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毕业就来做个访谈节目吧

“阿北,你那么喜欢主持,不如做个访谈节目吧!”胡禄丰老师一句建议,加上学广播电视学的叶永富内心还是希望能用视频类作品来体现学习成果,“不超过15分钟”,他便拍板决定做一档节目,放弃了以毕业论文来结束大学生活的打算。

对话潮汕先锋青年,三位嘉宾,一位主持,满台故事,这便是叶永富的毕业作品——访谈节目《北约》。

(《北约》海报 叶永富供图)

(《北约》海报  叶永富供图)

 

让梦想在潮汕落地

说到节目名称《北约》的来历,叶永富称,因为自己外号“阿北”,便起了“北约”这个顺口的名字。也有老师指出“北约”作为专有名词是否会引起误会,但叶永富觉得不必抱着那么严肃的态度来看待,便还是用了。

节目口号是:“理想安于生活”。“我从来不喜欢只是有梦想的人,重要的是有让梦想落地的执行力”,叶永富说,“没有执行力一切都是空的”。

(叶永富在主持《北约》 叶永富供图)

(叶永富在主持《北约》  叶永富供图)

“在大家觉得我不应该回来的时候,我回来了”,未空间创始人谢颖毅然选择守护着汕头的文艺梦想;烹饪大师麦彦有着12年的新西兰西餐从厨经历,却还是回到家乡汕头,开一家属于潮汕味道的米其林餐厅,他称“我的根在潮汕”;在面对梦想跟现实的碰撞与摩擦时,香菇(潮汕HipHop乐团“一指团体AFinger”的成员)意识到“该用我的音乐来做点事情”,也是源于“对家乡的认知和爱”。

他们都有着让梦想落地的能力和决心。叶永富很欣赏他们的执行力,哪怕做得不好或做错,他们仍会坚持去做。这些嘉宾不仅把梦想落到实处,还结合了潮汕特色,回到潮汕本土来扎根。

叶永富说,在潮汕青年追求梦想的路上,好像一直横亘着这样的固有观念:有梦想的就应该往外面跑,留下来的就不要谈梦想,你就安心地当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但是凭什么呢?他希望可以借这档节目呈现出不一样的人和想法,让大家知道,在潮汕地区同样可以实现梦想。

 

“不行,再给我10 分钟”

做访谈类节目是一个全新的尝试。录制过程中还出现了不小的波折。录制的前几天一直下暴雨,作为录制现场的大演播厅出现严重渗水。叶永富和伙伴们在录制前夕一直抢修到凌晨1点,把坏的天花板换成雨棚。但第二天正式录制时,现场还是漏水严重。录到30分钟时,范院长亲自过来劝说停止录制。但第一期节目若不能完成,整个节目必腰斩。“不行,再给我10 分钟”,在叶永富的坚持下,第一期节目勉强录完了。

但第二天的两场录制却还是没有头绪。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录制场地,小演播厅不够好,在室外又灯光不足,花费了大部分经费的布景又不能用了。最后,叶永富和一群大四的朋友连夜清空融合媒体实验室的教室后方,简单布景,才完成了节目的录制。

 

以作品来交代这四年

“我不喜欢用‘一个人做,所以可以做得不那么好’来当借口。”叶永富说,出作品时大家不会关注是几个人做的,只会看节目的质量好不好。

叶永富把这个作品当作自己给潮汕地区和大学四年的一个交代,希望能传达出自己对潮汕地区青年发展、城市发展和文化发展的关注。参加新闻学院日本短修项目的经历令他大开眼界,深深感受到日本对美的追求。他认为潮汕也不乏这种质感和美,就拿老市区的招牌来说,每一个都各具特色。节目嘉宾的选择也是从城市的人文和设计出发的。

但他也坦言自己做得还不够好,没有达到预想中的效果。由于欠缺统筹团队的经验和技术的不成熟,“一个人做久了会很烦躁、很苦闷”。他建议师弟师妹不要一个人做毕设,如果能多一两个小伙伴一起讨论内容、解决困难,也许作品的效果便会不一样。

叶永富说,毕设只是一个过程,只要愿意去学,不要害怕犯错,“犯错的机会是能获得最大进步的过程”。

 

记者:林英涵

编辑:吴采倩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32001,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