

“方言,是心照不宣的亲切,是游子思乡的温暖,是酣畅淋漓的表达。”作者戴秀珍写道。

在她看来,方言承载着本土文化与历史记忆,虽然不是一种有形的物质,不会因日晒雨淋而变坏,却会随代际的断层而逐渐消磨。

出生于70年代的岭南人戴秀珍,自己与身边的同学已为父母,在与孩子的沟通交流过程中惊讶地发现,年轻一辈对于粤语的理解与表达远逊于他们。“即便母子两人都在讲广东话(粤语),讲出来的感觉已经不同了。”戴秀珍说。

她用卡通形象麦兜与母亲麦太的对话做了诠释。漫画中的麦兜说:“妈妈,地铁嗰个‘喜盖’又去咗市场嗰度唱歌。(妈妈,地铁那个‘喜盖’又去了市场唱歌。)”麦太生气地说:“‘喜盖’你嗰头啊!乞儿就乞儿啦。(‘喜盖’你个头啊,乞丐就说乞丐嘛。)”

戴秀珍笔下的麦兜对粤语词语不甚了解,连“乞丐”“黑乎乎”“均匀”都不懂怎么说。只能生硬地用粤语直译普通话的说法。“(这现象)不是个例,已是日常。”戴秀珍言辞中透露着些许担心,她害怕粤语会在下一代退化、消失。

“方言是有生命力的文物。”戴秀珍提倡提升对方言的尊重,对其予以保护。

《看得见的广东话:语言的视觉创意》讲座现场   谭玮/摄

《看得见的广东话:语言的视觉创意》讲座现场 谭玮/摄

透过视觉方言更易理解

“视觉是传递信息最为直观和有效的方式。”戴秀珍说。

任职于广州美术学院的她,对于视觉教育和语言的视觉转译深有了解。2010年,在策划《视觉设计》课程时,她便萌生了让学生将家乡方言视觉化的想法。透过视觉转译,让不懂该方言的人,也能理解词语的意思;同时也让学生在过程中增进对本土文化的思考。

学生陈安琪以粤语叠词为主题,设计“笑骑骑(笑嘻嘻)”一词时,勾勒了一个笑着的小女孩骑着一匹马的形象。“笑”是形,“骑”为音。学生梁嘉瑶在设计粤语俗语“讲大话,甩大牙(说谎话,掉大牙)”时,设计了一只鼻子变长、痛苦不堪的大牙,化用“匹诺曹”之典释义“讲大话”。

陈安琪将粤语熟语“笑骑骑”视觉化    谭玮/摄

陈安琪将粤语熟语“笑骑骑”视觉化 谭玮/摄

梁嘉瑶视觉转译粤语熟语“讲大话,甩大牙”   谭玮/摄

梁嘉瑶视觉转译粤语熟语“讲大话,甩大牙” 谭玮/摄

学生通过谐音、象形、拟人、象征、文字拆解等创意方式,融入自己对方言文化的认识和理解,将一个又一个词汇、熟语用最为通俗易懂的方式演绎出来,给了戴秀珍满意的答案。

这便是《看得见的广东话》一书起源。

“我们研究方言的视觉演绎,不仅仅是为了增加方言的趣味性或地域认同感,也不仅仅是为了关注和挖掘地域文化的发展与传承,更是希望通过视觉的方式,消除因方言而产生的隔阂。”戴秀珍说。

 

记者:谭玮

编辑:成阳

 

后记:

戴秀珍的《视觉设计》课程上,学生来自五湖四海,既有讲粤方言、客家方言,也有讲闽方言、北方方言。快拉到下面认领你家方言。

【粤方言】

粤语喜于用“鸡”表达,例如“静静鸡(静悄悄)”、“钟瘟鸡(失魂)”、“吹鸡(吹哨子)”等。

同样是表达鸡,既可以用扁平化的手法,也可用拼贴或手绘的手法,传达词汇的意思。

同样是表达鸡,既可以用扁平化的手法,也可用拼贴或手绘的手法,传达词汇的意思。

图片8

图片9

图片10

 

【闽方言】

图片11

图片12

图片13

图片14

 

【客家话】

图片15

 

【湘方言】

图片16
图片17

 

【北方方言】

图片18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128,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